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万块钱,既给他壮胆也给他托底

  刘跃进丢了包,差点自杀。这回不是演戏,是真的。腰包里有四千一百块钱。这钱是他的命。但他自杀却不是为这钱,而是包里另有东西。身份证,电话本,一张纸上记着这月工地食堂的大账;正面是菜米油盐的正常流水,背面是在集贸市场讨价还价的差额;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就不说了,问题是,包里还有一张离婚证。与前妻黄晓庆离婚六年了,这张离婚证刘跃进一直留着。离婚证本是黄色,六年过去,已褪成土色。腰包随着刘跃进走,刘跃进常年累月在厨房里,腰包油腻了,这张离婚证也被油烟浸黑了;不但浸黑了,也变重了。按说,婚都离了,留张离婚证没用,除了看到它糟心;正是因为糟心,刘跃进才把它留下。有时半夜醒来,还拿出来看一看,接着自言自语:“成,可真成。”

  或者:“这仇,啥时候能报哇。”

  就像土改时的老地主,夜里翻出变天账一样。但变天账丢了,刘跃进也不会自杀,他也知道,这仇,这辈子是无法报了。问题是,离婚证里,还夹着一张欠条。欠条上,有六万块钱。六年前,黄晓庆提出离婚,刘跃进向李更生提出六万块钱精神补偿费。李更生这回倒痛快,说:“只要离婚,给钱。”

  刘跃进知道这痛快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黄晓庆,冲着黄晓庆的腰。但李更生又说,六万给,但当时不给,六年后给;刘跃进六年不闹事,这钱才是刘跃进的;六年中闹事,钱就自动没了;闹,等于闹刘跃进自个儿。还说:“成就成,不成就算球。”

  为了这六万块钱,刘跃进只好说成。李更生便给刘跃进打了一张欠条。欠条上,写着六年不闹事的条款。过后刘跃进才明白,自个儿在数目上,犯了大错。离婚时争儿子,刘跃进把儿子争到手,黄晓庆主动说,每月给儿子四百块钱抚养费,刘跃进意气用事,把这钱拒绝了;当时觉得李更生和儿子是两回事,才收下这么张欠条;几年后才明白,钱就是钱,出处并不重要。何况一个是欠条,一个是现钱。四百块乘以六年,也小三万块钱呢。越是这样,刘跃进越觉得这六万块钱重要。六万块钱身上,还背着三万块钱的包袱呢。现在离欠条到期,还差一个月。但在大街上听曲儿,没招谁没惹谁,“哐当”一声,包被人抢走了。包没了,离婚证就没了;离婚证没了,欠条就没了;欠条没了,再找李更生要钱,这卖假酒的能给吗?当年捉奸在床,刘跃进占理,李更生打了刘跃进一顿不说,还光着屁股,蹲在椅子上吸烟;现在欠条没了,李更生的反应,刘跃进现在就能想到,不还钱还是小事,接着会说:“是丢了吗?本来就没有!”

  或者:“穷疯了?讹人呀?”

  当时写这欠条,前妻黄晓庆也知道,现在欠条没了,黄晓庆可以作证;但黄晓庆已不是自己的老婆,成了别人的老婆,现在的刘跃进,对她又成了别人,她会一屁股坐到别人那头吗?六年之中,刘跃进仅见过黄晓庆一面。去年夏天,刘跃进从北京回河南,收地里的麦子;收罢麦子,又从河南来北京工地当厨子。到了洛阳火车站,买过车票,蹲在广场上候车。天热,渴了,没舍得买矿泉水,走到广场旅社前;广场旅社前,有一洗车铺;蹲下,就着人家的水笼头,喝了一肚子水。

  这时一辆奥迪停在旁边,车里下来两个人,一个是李更生,一个是黄晓庆,两人不知又到哪里去卖假酒,也来坐火车。李更生没发现刘跃进,黄晓庆下车之后,吩咐开车的司机回去每天喂狗,转过脸,看到了握着橡皮管的刘跃进。刘跃进不由自主站了起来,但黄晓庆看到刘跃进,却没跟刘跃进说话,随李更生进了车站。大家已经是陌路人了。刘跃进把欠条丢了,她会帮陌路人吗?如无人帮他,刘跃进等于把钱也丢了。这六万块钱对李更生不算什么,放到刘跃进手里,却要了他的命。他在六万块钱身上,还有好多想法呢。钱的来路虽然说不出口,但有这欠条在身上,却让刘跃进活得踏实。生活也有个盼头。六年到了,六万块钱就到手了。有时也是个武器。儿子在电话那头跟刘跃进急:“咋还不寄钱呀,你是不是没钱呀?”

  刘跃进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没钱?别的不敢说,六万还有。”

  儿子:“哪还等啥?寄吧。”

  刘跃进:“存着呢。定期。”

  六万块钱,既给他壮着胆,也给他托着底。现在陡然一丢,丢的就不光是钱,还有心里那个底;如同楼板突然被抽掉了,“啪唧”一声,刘跃进从楼上摔了下来。包被贼偷走,撵了一阵贼,也没撵上;从服装市场出来,刘跃进蹲在大街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就像六年前,老婆被人搞了;感到再一次没了活路。从街上回到工地,刘跃进都不知是怎么回来的。

  到了工地,丢包的事,刘跃进没跟任何人讲。讲也没用。就是想讲,也无法讲。能讲包里的四千一百块钱,咋讲离婚证和欠条呢?老婆被人搞了,打下这么个欠条;现在欠条丢了,等于老婆被人白搞了;丢包是个窝囊事,这么一讲,又变成了笑话。只能憋在心里不说。这时不埋怨别人,就怨自己爱管闲事。本来是去邮局寄钱,听到卖唱的老头唱“爱的奉献”,过去纠正人家,让他唱“王二姐思夫”;如果当时专心寄钱,也不会出这岔子;老头唱的曲儿改了,自己的包丢了;别人是手贱,自个儿是耳朵贱,丢包活该。胡思乱想到晚上,突然想自杀。脖子上,再一次感到绳子的甜味。在工地上吊,倒不费劲,四处是钢梁架子,不愁没地方搭绳子;就是不去工地,在食堂,食堂棚顶的木梁,也经得起刘跃进的体重。但刘跃进没有自杀。没自杀不是想得到做不到,而是突然想起,那人抢过他的包,窜出一箭之地,又扭脸看了刘跃进一眼,对刘跃进一笑,接着又跑了。不为钱和欠条,仅为这一笑,刘跃进在自杀之前,先得找到这贼,把他吊死。把他吊死,自个儿再上吊不迟。或者,能找到他,也就不用上吊了。

  但大海捞针,单凭刘跃进,哪里能找到抢包的贼?刘跃进这才想起警察,慌忙跑到派出所报案。值班的警察是个胖子,天不热,一头的汗。刘跃进说着,他坐在桌后记着。包里的东西不多,但头绪多。说着说着,刘跃进说乱了,他也听乱了;这时停下笔,任刘跃进说,也不记了;对刘跃进说的,似乎不信。不信不是不信刘跃进丢了包,而是刘跃进说到离婚证和欠条那一段,他张嘴打了个哈欠。刘跃进还要急着解释,警察合上嘴,止住刘跃进:“听懂了,回去等着吧。”

  但警察等得,刘跃进哪里等得?刘跃进:“不能等啊,那张欠条,他要扔了,我就没活路了。”

  看刘跃进着急的样子,警察似乎又信了。但他说:“我手头,还有三桩杀人的案子,你说,到底哪个重要?”

  刘跃进张张嘴,没话说了。离开派出所,刘跃进知道警察对他没用了。这时想起了韩胜利。韩胜利平日也小偷小摸,和这行的人熟;说不定找到韩胜利,倒很快能找到这贼和腰包;比起找警察,倒是一条捷径。于是去找韩胜利。韩胜利见刘跃进主动找他,以为是来还钱,以为是他上次包着脑袋,威胁刘跃进起了作用,等刘跃进说他自个儿的腰包丢了,让他帮着找贼,马上失望了。待刘跃进说包里有四千一百块钱,韩胜利又急了:“刘跃进,你人品有大问题呀。有钱,宁肯让人偷了,也不还我,让我天天躲人,跟做贼似的。”

  待刘跃进又说出离婚证和欠条的事,刘跃进以为他会笑;韩胜利没笑,但也没同情他,而是往地上跺脚,愣着眼看刘跃进:“刘跃进,你到底算啥人呀?”

  又说:“你这么有城府,咋还当一厨子呢?”

  又感叹:“我说我斗不过你,原来你心眼比我多多了。”

  刘跃进见韩胜利把一件事说成了另一件事,忙纠正:“胜利,你叔过去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咱回头慢慢说,赶紧帮叔找包要紧。”

  事到如今,韩胜利倒不着急了,端上了架子:“找包行啊,帮你找回来,有啥说法?”

  刘跃进:“包找到,马上还钱。”

  韩胜利白他:“事到如今,是还钱的事吗?”

  刘跃进见韩胜利趁人之危,有些想急;但事到如今,有求于人,在人房檐下,不得不低头,又不敢急;想想说:“找到,欠条上的钱,给你百分之五的提成。”

  韩胜利伸出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比了个“八”字。刘跃进见他得寸进尺,又想急;但急后又没别的办法,只好认头:“给你六,你可得帮我好好找。”

  韩胜利:“空口无凭。”

  刘跃进只好像当年李更生给他打欠条一样,又给韩胜利写了个欠条。如包找到,给韩胜利百分之六的提成云云。六万块钱的百分之六,也三千六百块钱呢。刘跃进又一阵心疼。韩胜利收了欠条,问:“腰包在那儿丢的?”

  刘跃进:“慈云寺,邮局跟前。”

  韩胜利这时一顿:“哎哟,你丢的不是地方。”

  刘跃进:“咋了?”

  韩胜利:“那一带不归我管。前两天就因为跨区作业,被人打了一顿,还倒贴两万罚款。这道儿上的规矩,比法律严。”

  刘跃进见煮熟的鸭子又飞了,慌了:“那咋办?”

  韩胜利瞪了刘跃进一眼:“还能咋办?我只能帮你找一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