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这位副台长似乎突然想起什么,问起《有一说一》正招考女主持人的事。车轱辘话问了半天,似乎无意间说:“对了,有个叫伍月的女孩也报考了,你知道吗”

    严守一只好点点头:“知道。”

    副台长意味深长地:“这个人我见过,虽然是个疯丫头,但不怵场,说话也有特点,好像很有潜质。”又拍了拍严守一的肩膀:“当然,你是《有一说一》的负责人,初步意见,还是你们拿。”

    严守一愣在那里,也忘了撒尿。前天下午,严守一又给伍月打了一个电话,谈了一个多小时。严守一想用曲线救国的方式,把伍月推荐到另一电视台,让她去试着主持娱乐节目。这个电视台一个副总编,是严守一的同学。娱乐节目不要思想,又避开了严守一。但伍月犯了倔脾气,非要到《有一说一》不可。严守一见谈不通,便干脆先关了机,让伍月找不到他,也让事情先缓一缓再说。他再一次想把麻烦交给时间和上帝。现在见沈雪问起,只好支吾着打掩护:“噢,下午录节目时关的,一直忘了开。谁呀?”

    沈雪把手机交给他:“李燕。”

    严守一接过电话。但他接电话时,还不知道费墨和女研究生的事爆发了。

    李燕在电话里也和颜悦色:“老严,你在哪儿呢?”

    严守一根本不知道这是一个圈套,答:“在火车站送人呢。”又问:“是不是费老又有什么指示呀?”

    李燕:“他现在还没回来。”又似乎顺便问:“哎,你们下午是不是在希尔顿饭店开会呀?”

    严守一这时才听出话的一点玄机,意识到这话问得有目的,隐约感到费墨那里出了问题。他的脑子转了一下,先说:“哎,燕子,你等一下啊。”

    这时忙招呼牛彩云上车,想利用这个空隙来赢得思考时间。还故意大声说话,让手机那头的李燕听见:“彩云,你赶紧上车吧。记住,一到家就来电话。给你爸你妈说,没事的时候,到北京来玩……”

    接着判定费墨出了事,像当初自己在于文娟那儿出事一样,费墨现在还没回家,说不定和女研究生在一起,在拿自己来打掩护,便对着手机说:“对呀燕子,下午我们是在希尔顿开会。我得到车站送人,提前走了。会还没散吗?你们家费老你还不知道,批评起我们来,没完没了,他不说痛快了,谁敢散会呀?”

    严守一以为自己说得天衣无缝,谁知电话里突然传来李燕粗暴的声音:“胡扯!

    费墨现在就在我身边。严守一,我算认识你了,你让沈雪接电话!”

    严守一蒙在那里。拿着手机,半天不知该说什么。

    沈雪:“怎么了?”严守一只好把手机交给沈雪:“李燕急了。”

    沈雪连忙接过手机,问李燕:“怎么回事?唉,你别激动,慢慢说……”一边看了严守一一眼,一边躲开严守一向站台远处踱去。严守一彻底慌了神。终于,火车开动了,远去了,沈雪回来了。回来时,脸上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小声对严守一说:“出事了。”严守一:“出什么事了?”

    沈雪:“李燕刚才洗衣服的时候,从费墨裤兜里翻出一个房卡,是新侨宾馆的,李燕问他跑到那儿开房干什么,费墨说你们下午在那里开会。李燕不信,就给你打电话,故意把新侨宾馆说成希尔顿,没想到你就上了当。这不证明费墨……”

    严守一和沈雪一进费墨的家,就能看出家中是大战后的暂歇。看到严守一和沈雪进来,李燕又发作了:“骗子,原来是个骗子。原形毕露!说话呀,怎么不转词了?平常我上个网,就说我堕落。”

    学着费墨平常的口气:“人生苦短,白驹过隙。”接着戳书桌上那张新侨宾馆的粉红色房卡:“你倒是不过隙,你是只争朝夕!还是美学研究生?破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