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严守一木然地将身子转过去,他的后肩胛上,在明亮的吊灯下,露出一排清晰的牙痕。

    严守一再转过身来,发现于文娟的眼泪,从里到外,慢慢地涌了出来。严守一想说什么,但鼻子一痒,“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喷嚏,脱衣服冻的。

    于文娟盯着严守一,慢条斯理地说:“守一,你没我了。”说完这句话,竟笑了。

    严守一离婚了。

    三个月过去了。

    这期间,严守一给于文娟打过许多电话。但于文娟一看是严守一的号码,马上就挂了。他再没有听到过于文娟的声音。

    火车提速以后,过去由北京到长治需要二十多个小时,现在十个多小时就到了。

    三天前,严守一接到老家堂哥黑砖头一个电话。说老家下了三天雨,奶奶住的院子,院墙也被雨淋塌了半边。正好这些天《有一说一》密集做了几期节目,严守一时间上有空闲,便向电视台请了假,回了一趟山西老家。一是为了砌墙,二是为了看奶奶。大半年没有回去了。从小娘死得早,爹又是个脾气,不会说话,一把屎一把尿把严守一拉扯大的,全是这位奶奶。

    和严守一一块回山西老家的有费墨。费墨这学期在大学没课,带博士生;这就等于放羊,可带可不带。费墨的老婆李燕带团去了新马泰,家里就剩费墨一个人。

    与严守一和费墨一块回山西的还有戏剧学院的女教师沈雪。这个女教师初接触事很多,而且没完没了,一个短训班,第一堂课点名,第二堂课又让大家选班长。

    因严守一与她发生过冲突,其他主持人便故意使坏,把严守一选成了班长。上完课,沈雪便把严守一留下谈话,让严守一协助她抓纪律,抓每个学生的思想动向。严守一冲口而出:“沈老师,班上每个学生都比你大,世界观人生观都已经确立了,是死是活,由他们去吧,咱就别自己给自己找罪受了。”

    沈雪一愣,又要发火。严守一忙举起双手:“咱俩要谈也行,得换个地方。”

    沈雪又一愣:“换哪儿呀?”

    严守一:“晚上六点,还有人请我吃饭,你跟我吃饭去得了。”

    沈雪张大眼睛,看着窗外:“把电视台交给你们,是全国人民瞎了眼。”

    接着斜看严守一一眼,开始弯下腰笑。一笑就没个头,像个傻丫头。放下虚撑的架子,还原本来面目,倒让严守一心里一动。这天沈雪果真跟严守一吃饭去了。

    严守一满腹心事,酒桌上又喝大了。

    当晚车在路上被警察扣下,严守一和沈雪拦出租车回去。据沈雪后来说,上楼的时候,严守一的嘴虚虚实实,在沈雪脸上蹭着,被沈雪打了一巴掌。严守一却不记得,只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脑袋像炸了一样疼,对睡在沈雪宿舍他不感到奇怪,而是奇怪地问:“昨天晚上,知道我喝醉了,还坐我的车,不怕跟我一块送命啊?”

    沈雪看着天花板:“送就送呗。”

    又让严守一心里一动。接下来,一礼拜七天,他们有两天在一起吃晚饭。短训班结束,严守一和沈雪开始天天在一起吃晚饭。虽无睡到一起,但分别时搂楼抱抱,已属正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