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笑的人,都不好打交道

  刘跃进插上门,身子顺着门蹲下,吸着烟,开始理这些头绪。六天前,刘跃进丢了个包,包里有四千一百块钱;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包里有一张离婚证;离婚证也不重要,重要的是,离婚证里,夹着一张欠条;欠条上,有六万块钱。这六万块钱,是六年前用老婆换来的。在这六万块钱身上,刘跃进还藏着许多想法。包丢了,他开始拼命找这包。找了几天,包没找到,又捡到个包。但这包就在他手里路过一下,又被他儿子偷走了。头一个包丢了,他在找人;待到捡了个包,事情就变了,开始有人找他。谁丢了包都会找,但找和找大不一样。刘跃进丢了包,是一个人在找,没人帮他;也想找人帮,譬如找了警察,警察不管;找了曹哥鸭棚的人,却被光头崔哥等人打了一顿;捡到个包,没想到这包是严格家的,来找刘跃进的,却不是一个人;调查所的,任保良,都出动了。

  他们找包,像刘跃进找包一样,并不是为了这包,而是为了找包里的一个东西;刘跃进是为了找里边的欠条,他们是为了找里边的U盘。这个包被儿子偷走了,U盘并没被偷走,就在刘跃进身上。当时翻包时,觉得它稀罕,顺手装在了身上。像老邢说的,这东西对刘跃进没用,有人在找,把它交出去就完了,刘跃进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老邢说,所以找这U盘,是因为里面有些严格童年的照片,刘跃进当时就觉得他在扯谎,谁也不会因为几张照片兴师动众,这么说只是一个幌子,试探一下刘跃进是否捡到这包;如果捡到,再说别的。

  刘跃进翻严格老婆包时,除了翻出些女人的东西,还翻出好几张银行卡,他们肯定是在找这些卡;而这些卡,却随着那包被儿子偷走了。卡没有密码就是个卡,取不出钱,如这包还在刘跃进手里,还给他们也不是不可以,问题是包不在刘跃进手里,如要找这些卡,先得找刘跃进的儿子;刘跃进儿子却回了河南。或者他们不是在找卡,在找别的东西。不管找什么,都得先找到刘跃进的儿子。

  刘跃进不是怕帮人找儿子,而是担心因为找儿子,会耽误他继续找贼。同样是找包,孰轻孰重,刘跃进心里有个计算。不管严格他们在找什么,最后,肯定跟钱有关系。同样是钱,几百万几千万对于严格他们不算什么;六万块钱,却连着刘跃进的命;丢包那天,刘跃进差点上吊。不能因为捡包的事,耽误找包的事。这才装糊涂没说。但刘跃进也知道,凭装一回糊涂,这事不会完。既然这事跟刘跃进挂上了,它只会越变越大,不会越变越小。当务之急,是赶紧找到自己的包。但偷他包那贼,如今躲到哪里去了呢?本来找到了他,又让他跑了。第二回找贼,就比第一回难多了。刘跃进越想越愁,躺在床上,半夜没有睡着。凌晨四点,才迷糊过去。好不容易睡着,又连着做了仨噩梦。

  “醒醒,醒醒,疼死我了。”

  刘跃进醒来,大吃一惊,那青面兽杨志,原来就坐在他的床头。刘跃进以为还在梦里,但左右一看,正是工地食堂,正是自己的小屋;这时有些愣怔。自己一直在找他,他怎么自动到了自己面前?

  青面兽杨志却是主动找到了刘跃进。两人的交往,开始于六天前,开始于慈云寺邮局门口。当时青面兽杨志本不想偷他,看他在喝斥一个卖唱的老头,又说自己是工地老板,两下气不过,才加班下了手。待把包偷到手,在厕所打开,里边有四千一百块钱;四千一百块钱也不算少,但与他的期望,还差一大截,当时还有些失望。但转头就把这事给忘了。待他到贝多芬别墅偷东西,又偷了一个包,胡同里撞上刘跃进,情急之下,用这包砸刘跃进,被刘跃进把这包捡走了。但也就是个包,事后他也没在意。不在意不是不在意这事,而是正在意自己下边,接连几次不行了;后来又忙着跟踪张端端和那三个甘肃男人;把这包的事给忘了。追踪中,老邢横插一杠子,把他抓住。原以为他抓他为了别的事,谁知是为了他偷的第二个包。原来不觉得这包特殊,老邢却不是找包,是找里边的一个U盘。为了一个U盘,老邢宁愿出一万块钱。老邢事后后悔得对,不说这一万块钱还好,一说这一万块钱,青面兽杨志马上意识到这事大了。人找东西给一万,这东西肯定值十万,或五十万。青面兽杨志工作之余,也玩电脑,懂些U盘,不定里边藏些啥呢。十万五十万的东西,只给人一万,生意不能这么做。这不把人当傻子了吗?一天下来,青面兽杨志去了八个建筑工地,见了八个包工头,都不是刘跃进。青面兽杨志这时有些发愁。突然想起,前天晚上,刘跃进为何会在贝多芬别墅的胡同里堵住他,一定是像他跟踪甘肃那三男一女一样,跟了自己一段时间。从哪里跟起呢?想起那晚的源头,想到了通惠河边的小吃街。猜想刘跃进如今也在找他,上次在小吃街找到了他,说不定今天还会去那里;便也去了通惠河小吃街。到了小吃街,一阵惊喜,果然,刘跃进正在人群之中,东张西望找人。刘跃进上次在这里找到了青面兽杨志,以为青面兽杨志没发觉,才又来这里碰运气;没想到青面兽杨志分析出源头,反在这里找到了他。刘跃进只知道他在找青面兽杨志,不知道青面兽杨志也在找他。青面兽杨志本想与捡包的人见面,大家把事情说开,共同做个小生意;那人丢的包里只有四千多块钱,而他捡的包里,却藏着十万五十万的东西,他却不知道;告诉他,知道了,两个包的事全都解决了;但现在他找到了刘跃进,刘跃进却还在找他,并且不知道他在找他,青面兽杨志又改了主意,不想与刘跃进见面,想将刘跃进捡的包再偷回来,十万五十万的生意,自己跟老邢做去;于是躲在铁桥后,等着刘跃进。刘跃进找了半夜一无所获,开始回建筑工地;找了一天又没找到贼,有些扫兴,不知道贼就跟在他的身后。青面兽杨志跟他到建筑工地,不禁一笑;原来这建筑工地,青面兽杨志白天也来过。刘跃进走大门,青面兽杨志悄悄翻过围墙,又跟他到食堂,看刘跃进开小屋的门,才知道刘跃进并不是工地老板,只是一个厨子;那天在邮局门口,也是吹大话。青面兽杨志躲在不远的材料场,单等刘跃进睡下,进屋偷包。这和在邮局门口偷包不同,那回是偷,这回的包本来就是青面兽杨志的,被刘跃进捡走,现在再偷回来,就多了几分理直气壮。没想到的是,刘跃进前脚刚进屋,老邢和任保良,后脚就闯了进去;把青面兽杨志吓了一跳。这时明白,老邢几经辗转,也找到了刘跃进;这个老邢,果然不善;担心老邢在他之前,把包从刘跃进手里拿走。先是着急,接着开始后悔,早知这样,不如在通惠河小吃街与刘跃进见面,大家把事情说开了。接着听到小屋里吵架,接着看到老邢和另一人空手出来,另一人还在与刘跃进吵,便知他们没有拿到包,吁了口气,又放下心来。等刘跃进屋里熄了灯,青面兽杨志还没下手,一是要等刘跃进睡着,同时他躲在料场,看料场的老邓夜里失眠,一会儿出来一趟,一会出来一趟,嘴里骂骂咧咧;青面兽杨志躲在老邓屋后,屋后是个死角,怕出来被老邓发现。终于,到了凌晨四点,老邓屋里传出鼾声;老邓今晚终于睡着了;青面兽杨志才溜出屋后,溜出料场,来到食堂,来到刘跃进的小屋后身,用钢丝拨开后窗户,跳了进去。看刘跃进在床上睡着了,睡梦里,像料场的老邓一样,嘴里不断骂人,偷偷一笑,开始在这小屋摸着。抽屉、箱子、床下、地上的坛坛罐罐,都摸到了,没有那包。又大着胆子摸刘跃进的床头,还是没有。这个厨子,把那包藏到哪里去了呢?青面兽杨志倚在刘跃进床头,有些犯愁。像上个月去“老甘食府”偷东西的贼,蹲在老甘床边犯愁一样。看看窗户已经泛白,天快亮了,青面兽杨志等不得了,只好上去将刘跃进拍醒,与他一块商量这事。刘跃进醒来,一开始有些愣怔;等明白过来不是在梦里,而是在现实,一把抓住青面兽杨志的前襟,嘴里喊着:“日你姐,可抓住你了。”

  又喊:“快还我包,里边有六万块钱。”

  青面兽杨志知道刘跃进说的是他丢的那包。一是被刘跃进死死抓住,他不但抓住前襟,由于抓得猛,胸脯上,也被他抓出几个血道子,正往外渗血;又听刘跃进说包里有六万块钱,马上也急了:“啥六万块钱?你那破包,能装六万块钱?讹人呀?知不知道有实事求是这个词?”

  刘跃进急着:“我说的不是钱,里边的离婚证呢?”

  青面兽杨志倒愣了:“啥离婚证?”

  刘跃进也觉得自己说乱了,但也不顾得了:“我说的不是离婚证,里边的欠条呢?”

  青面兽杨志更愣了:“啥欠条?除了钱,我没管别的。”

  又说:“钱我也没得着,那包,又被几个甘肃人给抢走了。”

  刘跃进听说他的包并不在青面兽杨志手里,又被另外的人抢了;好不容易抓住青面兽杨志,还是找不到那包;或者,找到那包就更难了;一阵急火攻心,“咕咚”一声,又倒到床上,竟昏了过去。弄得青面兽杨志倒慌了手脚,上去拍刘跃进的脸:“醒醒,你醒醒,还有事儿比这重要,我那包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