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严守一将车开回自己家楼下。临下车,突然又想起什么,忙打开手机,调出一天里打进打出的电话,将伍月的名字全部删去。这时又想关机,想了想,觉得不关更光明正大,于是没关。他没想到,这个没关,又使今天的灾祸雪上加霜。

    严守一进了家,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异常。他又悄悄闻了一下自己的袖口,香味已不明显,开始放心换鞋。他来到客厅,于文娟光着脚从卧室走出来,笑眯眯地问:“回来了?策划会开得怎么样?”

    严守一还在那里编呢:“咳,跟费墨抬了一晚上杠。费墨这人好是好,就是太啰嗦。”

    这时于文娟上前搂住严守一的脖子,温柔地在严守一的脸上、脖子上和嘴上亲吻着。这也没有引起严守一的警惕。因为他每天晚上进家,于文娟都要这样迎接他。

    这时于文娟慢条斯理地说:“守一,你今天嘴里,好像不是你的味儿。”

    严守一的脑袋“嗡”地一声炸了,嘴里有些结巴:“那,那是谁的味儿?”

    正在这时,重新打开的手机又发作了,有电话进来。严守一故意作出烦恼的样子:“谁呀,这么晚了。不管是谁,我都不接了。”

    欲直接关机。这时于文娟镇定地伸过手:“我替你接。”

    于文娟刚打开手机,还没说话,电话里就传来费墨急扯白脸的声音:“你可算开机了。还在外面胡闹呢?我可告诉你,两个小时之前,于文娟打我的电话找你!”

    费墨的声音,一字一句,也传到了严守一的耳朵里。于文娟没搭费墨的碴儿,直接把手机挂了,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严守一:“你不是说,晚上和费墨在一起吗?”

    严守一知道事情闹大了。但还想极力补救。他作出懊恼和忏悔状说:“今天是我不对。晚上我没跟费墨在一起。是一赞助商请我吃饭。吃过饭,又去洗桑拿。还有……还有小姐按摩。我想总不是好事,没敢告诉你。”

    过去严守一胡闹时,就用这理由搪塞过。一个礼拜不理,之后关系会慢慢恢复。

    没想到这时手机又“呗”地响了一声,进来一封短信。于文娟打开短信,这短信是伍月发来的。上面的话倒很体贴:外边冷。快回家。记得在车上咬过你,睡觉的时候,别脱内衣。

    于文娟看完,又将手机举到严守一脸前。严守一看到短信,脑袋又“嗡”地一声炸了,知道这下彻底完了。于文娟:“守一,把你的衣服脱下来好吗?”

    严守一迟疑半天,只好将上衣一件件脱下,露出赤裸的上身。

    于文娟的目光在严守一前胸上仔细看了一遍,轻声说:“转过身来好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