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处得久了,严守一开始喜欢听沈雪说话,她一张口就傻不棱登,句句让人好笑。

    这是沈雪与于文娟和伍月的不同。这次回山西老家之前,严守一给沈雪打电话,告诉她自己要回山西老家,顺便开玩笑说:“跟我走吧,也让俺奶相看相看。”

    这也就是一句玩笑。没想到沈雪说:“好哇,我也相看相看你们家。”

    于是一块来了。

    回到村里第二天,严守一与黑砖头商量重砌院墙的事。严守一的意思,既然墙要扒掉重砌,干脆连门楼也一块扒掉重砌。黑砖头看了严守一一眼,开始扒拉算盘算账:“院墙,砖、灰、沙;门楼,木料、砖、灰、沙、钉子、腻子;这样算下来,料钱一共是三千六。八九个人,活儿得干三天,一天三顿饭,吃饭得六百;烟、酒、茶,又得三百;一共是四千五。我出两千,你出两千五。”

    严守一从书包里拿出五千块钱,从桌上推过去:“这是五千。”

    黑砖头马上急了:“你这是恶心谁呢?让咱奶知道了,又说我占你便宜!”

    严守一:“我出钱,你出力。我不告诉咱奶不就得了。”沈雪在灶旁兴高采烈地帮厨师做饭。灶是大眼灶,烧的是湿煤,下边用了两个鼓风机,火光熊熊。沈雪系着围裙,挽着袖子,切菜,切肉,动作很大。还亲自掌勺,做了一盆红烧肉。等饭菜做齐,沈雪又用水瓢往脸盆里舀了一盆热水,先向费墨说:“费老,开饭了。”

    又扯着嗓子,用山西话向所有清理废砖烂瓦的人喊:“洗脸吧——热水!”

    老太太也笑了,费墨把她从太师椅上扶起来。这时老太太环视四周空荡荡的院子,又唠叨:“划不着,我都九十四了,还能活几天?”

    沈雪系着围裙,跑到她跟前,钻到她脸下看:“奶奶,我看你像四十九。”

    院子里的人又笑了。费墨用折扇敲了一下沈雪的头:“马屁拍得不着调。”

    在家已经呆了五天,明天就要返回北京了。新院墙,新门楼,静静地站在月光下。枣树的叶子,一片片映到院墙上。严守一扶着奶奶在院子里转了一圈。这时奶奶说了心里话:“好,盖得好。”

    用拐棍指指墙,指指门楼:“结实。”又指一指:“严实。”

    严守一将奶奶扶到屋里炕上,老太太倚坐到被垛上,严守一坐在她的对面。这时严守一掏出两千块钱,搁在老太太枕头旁。老太太刚要说什么,严守一:“不是我给的,是沈雪,让你零花。”

    老太太不再说什么,但也没将钱收起,而是从炕头一个旧梳妆匣子里摸出一张照片,举在电灯泡下看。照片上是严守一、于文娟过去和老太太的合影。看来老太太和于文娟还是挺有感情的。严守一知道这一点,离婚两个月后,才把消息一点点透给了老太太。老太太当时没说什么,现在看着照片,叹了一口气:“不用你说,我就知道,当初的事,一点不怪人家,怪自家的孩子。”

    这时严守一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这是十年前严守一和于文娟结婚,一块回山西老家,奶奶送给于文娟的。严守一:“分手的时候,文娟说,让把它还给你。

    我想了几天,没敢给你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