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1108房,是出版社为费墨新书首发式包的一个会务房间。伍月也有些喝大了。严守一一进房间,刚关上门,就被伍月逼到了房间的屋门上,两人开始狂吻。

    自去年郊区的狗叫声中一别,两人有一年多没在一起了。唾液一接触,严守一就惊心地感到,在人群中找来找去,在黑暗中最贴心的,原来还是伍月。就好像在自己的影子中找自己,找来找去,哪一个都不是自己。

    确实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好过。由于出了汗,两人的酒倒醒了。这时伍月拿起床头柜上自己的手机,对着床上“啪”“啪”拍了几下,让严守一看手机画面。手机屏幕上是几张严守一和伍月的裸体照片。这时一阵疲惫袭上身来,严守一开始有些懊悔,一边说:“以后不能这样了。”一边想将手机上的照片删掉。但手机一把被伍月夺了过去。

    严守一还夺那手机:“删了吧,别让人看见。”

    伍月躲着:“我就是想让人看见。”

    严守一这时看伍月,发现伍月的神情有些不对。他一边拿过一件衬衫盖到自己身上,一边胡噜伍月的头:“别学傻,我知道对不起你,但我们只能这样。我跟沈雪,已经在一起大半年了。”

    伍月:“我不是让你娶我。”

    严守一看着伍月:“那你想干什么?”

    伍月:“我给你前妻找了一个工作,你也给你前情人找一个工作吧。”

    严守一奇怪:“你不是有工作吗?”

    伍月:“你们《有一说一》不是正招女主持人吗?我想去面试。”

    严守一:“刚才在会上,我是开玩笑。”

    伍月:“我不是开玩笑。这事我想了好长时间了。”

    严守一看伍月,这时知道她是认真的。严守一将身子仰起来,倚在床头:“你现在不是挺好吗,当主持人干吗?那就是一个戏子,一个‘三陪’。”

    伍月:“我就是想当戏子,我就是想当‘三陪’。”用手捏严守一的鼻子:

    “你不是当名人当累了吗?我这叫见贤思齐。不就是借助电视镜头吗?我觉得我不比别人差。”

    严守一:“也没你想得那么容易!”

    伍月:“让不让当由你,当好当不好由我!”又晃了晃手机,拧了严守一一把:“你要不答应,我就把它公布出去!”

    严守一还想开玩笑:“你这不是讹诈吗?有话不能好好说吗?”

    伍月:“不是讹诈,是交换,跟你学的。我知道你这人,好好说没用!”又“呸”了严守一一口:“两年多了,我才知道你是个自私的人!”

    严守一光着膀子,将头埋在手里。半天抬起头说:“就算我同意,这事我哪定得了哇?得台长。”

    伍月:“你甭管别人,台长会同意,你只说你!我还告诉你,你真以为老贺安排于文娟的工作,是看你的面子呀?是因为你给费墨写序呀?”

    严守一又吃了一惊:“那因为什么?”

    伍月点着自己的鼻子:“是我。是他占了我的便宜。”接着眼中涌出了泪。严守一愣在那里。

    费墨出事了。费墨出事那天晚上,严守一正和沈雪在火车站送牛彩云回山西老家。沈雪的手机响了。沈雪接电话:“谁呀?……我还以为你找我呢。找他,怎么不给他打手机呀?”又听了两句,说:“好,你等着。”接着将手机交给严守一。

    交之前问:“你怎么把手机关了?”

    从前天起,严守一确实把手机关了。因为他在躲伍月。本来自于文娟生了孩子,严守一怕他们母子有事,手机二十四小时开着;现在伍月拍了他俩的裸体照片,开始用这照片要挟他,要去《有一说一》当主持人,他就有些害怕。更让人感到蹊跷的是,前天在电视台录完像,严守一上厕所,碰到主管业务的副台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