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索又断了

  断掉青面兽杨志这条线,老邢寻找刘跃进,颇费周折。煮熟的鸭子飞了,老邢只好回到丢鸭子的地方。第二天一早,老邢又去了一趟卖外卖的餐馆,但“柳永”已经从那个餐馆跑了。这条线也断了。老邢只好去了贝多芬别墅,在别墅和别墅周围,重新调查。事情转了一圈,又回到原地。但老邢既没怪别人,也没怪自己;遇事“不着急”,既是老邢劝别人的话,也是劝自己的话。在贝多芬别墅也没调查出什么,保安知道的,和小区探头上留下的录像一样多;保安知道的,还没有录像知道的多。从录像上,仅能看出青面兽杨志揣着一包在逃。看一遍在逃,看一遍又在逃,对再次找到青面兽杨志毫无帮助。何况现在找到青面兽杨志已经不重要了,青面兽杨志逃跑的时候把包扔了,被另一个人捡着了,关键是找到另一个人。但另一个人是谁,录像上没有,保安也没见过;青面兽杨志见过,青面兽杨志又逃了;想再次找到逃过的人,比第一次找他难多了;事情没个头绪,倒让老邢发愁。

  离开贝多芬别墅,老邢又到周边胡同调查,胡同里的住户,胡同口修自行车的、烤白薯的、崩爆米花的、钉皮鞋的、卖煎饼的、卖煮玉米的,全问到了,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不知道就对了,大半夜发生的事,住户该在家睡觉,修自行车的、烤白薯的、崩爆米花的、钉皮鞋的、卖煎饼的、卖煮玉米的,也该回家睡觉;半夜不出来正常,半夜出来反倒不正常了。老邢折腾到半下午,毫无收获。

  老邢叹口气,又怪自己昨天晚上在饭馆有些大意,抓到了青面兽杨志,又让他跑了。说是不后悔,还是后悔。说是不着急,还是着急。在贝多芬别墅和周边没有收获,老邢又想去石景山一带调查;欲再次逮住青面兽杨志,然后找到捡包那人;但他知道去也是白去,青面兽杨志知道老邢还会逮他,哪里还能再回老窝?左思右想,让人发愁;站起想走,拿不定主意该去何处。犹豫间,一个秃顶驼背的老头,弯着腰来到他面前。大概这老头耳朵有些背,说话声音也大:“看你好半天了,找人对吧?”

  老邢看这驼背老头,点点头。驼背老头:“找的不是好人吧?”

  这话有些笼统,老邢不知该如何回答,但也点点头。老头:“我知道这人是谁。”

  老邢绝处逢生,一阵惊喜:“大爷,告诉我他是谁,我给您买一条烟。”

  驼背老头瘪着嘴,像老邢平时偷笑一样笑了:“年轻人,欺我糊涂是吧?我琢磨着,你发这么大的愁,不是件小事。一条烟能打发,你早抽烟去了。咱得做个小生意。”

  老邢一愣。老头不说做生意,老邢还不太在意;老头说要做生意,老邢觉得这事有些苗头;问:“大爷,您的意思呢?”

  老头伸出三个手指头。老邢:“三百?”

  老头这次生气了:“你是真想知道,还是假想知道?”

  老邢明白老头说的是三千。同时明白这老头不是省油的灯。但灯不省油,才能高灯下亮。两人讨价还价,说到一千五,驼背老头领老邢往胡同里走。转过一个墙角,到了老头的家。原来他是这儿的住户。院子是个大杂院,里三层外三层,住着七八户人家。走到最里层,挨着一垛煤球,搁着一破自行车。老头指这自行车:“这是贼拉下的。”

  又唠叨:“我夜里睡不着,爱出门蹓跶。前天半夜出来,碰到一人在胡同里躲着,就觉得他不是好人。回到家里,没敢再睡。半个钟头后,外边有人在跑;我出来,俩人跑了过去,一看就是贼。人我是追不上了,捡了这辆自行车。”

  老邢有些失望:“大爷,光看一自行车,找不到贼。”

  老头有些得意,从自行车座下,掏出一张破报纸;抻开这报纸,报尾巴空白处,歪歪扭扭写着几个字:顺义猪场老李,下边是一串手机号码。老头指着这字,断然说:“这贼不是别人,就是猪场老李。”

  老邢接过这报纸,看这人名和手机号码,知道这贼不是猪场老李;谁也不会把自个儿的名字和电话记到报纸上,又放到自行车座下;但想着这贼记这名字和号码,肯定和猪场老李有联系。本来线索断了,现在总算又接上了。更重要的是,昨天晚上,青面兽杨志骑的是外卖车,外卖车落在了严格别墅外草丛里;这辆自行车在胡同里,就不是青面兽杨志落下的,而是另一个捡青面兽杨志包那人落下的。

  老邢惊喜之下,没再罗嗦,掏出一千五百块钱,递给老头,推上这自行车走了。出门给猪场老李打了个电话,电话竟通了。老邢说自己想买猪,朋友介绍他找老李。老李是个哑嗓子,倒没含糊,告诉他猪场的位置,原来就在顺义枯柳树;说远,也不远;说近,也不近。老邢开辆二手本田车,将这自行车放到后备厢里,张着盖子,去了顺义枯柳树猪场。到猪场找到老李;原以为杀猪的,哑嗓子,该是红脸汉子,谁知是个豆芽菜一样的瘦男人。老李问他,谁介绍他过来买猪,老邢从后备厢搬下那自行车,问老李认识不认识它。老李脱口而出:“这不是河南刘跃进的车吗?”

  老邢接着问刘跃进的地址,老李马上警惕起来,明白老邢与刘跃进并不认识,老邢也不是来买猪的;老李不再热情,愣眼问:“找他干嘛?他的自行车,咋到了你手里?”

  老邢笑了:“昨天夜里,去一朋友家。回来路上,霄云桥下,捡到这车。车倒没啥,后座上还夹一包,里面还有些东西,怕他着急;从车座下边,发现一张报纸,上边写着你的电话,便找你来了。”

  又说:“我想,他昨晚上是喝醉了。”

  又从自行车后座下掏出报纸让老李看;又从本田车里,拿出昨天青面兽杨志的手包,当作刘跃进的包让老李看。老李还有些狐疑,老邢说:“现在不兴好人,做回好人,还让人生疑。要不我把这自行车和这包放你这吧,你给这刘跃进送去。”

  见老邢这么说,老李才相信了;这时摆着手说:“你找的麻烦,你自个儿解决;这刘跃进,是一工地的厨子,工地在国贸后边,河南建筑队。”

  老邢开车回到城里,转过国贸桥,远远看到一片建筑工地。其中一栋大楼,已盖到三十多层,大楼外挂着一安全标语,落款竟是严格的公司。老邢又笑了,原来严格老婆丢的包,就落在严格的工地;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但老邢没有告诉严格,直接去了工地。来到工地,竟进不来,被看料场的老邓拦下了。老邓夜里看料场,白天也兼看大门。如是找别人,老邓问清楚也就放进去了;说是找刘跃进,老邓问清楚又拦住了老邢。因老邓与刘跃进平日不大对付。不对付不是俩人有啥过节,或你欠我钱,我欠你钱,而是两人不对脾气。加上老邓失眠,昨天夜里给刘跃进传电话;没传电话就睡不着,传完电话就更睡不着了;夜里睡不着,白天就没精神,正在丧气;便把这丧气发到了老邢身上。先是愣着眼睛问:“找他干吗?”

  又说:“找工地的人,先得通过我们领导。”

  没让老邢找刘跃进,把老邢带到了工地包工头任保良的小院。任保良正蹲在小院枣树下生闷气。他刚跟几个闹事的民工吵过架。民工闹事不为别的,和刘跃进那天上吊一样,为任保良欠他们工钱。任保良也不想欠他们钱,但任保良手里也没钱,严格欠着任保良工程款。任保良对刘跃进本来就不满;任保良对刘跃进不满,并不是从现在开始,是从食堂买菜开始;也不是从食堂买菜开始,而是从两年前,刘跃进背后说他坏话,气就憋在心里;这几天刘跃进请假不上班,整天鬼鬼祟祟,到街上乱窜,以为他学坏了;只是任保良一脑门子官司,没工夫答理他;现在见一个陌生人来找刘跃进,便认定老邢也不是好人。眼睛都没抬,问得跟老邓一样:“找他干吗?”

  事到如今,老邢只好端出严格,说是严格的朋友,为了一件小事,找刘跃进问句话。任保良听到“严格”二字,态度马上变了。同时也糊涂了,一个工地的厨子,怎么跟严格的朋友挂上了?虽然变得热情了,但又埋怨严格:“严总太不像话了,工程款和材料费,拖了大半年了。再拖,该安源暴动了。”

  又说:“明天,我也像工人闹我一样,到他们家闹去。”

  老邢一笑:“回去,我一定帮你催催。”

  听说老邢帮他催钱,任保良高兴了。撇下看大门的老邓,自个儿带老邢去找刘跃进。待到了食堂,到了刘跃进的小屋,门上挂着一把锁,刘跃进却不在家。

  刘跃进又到街上找贼去了。从昨天到今天,又找了两天,再没找到青面兽杨志。白天去了邮局,去了服装市场,去了公交站,去了地铁口,去了前天晚上跟踪过去的东郊胡同;没有。晚上,又去通惠河边的小吃街。前天晚上在这里找到了青面兽杨志,当时他知道贼在那里,贼并不知道他从这里跟踪;盼着青面兽杨志,今天晚上还去老地方。通惠河边灯火通明,河水向东流着,水中映着左岸的高楼大厦,尽显都市繁华。

  刘跃进在小吃街转了八遭,哪里还有那贼的影子?这时知道贼受了惊吓,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找也是白找,叹了口气,返回建筑工地。待回到建筑工地,回到食堂,打开自己小屋的门,进去,开灯,关门,门被“咣当”一声踢开,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包工头任保良,一个是老邢。原来老邢一直没走,就在建筑工地等着刘跃进。听说他是严格的朋友,任保良还管了他一顿晚饭。吃饭时,任保良又问他为啥找刘跃进,这回老邢没瞒他,把自个儿替严格找包的事说了。但只说了一个大概,并不具体。但这大概,已经让任保良很吃惊。刘跃进不认识老邢,看一个陌生人来找他,有些吃惊。刘跃进还没吃惊完,任保良已经急了:“刘跃进,咱俩认识这么多年,你说的哪句话是实话呀?”

  刘跃进弄不清他们的来路,问:“咋了?”

  任保良:“你说你被人打了,我准你几天假,让你去看伤;你是去看伤呀,还是去当贼?你都由食堂,偷到社会上了?”

  刘跃进仍不明就里,看任保良,看老邢。老邢这时说:“我是调查公司的,帮朋友找一东西。前天夜里,你是不是捡到一包?”

  一提包的事,刘跃进马上警觉起来。这事终于发了。自己的包还没找到,别人找包,找到了自己头上。但那包,现在也不在他手里,又被他儿子和女朋友偷走了。刘跃进的第一反应是装糊涂:“啥包?找错人了吧?”

  又看任保良一眼,对老邢说:“我丢包了,没捡包呀。”

  接着对任保良说:“这几天,我除了看伤,就是找包。我不偷东西。”

  老邢摆手:“没人说你偷东西。包不重要,里边有个U盘,拿出来就行了。”

  老邢本想说,拿出U盘,就给刘跃进一万块钱;一是有任保良在场,不好这么开口;二是有了青面兽杨志的教训,昨晚在餐馆里,也许因为说到钱,才惊着了青面兽杨志;所以暂时没说。刘跃进一是不懂U盘,二是不知老邢为何找它,继续装傻:“啥叫U盘?”

  又多了个心眼,问:“值钱吗?”

  老邢还没说话,任保良抢先插进来:“太值钱了,把你卖了,都没它值钱。”

  又指着老邢:“这是严总的人,你说话可要负责任。”

  任保良越这么说,刘跃进越不敢说自己捡了那包。同时明白,原来那贼偷的是严格家。严格是任保良的老板,这事就更不能承认了。刘跃进继续装糊涂:“不知你们说的是啥。”

  又装作很急的样子:“你们要不信,就这么大地方,你们翻。”

  说着,将地上坛坛罐罐的盖子,都揭开了。任保良又要急,被老邢拦住:“要捡了,别害我另搭功夫,U盘里没啥,有些严总的照片,童年的,显得珍贵;别人的照片,你留着没用。”

  刘跃进一口咬定没拿。这时任保良又跟刘跃进急了。但这时急的不是老邢找的那包和U盘,也不是刘跃进平日偷东西,而是怀疑刘跃进这两天又在背后说他坏话;上回刘跃进为要工钱,跟他闹过上吊;今天几个闹事的民工,说不定也是受了刘跃进挑唆。刘跃进红头涨脸,说自己这几天只顾找包,并不在工地,如何挑唆?看两人在那里吵架,老邢又犯了疑惑,他疑惑这包和U盘,到底在谁手里。或是眼前的刘跃进说了谎,或是昨天晚上青面兽杨志说了瞎话,包还在青面兽杨志手里;不然在餐馆里,两人说着说着,青面兽杨志为什么逃呢?连自己的包都不要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