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女教师抬眼找到他,又继续往下念。

    点完名,女教师合上花名册,走到正低着头看手机的严守一身边。严守一刚收到一封短信,正在回复。沈雪:“严守一,课堂上不准打手机,你知道吗?”

    突然有人在头顶上说话,把严守一吓了一跳。他忙将手机合上,仰起脸笑着答:“沈老师,我只是看看,没打。”

    沈雪环视四周:“我知道你们都是名嘴,我尊重你们,但,我希望你们也尊重我。”

    这时严守一多了一句嘴:“沈老师,没谁不尊重您。赶紧讲课吧,不然一会儿就下课了。”

    没想到沈雪认真了,眼睛盯着严守一:“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严守一倒有些结巴:“我,我没什么意思呀。半堂课过去,怪话全是他们说的,我一直没吭声,没招您呀。”

    接着不理沈雪,继续低头回短信。没想到沈雪脸色铁青,一把抓过严守一的手机,从窗户扔了出去。幸亏窗外是草地,否则早摔裂了。沈雪:“我告诉你们,这是大学,不是你们电视台!”

    把手机突然抓过去扔了,是严守一没有想到的。严守一也火了,“忽”地站起来,指着窗外:“沈老师,我上过大学,我认为您应该把它给我捡回来!”

    教室里所有的人都愣了。僵持一分钟,沈雪转身走出了教室。两分钟后,严守一的手机拿回来了。沈雪将手机拍到严守一的课桌上,指着门外:“以后凡是我的课,你在,我走!”

    接着眼中涌出了泪。这时严守一知道事情闹大了。所有主持人也觉得玩笑开得有些过分,纷纷上来劝沈雪:“沈老师,别生气。跟小严,不值当!”“小严就是属狗的,经不起玩,说急就急!”

    严守一被诸多主持人推到讲台上:“马上写检查,就在黑板上!”

    严守一也觉得应该给沈雪一个台阶,不然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了。何况他还着急回手机里的短信,短信是清早担心的“鬼”发来的。于是在黑板上用粉笔写道:沈老师,我错了。清早出门的时候,我妈就跟我说,跟谁闹别扭,别跟老师闹别扭,不然考试会不及格。刚才一激动,忘了。

    故意写得歪歪扭扭,像小学生。大家笑了。沈雪也破涕为笑:“严守一,你无耻!”

    五环路旁边有一个涵洞。涵洞旁边有一条僻静的杨林道。严守一的汽车卧在树丛里,在雾气中显得影影绰绰。

    严守一正在车里淘气。跟他一块儿淘气的女孩叫伍月。伍月理一男孩头,脸盘长得并不漂亮,嘴角左边还有几粒雀斑,但身材好,细腰,翘臀,大胸,将手伸进内衣,像摸到了两只篮球。冬天,伍月爱穿短夹克,走在街上,稍一伸腰,便露出一抹雪白的腰肢。最勾人的是她的两只细眼,老蒙着,半睁半闭;偶尔睁开,看你一眼,就将你的魂勾了去。

    严守一和伍月相识在庐山。去年夏天,《有一说一》在那里做一期节目。伍月在熊猫出版社当编辑。当时熊猫出版社正在庐山开年会。《有一说一》的编导大段和熊猫出版社的社长老贺是大学同学,双方都住在庐山宾馆,晚上便合在一起吃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