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盘里是什么?

  青面兽杨志待要下车,被一人一把抓住。他吓了一跳,一边挣把,一边大怒:“干嘛?找死呀?”

  但那人的手像管钳,钳住他的胳膊,纹丝不动;那人方头正脸,五短身材;胳膊虽短,但短粗有力;那人手一动,青面兽杨志的胳膊“嘎吧”“嘎吧”响。青面兽杨志知道自己遇到了对手,不火了,哀求:“大哥,我有急事。”

  那人先是一笑,接着趴在青面兽杨志耳朵上说:“千万别动,一动吃亏更大。”

  青面兽杨志看看那人,弄不清他的来路,以为是警察,来找后账,只好不动。

  这五短身材的人,不是警察,是“智者千虑调查所”的调查员老邢。老邢能找到青面兽杨志,多亏青面兽杨志落在贝多芬别墅那辆外卖自行车。严格说这外卖车没用,送外卖的早跑了;但他说错了,青面兽杨志跑了,那个在饭馆真送外卖的并没跑;因为他并不知道,青面兽杨志当晚出了事。老邢顺藤摸瓜,很快就找到了那家餐馆,接着就找到了那个留着分头的学生模样的人,也就是“柳永”。看事情发了,“柳永”一开始装傻,说自个儿的外卖车被人偷了。直到老邢说要把他送进派出所,他才害怕了;又说把车借给了别人,别人干了些啥,他却不知道。老邢让他带着去找这个“别人”,并问是几个“别人”;“柳永”却只交待了青面兽杨志,说并无别人;并提出一个条件,带老邢找到青面兽杨志,老邢就放过他。“柳永”说这话,也打着小算盘,他只招青面兽杨志,不招曹哥鸭棚里的人,就无大事。何况青面兽杨志,并不是鸭棚的人;对于鸭棚,他是个外人。

  老邢答应了他,于是他带老邢去了石景山。本来,青面兽杨志欠鸭棚曹哥等人的钱,过去崔哥也带人来过这里,青面兽杨志皆出外作业,来去无踪,没有遇上;今天,青面兽杨志一是为了躲风头,回到老窝感到保险;二是一直在折腾自己下边行不行,犹豫找“鸡”不找“鸡”,离开住处,也离住处不远;他正蹲在马路牙子上犹豫找不找时,被“柳永”发现了。一路上,青面兽杨志只知跟着甘肃那三男一女,不知后边还跟着老邢。正是因为老邢,又让甘肃那三男一女,在青面兽杨志眼皮底下逃脱了。

  老邢抓住青面兽杨志,并无对他动粗,而是带他钻出地铁,找了一街角饭馆喝酒。老邢亮明身份,原来他不是警察,只是一个调查所的调查员,青面兽杨志倒不紧张了。只是可惜跑了甘肃那三男一女。两人就着菜,喝了几杯二锅头,青面兽杨志发现,老邢这人有膀子蛮力气,性情倒温和,说起话来,不时一笑;但他说话也绕,说了半天,不说找青面兽杨志的目的,先说自己是邯郸人,又问青面兽杨志是哪里人,又感叹大家在江湖上混,都不容易;全是些废话。青面兽杨志心里藏满了事,无心与他兜圈子,打量饭馆,开始焦躁,这时老邢突然问:“一直跟着车上那几个人,你要干嘛?”

  原来他知道自己也在跟人。也是喝了几杯酒,也是几天来事事不顺,让青面兽杨志窝心;也是这些天无人说话;跟熟的人没说,跟一个陌生人,将那天在东郊小屋的遭遇,一五一十,从头至尾,跟老邢说了。但也掐头去尾,略去偷刘跃进那包没说,略去后来又去偷贝多芬别墅没说,单说自己在东郊小屋这段遭遇;这中间又掐去重点,略去自己下边被吓住了没说,单说自己的包被抢了。老邢听后,安慰他:“丢一个包,不算大事。”

  又说:“这几个人还算好的,有的为了灭口,为了几百块钱,就把人杀了。”

  这时青面兽杨志火了,也顾不得许多:“好个屁!”

  顺嘴吐噜,把自己下边被吓住的事,也给老邢说了。老邢听后,先是愣住,接着偷偷一笑;见青面兽杨志要跟他急,忙转换脸色,严肃指出:“这还真是件大事。”

  青面兽杨志怒气冲冲,指着老邢:“都怪你,要不是你今天横插一杠子,我准宰了他们!”

  老邢又安慰他:“事到如今,宰他们没用,该去看心理医生。”

  青面兽杨志的火被拱上来了,开始不耐烦:“咱废话少说,说你为啥找我吧?”

  老邢伸出一只手往下按空气:“兄弟,消消气,咱俩好说好散,我只跟你做个小生意。”

  青面兽杨志倒一愣:“啥生意?”

  老邢:“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到贝多芬别墅偷过东西?”

  听到这话,青面兽杨志浑身一颤;绕了半天,原来他是为了昨天晚上的事;原以为昨天逃了也就逃了,没想到今天事情就发了。这时又怀疑老邢的身份,浑身又紧张起来;也不发火了,嘴里有些磕巴。一开始还想装傻:“哪个别墅?昨天晚上我没出去呀?”

  老邢“噗啼”笑了。这一笑,青面兽杨志又心虚了,看也背不住他,只好承认。但说:“去是去了,偷的时候,被人发现了,啥也没偷着。”

  老邢用手比划:“这么大一手包,女人用的。”

  青面兽杨志又一愣。看来他什么都知道了。老邢又用手比划:“手包就不说了,里边有一东西,这么大一点,U盘。”

  接着掏出自己的钱夹子:“把它给我,我给你一万块钱。这生意划算吗?”

  青面兽杨志愣在那里。接着叹口气:“划算是划算,可东西不在我手里呀。”

  该轮到老邢吃惊了。老邢忙问:“在哪儿?”

  青面兽杨志:“偷的时候,我被发现了;逃的时候,把东西扔了,可能被另一个王八蛋捡走了。”

  老邢一惊:“什么人?”

  青面兽杨志反问:“U盘里是什么?重要吗?”

  老邢:“里边的东西,对我们不重要,对别人重要。”

  青面兽杨志:“什么人?”

  老邢这时急了:“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捡包的是什么人?”

  青面兽杨志又开始装傻:“当时胡同里黑灯瞎火,没看清他长得什么样。”

  老邢一愣,知道青面兽杨志在耍花招;这时叹口气:“看来我错了,我拿你当朋友,你没拿我当朋友。”

  又说:“好好想想,把他想出来。”

  又说:“想出来,帮我找到他,也给你一万;想不出来,咱就在这儿一直想。”

  青面兽杨志头上开始冒汗。他说:“我能去趟厕所吗?”

  老邢看看他,又看看他搁在桌上的手包;手包虽然是化纤的,但也鼓鼓囊囊,很重的样子;老邢以为他要背着他打电话,打电话老邢不怕,无非是与人商量划算不划算,便点点头。青面兽杨志站起往厕所走,路过餐馆门口时,突然出门跑了;连手包都不要了;转眼之间,消失在人海里。

  老邢吃了一惊,怪自己有些大意。煮熟的鸭子,又让他飞了。知道追也无用,干脆也不追了。抄起青面兽杨志留下的手包,希望里边会有些有用的线索。谁知打开包,里边露着半截砖,不知是何用意;将这砖掏出来,扔掉,又从里边掏出六百多块钱;再往下摸,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小锥子小钳子,还有一段钢丝,偷盗用的工具;从侧面夹层里,又摸出两个花花绿绿的盒子,打开,竟是进口的壮阳药;想起刚才青面兽杨志说下边被吓住的话,知道这倒不是假话。为了治病,这贼倒花了不少代价。老邢摇摇头,为了青面兽杨志,也为了自己,叹了口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