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钱,还为了江东基业

  丢失的U盘,被刘跃进藏在建筑工地二号塔吊驾驶室的座垫海绵里。这塔吊能升至五十层楼高;塔吊的司机每天坐在屁股底下,竟不知道。刘跃进一说,不但光头崔哥佩服他,方峻德也佩服他,觉得他藏的是个地方。韩胜利自告奋勇,要去偷回这U盘。这时是凌晨五点,工地还没上班。去工地,仍开着方峻德的车。一个小时,韩胜利回来了,手里果然拿着一个U盘。方峻德帮着看了看,说型号、颜色,和雇他的人交待他的,一模一样。听说U盘找到了,曹哥也来到鸭棚。光头崔哥有些兴奋,急着向曹哥说寻找的过程;曹哥止住他,先与方峻德和开车的老鲁握了握手,又与刘跃进握了握手:“辛苦了。”

  刘跃进指着方峻德和开车的老鲁:“曹哥,东西找到了,赶紧用他们,把我儿子换回来吧。”

  又说:“还有开发廊那女的,也一块放了吧。”

  又胆怯地嗫嚅道:“你们可不能说话不算话。”

  曹哥皱了皱眉。皱眉不是皱刘跃进自认为有功,在指手划脚,而是“说话不算话”几个字,曹哥不爱听;平日,曹哥最讨厌说话不算话的人。光头崔哥见曹哥生气了,上去要踹刘跃进;曹哥止住光头崔哥,问刘跃进:“你说我找这玩意,图个啥?”

  刘跃进想了想:“钱。”

  曹哥叹息:“说得对,也不对。如果为了钱,我就和别的贼一样了;除了钱,我还为了江东基业。”

  啥是“江东基业”,曹哥的“江东基业”又是啥,刘跃进弄不清楚,也不想弄清楚,他关心的是换人和放人。曹哥眼睛不好,但从杀鸭子的案子上,拿起那U盘,凑到眼上看,就像看麻将牌一样;看完说:“正是为了江东基业,我得把它卖个好价钱。”

  然后拍了拍刘跃进的肩膀:“等把它卖了,我就放人。”

  刘跃进松了一口气,倒催曹哥:“曹哥,要卖就赶紧卖吧。时间一长,再让人发现了。”

  曹哥抚掌:“说得有理,事不宜迟,咱现在就卖。”

  让人把刘跃进押回唐山帮的住处。唐山帮在一居民楼里,租了一个三居室。青面兽杨志,也躺在里边养伤。刘跃进与他,倒又碰面了。

  送走刘跃进,曹哥开始卖这盘。曹哥卖这U盘,有两条途径,可以卖给不同的人。一头通过韩胜利,可以卖给严格;为找这盘,严格给了韩胜利一万块钱;后来韩胜利没找着刘跃进,也瞒下那一万块钱没说。另一条途径,通过方峻德,卖给另一个人。另一个人是谁,曹哥不知道,也不打听。幸亏抓住了方峻德,让U盘有了两个出路;一个东西可以卖两家,这东西就比原来升值了,就可以竞拍了。曹哥先让给严格打电话,不过没让韩胜利打这电话,把人换成了光头崔哥。曹哥眼睛虽然不好,看人却不会有误;看来他对韩胜利并不信任。韩胜利又觉得没面子,可又不敢说什么。

  光头崔哥用韩胜利的手机,给严格拨通电话,对严格说,他是韩胜利的朋友;韩胜利没找到U盘,他却找到了,想跟严格做个小生意,让严格出个价。严格先是在电话里一愣,愣不是愣U盘找到了,而是愣找U盘的人换了;接着明白,上次他给韩胜利说,找到U盘,加上奖金,再给他两万块钱;现在换人打电话,是要讨价还价。严格不知对方的深浅,便让光头崔哥先出价。光头崔哥张口五十万。严格便知道对方不是省油的灯;不是遇到了小毛贼,而是遇到了经过事的大盗;不像韩胜利那么好糊弄。既然是大盗,就不能用对付小毛贼的价钱来谈。严格便说到二十万。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定到三十五万。光头崔哥提出五十万,严格不是出不起,当初他给“智者千虑调查所”的调查员老邢的价格,是以天计;两天找到,也出到二十万;如今拖了十来天,这盘也该升值;而是因为对电话里的人不熟,一是担心对方手里没盘,是在敲诈;同是担心出价太高,对方得寸进尺,再出新的幺蛾子;三十五万不高不低,既打消了对方的奢望,也能稳住对方。

  双方谈妥,约定,今夜十一点,京开高速西红门出口,往西七公里,铁匠铺环岛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光头崔哥放下电话,曹哥让人把方峻德的手机还给方峻德,又让方峻德给老蔺打电话。打电话之前,方峻德问曹哥的底价;曹哥有严格三十五万垫底,又往上长了长,把手指捻成一撮,是七十万的意思。方峻德说,刚才三十五万,到他这儿长到七十万,一下翻了一倍,就算是竞拍,也有些不公平。方峻德这么说,并不是要替老蔺省钱,而是担心把这个价格说给老蔺,老蔺一口回绝。老蔺让他找U盘,开价也就十八万。如老蔺回绝,生意做给了另一方,方峻德在曹哥手里,接下来的下场,就难说了。大家都在道上混,知道一个人的命,活着还是死去,也就是别人转念之间的事。但曹哥皱了皱眉:“不愿谈就算了。”

  方峻德马上害怕了,开始给老蔺打电话。电话打通,说U盘自己没找到,被别人找到了,开价七十万;没想到老蔺并不关心钱数,关心的是U盘。老蔺:“见到U盘了吗?”

  方峻德看看曹哥,看看放到杀鸭子案子上的U盘:“见着了。”

  老蔺:“真吗?”

  方峻德:“在工地塔吊司机座位下找到的,五十层楼高,不会有假。”

  老蔺:“成。”

  生意就这么做成了,倒出方峻德的意料。老蔺这么痛快答应,并不是老蔺大方;老蔺平日为人,比严格吝啬多了;而是知道还有很多人在找这盘,想在别人之前,也在严格之前,独自拿到U盘;或者,拿到U盘还不主要,主要是为了另外一件事。而这件事,是贾主任从欧洲打电话布置的。双方价钱谈定,又约定,今夜一点,在“老齐茶室”会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谈完生意,已是早上七点,老蔺便去单位上班。中午吃过饭,到银行取了钱,放到车的后备箱里。晚上有个应酬,又去跟朋友吃饭。到了夜里十二点,老蔺开车去了“老齐茶室”。在雅间坐下,他接到一个电话。老蔺听完,半天没有说话,在犹豫。犹豫半天,终于说:“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