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新闻发布会结束,贴着费墨头像的宴会厅大门被侍者推开,露出宴会厅。众人“噢”地一声,潮水般涌进宴会厅吃饭。

    费墨和严守一都被安排在主桌上。严守一从身上摸出一张照片,悄悄递给费墨。

    这张照片,就是前些日子于文娟她哥悄悄给他的那张,说:“放你那儿吧。”

    费墨一愣:“为什么?”

    严守一:“孩子沈雪能接受,但照片上不是还有于文娟吗?最近又暗地给她找了一个工作,沈雪那里,更得小心一点。”费墨点点头。严守一又悄悄掏出一个存折:“于文娟下岗上岗,经济也不宽裕,我悄悄存了两万块钱,怕他们突然有急用,也放你那儿吧。”

    费墨点点头,将照片和存折揣到自己身上。一边揣一边说:“有一个事情我也想提醒你,我老婆原来是不接受沈雪的,因为她和于文娟关系好,后来又跟沈雪裹在一起,这几天,她和沈雪,两人电话通得很频繁。”费墨用筷子划着桌布:“世界上的事情,怕结盟。”

    严守一想起刚才在车场发生的事,明白费墨的意思,点点头。刚要说什么,他的手机“呗”地响了一下,进来一封短信。他掏出手机查看,是伍月的名字。他悄悄打开短信,上边写道:我想看你的肢体表演,咬死你。

    严守一浑身一哆嗦。一边忙将这封短信删掉。

    沈雪后来告诉李燕,那天严守一去参加费墨新书新闻发布会的时候,她正带着严守一一个老乡的女儿牛彩云在戏剧学院面试。等那女孩考完试,她拨通严守一的手机,但手机里传来的声音是:“对不起,对方不在服务区。”

    沈雪愣在那里。严守一的手机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讯号。明明去参加费墨的新闻发布会,就在北京城,怎么会不在服务区呢?但当时沈雪并没有在意。几天之后,她给学生上课,一个男生的手机响了。男生埋到课桌下匆匆接过手机,抬头发现沈雪已走到他面前,正冷冷地看着他。这个男生忙举起双手:“沈老师,我关,我关!”

    但他接着不是关机,而是抠下手机屁股上的电池,又“啪”地一声推了上去。

    沈雪这时倒被他怄笑了:“关机还抠电池,夸张!”

    这时另一个男生起哄:“沈老师,这您就不懂了,关了机女朋友跟他急,开着机抠下电池,她一打就是不在服务区。”课堂上哄堂大笑。但沈雪没笑。这让她突然想起几天前和牛彩云在学校操场上,她给严守一打电话,当时严守一的手机就不在服务区。这时又对严守一产生了怀疑。

    沈雪事后的怀疑还真有道理。那天沈雪给严守一打电话,严守一和课堂上的男生一样,也把手机的电池从屁股上抠下来,又推了上去。

    宴会进行到一半,费墨在旁边又烦躁起来,显得满腹心事,推说学校有事,提前走了。这时严守一的手机又响了一声,又进来一封短信。他掏出来看,还是伍月发来的,还是刚才发过的那句老话:我想看你的肢体表演,咬死你。

    严守一不禁心里一阵骚动,向宴会厅四处张望,也没有找到伍月。这时严守一的酒劲还没有上来,头脑还清醒,他把手机躲在酒桌下,给伍月回了一封短信:别闹了,冤家。

    刚喝了两杯,手机又“呗”地响了一声。严守一看手机,上边写道:冤家,我在1108房。

    这时严守一的酒劲儿上来了。他终于站起身,踉踉跄跄穿过宴会厅,向电梯厅走去。绊着脚走到1108房,这时他脑子还算清醒,临进房间之前,知道把手机拿出来,先删掉伍月的短信,又把电池从手机屁股上抠下来,再推上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