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老太太瞪了严守一一眼:“我知道人家孩子的意思,是想让我吵你呀!”抓起拐棍,照严守一胸口杵了一下:“你呀,以后长点心眼吧!”

    老太太又将戒指交给严守一,严守一以为她要把这戒指转交沈雪,没想到老太太说:“回北京以后,还替我还给文娟。跟她说,她不是俺孙媳妇,还是俺孙女。”

    又说:“要让孩子知道,孙子不懂事,那个老不死的,还是懂事的。”

    严守一趴到奶奶腿上,“呜呜”哭起来。

    从山西老家回来,严守一和沈雪住到一起了。

    冬天到了。

    今天开大会,在大办公室里间。本来想策划下一期节目,下一期节目准备做“河南人为什么爱撒谎”,但开会之前,费墨在小办公室发了火,告诉严守一,他有话要说。他觉得这两个月的节目做得有些滑坡,有些言不及义,有些漫无边际,有些松;换言之,该松的时候紧,该紧的时候松。于是开会之前,严守一拍拍巴掌:“大家静下来,今天开会,先不说河南人的事,先由费老说说我们。我们这一段的工作,又离费老的要求有一段距离,请费老帮我们把距离缩缩。”

    开会间,严守一的手机响了。他打开手机,看也没看,劈头就说:“开会呢!”

    欲关手机。

    谁知电话是伍月打来的,而且人已经来到了电视台门口,正在门口给严守一打电话。严守一:“你来电视台,事先怎么不打个招呼呀?”又说:“真不凑巧,我在外边办事,不在台里。”也是躲伍月的意思。但伍月在电话里告诉他,门卫说,他清早开车进了电视台。严守一一方面无法抵赖,另一方面怕手机接长了,费墨发火,只好说:“那你把电话给门卫吧。”接着对门卫交代:“我是严守一,让她进会客室吧。”

    忙关了手机。费墨突然想起什么,点着众人:“我倒觉得,我们应该做一期节目,就叫‘手机’。”首先指着严守一:“‘我不在台里’,瞎话张嘴就来。”又指众人:“我看不是河南人爱撒谎,是你们!你们在手机里说了多少废话和假话?

    汉语本来是简洁的,现在人人言不由衷。手机里到底藏了多少不可告人的东西?再这样闹下去,早晚有一天,手机会变成手雷。我看倒不如把手机里的秘密都公布出去!”

    费墨拉开架势,又要长篇大论一番,严守一看他正在兴头上,估计一番话讲下来,又得半个小时,他想起伍月还在下边等他,担心她等急了,闯到办公室来,那也是一颗手雷,于是趴到费墨耳边悄悄说:“费老,您先讲着,我去找一下台长。”

    费墨瞪了他一眼:“正在开会,找他干什么?”

    严守一:“费老这策划毒,我去给他扇乎扇乎,如果这事能定,今天就定下来。”

    这谎撒得不够圆满,估计费墨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但皱着眉摆了摆手,将严守一放行。

    严守一在一楼会客室找到伍月,接着领她上楼,去电视台三楼咖啡厅。伍月边走边“呸”了严守一一口:“别害怕,没人搅你的好事,我今天找你是正事。费墨写了一本书,想在我们社出,我们贺社长想让你写个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