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U盘不是钱的事而是命的事

  如刘跃进还没离开北京,韩胜利知道他会躲在两个地方;不在这里,就在那里,头一个地方韩胜利能想到,别人也能想到,就是“曼丽发廊”。韩胜利决定去“曼丽发廊”一趟,以探虚实。来到“曼丽发廊”。因是傍晚,大家该吃晚饭,店里没有客人,马曼丽也不在,就剩下洗头按摩的胖姑娘杨玉环,把两条胖腿伸到理发台上,身子躺在理发椅上,摁着手机在发短信。店里很平静,并没有异常。但韩胜利多了个心眼,没等马曼丽,给杨玉环使了个眼色,直接进发廊里间按摩。身上有严格刚给的一万块钱,腰杆子也硬了。一时三刻,成就完好事,杨玉环欲起身,韩胜利又抱住她的光身子不放,似无意间问:“玉环,这两天刘跃进来过没有?”

  他知道杨玉环讨厌刘跃进;刘跃进天天来发廊,坐着不走,耽误她按摩的生意;现在突然提起,杨玉环不会袒护刘跃进。杨玉环并没有袒护刘跃进,但也推开韩胜利,起身穿衣服:“没见。”

  韩胜利:“知道他去哪儿了?”

  杨玉环瞪了韩胜利一眼:“他又不是我男朋友,找他,怎么问上我了?该去工地食堂呀。”

  韩胜利便知道,在杨玉环这里,并不知道刘跃进出了事。穿上衣服到外间,马曼丽提着一塑料袋鸡脖子进来。“曼丽发廊”还是老规矩,老板娘做饭,打工的杨玉环吃现成的。韩胜利又作出发愁的样子:“也不知刘跃进哪儿去了?”

  又说:“我发现偷他包那贼了。”

  偷眼看马曼丽,听到“刘跃进”三个字,马曼丽并无显出异常;也没搭理韩胜利,径直到水池子那洗鸡脖子;似乎事情与她毫不相干。韩胜利便断定,刘跃进没躲在这里。再说,发廊巴掌大一块地方,里间又是杨玉环的天地,刘跃进想躲,这里也没地方。

  刘跃进另一个可能藏身的地方,韩胜利能想到,别人想不到,就是在魏公村三棵树街边开河南烩面馆的老高处。韩胜利离开“曼丽发廊”,又去了魏公村三棵树。到了老高的烩面馆,老高不在,买菜去了,韩胜利先查看烩面馆的里里外外,并没有刘跃进。韩胜利以为老高把刘跃进藏到别的地方去了,等老高买菜回来,韩胜利一把拉住老高:“刘跃进多长时间没来了?”

  老高想了想,惊叫一声:“可不,都半个多月了。”

  又奇怪:“他欠你钱,不该躲我呀。”

  看老高的神色,也不像装的。韩胜利彻底泄气了,不再跟老高啰嗦,抓起桌上的二百块钱,转身出了河南烩面馆。

  “曼丽发廊”没有,老高的河南烩面馆没有,韩胜利便断定刘跃进已不在北京,逃往外地。

  刘跃进失踪了,但并没有离开北京;如青面兽杨志所分析的,没有离开北京,并不是为了U盘,而是为了找到他丢的那包。那天深夜,马曼丽与刘跃进一同看了U盘,就劝刘跃进马上离开工地,离开北京,逃往外地;他们知道的U盘,与青面兽杨志知道的又有不同;青面兽杨志只知道它值钱,不知道它为啥值钱;知道被人打,不知道会要命;刘跃进过去也不知道,和马曼丽看过U盘,便知道这不是钱的事,而是命的事;马曼丽劝刘跃进,连河南老家都不能回,防止有人顺藤摸瓜,在河南抓住他。马曼丽这么劝他,既是为了刘跃进,也是为了她自己;因为她也看了这U盘。

  但刘跃进没有听她的话。表面听了,背后没听;当面听了,两人分手后,又改了主意。也不是完全没听,听了一半,从工地失踪了,但没离开北京。他虽然害怕U盘,但更害怕欠条丢了,那个卖假酒的李更生不认账。包虽然丢过两回,但找包的线索并没有丢。如不知这包在谁手里,刘跃进也许不找;知道这包又被甘肃的三男一女抢走了,上次他跟踪青面兽杨志,也去过东郊那三男一女的小屋,知道贼的老窝,不找有些可惜。一边是命,一边是自己丢的东西,孰轻孰重?

  刘跃进掂量半天,取了个中间数;既不能不找,又不能找的时间过长;三天,再找三天,找到自己的包也好,找不到也好,他都离开北京。但离开工地,总要有个落脚处。刘跃进的想法,又与韩胜利不同。韩胜利以为他会去“曼丽发廊”,或者是魏公村老高处;这两个去处,刘跃进都想到过,但都没有去。没去不是觉得这两个人不可靠;或者他答应马曼丽离开北京,又没离开,马曼丽会跟他急;而是事到如今,如今的刘跃进,不是过去的刘跃进,怀里揣着几条人命,觉得那两个地方都不保险。哪里最保险?不是朋友的住处,而是人想不到的地方;不是人少的地方,而是人多的地方。哪里人最多?火车站。人多,有躲藏处;有个闪失,也好喊人。所以,这两天,刘跃进除了找包,就躲在北京西站;和南来北往的陌生人,杂睡在一起。

  但曹哥鸭棚的人,抓住刘跃进,却不是在北京西站。青面兽杨志想了许多地方,但和韩胜利一样,没有想到火车站。但他想到一个地方,韩胜利没想到,却和刘跃进想到了一起,就是甘肃那三男一女过去的老窝。就在这个老窝,青面兽杨志被甘肃那三男一女抢了。青面兽杨志又去这小屋报仇,刘跃进也跟踪到这里。刘跃进的心思,果然让青面兽杨志猜中了。这天夜里一点,刘跃进鬼鬼祟祟,来到东郊那条胡同。从这条胡同转到另一条胡同,到胡同底,到小屋前,见门上挂着一把锁,刘跃进还有些失望;但他不死心,还想再蹲守一会儿;但没来得及蹲下,早被已蹲在那里的光头崔哥等人给抓住了。

  刘跃进有些猝不及防,以为曹哥的人找他,是为别的事,刘跃进还想急;别因为别的事,耽误自己的大事;但看光头崔哥只管抓人,并不问话,又不敢惹他;待到了鸭棚,曹哥说起来,也是为了那个U盘,刘跃进才恍然大悟,寻找这盘的人,又多出一拨。曹哥做事讲个师出有名,慢吞吞地对刘跃进讲,听说刘跃进捡到一包,而这包出自贝多芬别墅;贝多芬别墅,也在他的辖区;偷出这包的青面兽杨志,也是他派出去的;现在让刘跃进把包还回来,也算物归原主;包不重要,重要的是里面有一个U盘,拿出来就行了,大家好说好散。刘跃进听曹哥这么一说,就知道曹哥没看过这U盘;曹哥找它,也是为了钱;但曹哥只知道这盘值钱,不知道这盘要命;看似是个U盘,其实是颗炸弹。但刘跃进既不好向曹哥解释这盘,又不好解释自己的苦衷;不给曹哥这盘,是对曹哥好;给了曹哥,曹哥身上,也绑上了这颗炸弹。他倒不怕曹哥被炸弹炸死,如自己拿出这盘,证明这盘从自己手里过过,炸弹一响,也会炸着自己。一件事,就会变成第三件事。

  刘跃进只好装傻,说自己没捡这包,更没见过曹哥说的U盘,和上次跟青面兽杨志说的一样。上次青面兽杨志相信了,这次曹哥却不相信。曹哥让刘跃进再想想,别伤了和气。刘跃进急着说,如捡了这包,拿了这U盘,这么多人找,早交出去了;自己是个厨子,那盘对自己没用。曹哥见刘跃进不说,叹口气,背着手,转身出了鸭棚。

  曹哥背着手离开,光头崔哥等人便将刘跃进吊起来,开始拷打。拷打中谁下手最重?韩胜利。韩胜利下手重,并不是刘跃进欠他钱,一直没还;或刘跃进失踪,没躲在“曼丽发廊”或魏公村老高处,让他白费半天功夫;而是他断定刘跃进离开北京,刘跃进并没有离开北京;刘跃进没让他抓住,让青面兽杨志抓住了;韩胜利感到很没面子。曹哥交给他的第一桩事,就让他办砸了,等于让曹哥白替他还了新疆人一万六千块钱。曹哥虽然没说什么,韩胜利心里忐忑不安。现在多踹两脚,多扇几个嘴巴子,除了解气,也算将功补过。韩胜利劈头盖脸打人,不但刘跃进感到吃惊;大家知道他和刘跃进,过去是好朋友;光头崔哥也感到吃惊:“这孙子,倒六亲不认。”

  刘跃进被打得鼻口出血,仍咬定牙关,说他没捡那包,也没拿那盘。光头崔哥等人以为他嘴硬,又接着打。韩胜利打得起劲,抄起一木板子,欲拍刘跃进;还是曹哥从鸭棚外踱回来,止住了众人。曹哥感冒还没好,眼睛老流泪;用泪眼凑上来,打量刘跃进。刘跃进以为曹哥也要打他,本能地躲闪。曹哥倒没打他,拍拍他的脸:“吊你一夜,明儿早上还不说,我就服了你。”

  又用卫生纸擦眼,对众人说:“天儿不早了,都回去歇着吧。”

  又对小胖子说:“你留下看他。”

  众人应诺,陆续离开鸭棚。小胖子并不愿留下看人,但曹哥的吩咐,又不敢反对;他不敢反对曹哥,把火发在了刘跃进身上,从杀鸭子的案子上,抄起一块抹布,塞到了刘跃进嘴里。

  刘跃进昏了过去。人被吊在顶棚的钢架上,身子悬着,脚不沾地,血走不上去,脸被憋得煞白,喘气越来越粗。拚命踢腾自己的腿,嘴里“呜哩哇啦”地喊。小胖子被他折腾醒了,上来掏出刘跃进嘴里的抹布,看他要干什么。刘跃进喘着气:“喝水。”

  又说:“没让打死,渴死了。”

  小胖子看看刘跃进,倒端起曹哥留在桌子上的大茶缸,喂刘跃进水。刘跃进“咕咚”“咕咚”喝了个饱,小胖子又要给他塞抹布,刘跃进:“想解手。”

  小胖子:“解吧,这儿又没女的。”

  刘跃进明白,小胖子是让他就这么吊着解,直接尿到裤里。刘跃进:“不是小手,是大手。”

  小胖子看刘跃进。刘跃进:“不要不嫌臭,我就这么解了。”

  小胖子想了想,解开拴在三角铁上的吊绳,将刘跃进顺了下来。又拎过一只盛鸭血的塑料盆,替刘跃进脱裤子。刘跃进:“手上的绳不解呀?待会儿你替我擦屁股呀?”

  小胖子:“解开绳子,你跑了咋办?”

  刘跃进:“老弟,人打成这样,还咋跑呀?”

  又说:“咱俩也算老熟人了,你在帮我,我能害你吗?”

  小胖子想了想,先去案上拿了把杀鸭子的尖刀;然后将刘跃进手上的绳解开;用刀逼住刘跃进的脸:“别动坏心思,不然宰了你。”

  手上的绳子被解开,刘跃进就不怕小胖子了。一边系上裤子,一边将身子往前凑:“兄弟,实话告诉你,早不想活了。快,给哥来个痛快的。”

  小胖子往后退着,急得脸通红:“你别逼我,我真动刀了啊。”

  刘跃进猛地将刀从小胖子手里夺过来:“算了吧你,鸭子都不敢杀,还敢杀人?”

  又说:“我到了这份上,别说你,谁我也敢杀。”

  一脚将小胖子踹倒,用绳子将小胖子捆住;捡起抹布,塞到他嘴里;将他吊在鸟笼旁。接着脱掉自己的血衣服;靠墙绳子上,搭着曹哥一身衣服;刘跃进换上这衣服;又从小胖子口袋里,摸出二百多块钱;将刀揣到怀里,打开鸭棚门,左右看看,跑了。

  但刘跃进没有想到,他出鸭棚刚跑,光头崔哥带着两个人,从鸭棚后身闪出,悄悄跟了上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