第五第六块砖之间

  老蔺第二天没有上班。老邢带人抓捕老蔺时,在老蔺单位扑了个空。又去老蔺家,老蔺家保姆说,老蔺一大早上班去了。老邢以为老蔺逃了,怪抓捕晚了一步。这回晚了一步却不怪老邢,怪老邢的局长。老邢本想昨天晚上在“老齐茶室”抓捕老蔺等人,将情况向局长汇报,局长却说,等到明天。为什么再等一天,局长又没说。等了一天,就让老蔺跑了。但到了晚上,从“喜君酒店”传来消息,老蔺没逃,一直待在“喜君酒店”;不过已经自杀了。“喜君酒店”是个六星酒店,在北京仅此一家。

  从前台登记发现,老蔺早起入住。傍晚,服务员整理晚床。摁房间的门铃,屋里无人应,以为客人出去了;开门,房间一股酒气。沙发前的圆桌上,倒着两个空的“茅台”酒瓶。服务员也没在意,晚床整理好,又去收拾卫生间。推开门,“啊”地一声,吓昏过去。一人吊在浴缸上边的喷头架上,双脚离地。浴缸里,吐着一大摊,已经结痂。服务员醒来又大叫,引来了保安;保安将人卸下来,人早已死了。上吊的绳子,是睡衣的带子。保安叫来了派出所的警察。警察从这人手包里找出工作证,看到老蔺的单位和姓名,一方面打电话给老蔺的单位,一方面通知了局里。

  人虽然死了,但案子总算破了。老邢能这么快破案,并不是老邢运筹帷幄的结果,也是得益于刘跃进。前天晚上,刘跃进被方峻德从保定带回北京,进鸭棚偷U盘时,多了一个心眼,既给韩胜利打了电话,又给老邢打了电话。给老邢打电话,并不是为了老邢;打电话时,他还不知道老邢是警察,仍以为他是个侦探;而是为了多让一个人知道自己被人绑架了,如果与曹哥这边的人谈不拢,他仍有一个退路。刘跃进在电话里说,昨天让老邢跟他去河南,是在骗他,U盘并不在河南,为了让他给丢了的欠条作证;但这回命快没了,不再骗人,U盘就在北京;如果他明天中午没再给老邢打电话,让老邢想办法,把他从曹哥的鸭棚里救出来;把他救出来,他就把U盘交给老邢。但这不是刘跃进开出的全部条件,他还留下一部分没说;待老邢救出刘跃进,他再往上加码,再让老邢把他儿子和他的女朋友救出来,再把马曼丽救出来,才给他U盘。

  老邢接刘跃进电话时,刚从石家庄赶回北京。他没等到明天中午,车都没停,打电话通知几个便衣,在曹哥鸭棚的集贸市场集合。待到了集贸市场,老邢却没有立即救刘跃进。没救并不是老邢不想救,而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从鸭棚出去的人,都被老邢的人跟踪了。光头崔哥和方峻德等人去“老齐茶室”做生意,老邢的人就跟到了“老齐茶室”。曹哥无与严格做生意,就无人跟到铁匠铺环岛;接着就出了车祸。如曹哥和严格做生意,后边有老邢的人跟着,说不定这车祸就不会出了。这样说起来,严格是被曹哥害死的。但刘跃进却蒙在鼓里,与曹哥鸭棚的人没有谈拢,便开始焦急,不知明天中午,老邢是否说话算数。

  刘跃进给曹哥鸭棚的人说,那U盘藏在建筑工地塔吊里;韩胜利自告奋勇取了回来;那个U盘,却是假的。从老邢到方峻德,从曹哥到光头崔哥,再到韩胜利,都没看过这U盘;U盘里是啥,只有刘跃进和马曼丽看过。刘跃进知道,交出U盘,说不定命就没了;后来发展到,不但他会没命,交出U盘,说不定他儿子和他的女朋友,连同马曼丽,命都会没了;现在交出一个假U盘,也是缓兵之计,拖延一下时间。刘跃进能这么做,还是跟青面兽杨志学的。当初两人去四季青桥下敲诈瞿莉,青面兽杨志就买了一个U盘,以假乱真;无非不知道真盘的模样和颜色,当时就被人识破了;刘跃进有真U盘在手上,第二天去商场,买了个一模一样的,故意放到了塔吊里。没想到这盘用上了。

  真U盘放在哪里?放在另外一个地方。刘跃进不说,世界上的人,没一个人会想到。那天和马曼丽一起,看过这U盘,两人都感到害怕,不知该把它藏到哪里。没看过这U盘,刘跃进藏到自己身上;看过这U盘,知道它是个炸弹,就不敢整天带着它。但把它放到哪里呢?工地食堂不敢放;知道U盘是炸弹,又知道许多人在找他,刘跃进也要离开工地;能放的地方,就是“曼丽发廊”。韩胜利猜他会放到魏公村老高处,后来又否定了;这否定是对的,刘跃进不会去找老高;不找老高不是信不过老高,而是不愿这事扩大范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只能局限在他和马曼丽之间。但马曼丽却不同意放到她那里;一方面她像刘跃进一样,没看过,敢藏;看过,就不敢藏了;同时,大家都知道刘跃进爱去“曼丽发廊”,放到那里,也易被人猜到。想来想去,想不出地方。两人在一起没想出来,两人分手后,刘跃进想出一个地方:“曼丽发廊”后身的一个厕所。众人既想不到,U盘又离马曼丽不远;遇到紧急情况,也有个照顾处。刘跃进悄悄去了“曼丽发廊”后身;一个男厕所,一个女厕所;刘跃进想了想,进了女厕所。大半夜,厕所没人。刘跃进把这U盘,藏在女厕所左数第三个蹲坑上方,上数第五第六块砖之间、左数第八第九块砖之间的墙缝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