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文化(1)

    小学老师孟庆瑞将村里写满了标语。树上、墙上、牛屋、猪圈,都写满了标语。赖和尚给他批了三桶墨汁。墨汁写完,孟庆瑞就去找赖和尚,说墨汁用完了,标语写好了,他是否可以回学校了?赖和尚瞪着眼睛问:

    "不到两天时间,你三桶全写完了?"

    孟庆瑞答:

    "写完了,街里墙上都写满了。"

    赖和尚摇着头说:

    "你不能回学校。"

    孟庆瑞说:

    "墨汁写完了,我还呆在这干什么?"

    赖赖说:

    "我再给你买五桶墨汁,你再接着写!"

    孟庆瑞说:

    "街里墙上都写满了,你再给我五桶墨汁,我往哪里写?"

    赖和尚说:

    "那我不管,反正你再用两天时间,把五桶墨汁给我写完!"

    赖和尚这么说,孟庆瑞只好又留下来写。可街上墙上实在写满了,五桶墨汁没地方用,孟庆瑞只好见缝插针,自己找空地方,把字写得密一些,笔画粗一些。最后牲口桩上,碌碡上,各家厕所里,厨房,写的都是标语。标语一共四条,是赖和尚规定好的。孟庆瑞不用想标语,所以写起来倒不困难。这四条标语是:

    打倒村里最大的走资派赵刺猬!

    火烧刘少奇在村里的爪牙赵刺猬!

    赵刺猬压制革命群众罪责难逃!

    赵刺猬是地、富、反、坏、右在党内的代理人!

    其中遇到"刘少奇"和"赵刺猬"两人,一律头冲下写,再打上一个红×。

    赵刺猬在村里倒霉已经好几个月了。他的倒霉并不是他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或是他的"锷未残战斗队"又出了什么问题。按说他的战斗队自从斗争了孙实根,威望还有提高。但形势的发展,已经到了该他倒霉的日子。走资派县里揪了,公社揪了,现在轮到了村里。村里既然搞"文化大革命",总该有一个走资派揪出来,不能总是停留在背语录、斗地主、忆苦思甜的阶段。村里谁是"走资派"?谁过去当权谁是。村里过去当权的是赵刺猬和赖和尚,一个支书,一个大队长。赵刺猬和赖和尚都着了急,只有另一个造反团头目李葫芦高兴。李葫芦过去卖油,总不能说人家是走资派。所以一听说揪"走资派",李葫芦非常欢迎,觉得赵刺猬、赖和尚马上就要倒了,由他来掌管天下。后来又听说村里揪一个走资派就可以了,李葫芦感到很失望,赖和尚却松了一口气。过去赵刺猬是第一把手,既然是一个,就该轮着他。但赵刺猬也不甘心,说自己不是走资派,"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他就第一个起来造反,成立战斗队,怎么会是走资派?走资派该是赖和尚才是。赖和尚听赵刺猬这么说,并不着急,说:

    "不是叫你论谁造反早哩,是论谁官大哩,支书总比大队长大。文化大革命前搞资本主义,总是你的主意,支书领导大队长,还是大队长领导支书?"

    赵刺猬说:

    "不是叫你论谁的官大哩,官大也不一定是走资派,官小也不一定不是走资派,毛主席就比刘少奇官大,刘少奇怎么是走资派?赖和尚就是村里的刘少奇!"

    当然这都是二人的背后争议,双方并不见面。这时已经是秋天,赖和尚"偏向虎山行"的三队四队种了一片西瓜。赖和尚想澄清一下村里到底谁是走资派,就让三队四队的群众搞了两马车西瓜,拉到公社造反派的驻地。公社造反派这时也斗争得如火如荼,大家都口渴,见赖和尚送来西瓜,都很高兴,用拳头砸开西瓜就吃。吃完西瓜,造反派头目问赖和尚有什么事,赖和尚说:

    "各位领导,各位同志,我想来问一下,俺村到底谁是走资派!赵刺猬过去一直当着支书,明明是走资派,现在他却不承认,对这样的人应该怎么办?"

    造反派头目没有到过村里,并不知道谁是赵刺猬,但听了赖和尚的话却感到很愤怒:

    "什么,他不承认?他不承认就不是走资派了?走资派有几个是自己承认的?刘少奇还不承认他是走资派哩!现在不是他承认不承认的问题,而是如何打倒他的问题!"

    赖和尚听了这些话,十分高兴。当天赶着马车回村,就向群众传达了公社的指示,说公社领导说了,村里走资派不是别人,就是过去的支书赵刺猬。接着就把村里的小学老师孟庆瑞找来,叫他书写标语。并参照县里、公社写打倒走资派标语的样式,给定了四条。孟庆瑞看到四条标语,一时还有些不敢,因为赵刺猬现在还没有倒台,手里还有一个战斗队。于是说:

    "和尚,你叫我写打倒刘少奇,我写;这打倒赵刺猬,我可不敢!"

    赖和尚瞪着眼睛说:

    "赵刺猬就是村里的刘少奇,你怎么不敢写?你要不写,就等于保他。他将来要倒了,你还了得?我老实告诉你,赵刺猬的问题,是公社领导已经定了性的!"

    孟庆瑞见他这么说,头上有些冒汗,说:

    "我写,我写!"

    于是花了八桶墨汁,将"打倒赵刺猬"的标语写了一街。

    赵刺猬看到一街的标语,特别是听说赖和尚花了两车西瓜,已到公社讨得了指示,定他为村里的走资派,心中当然十分着急。他所在的"锷未残战斗队",也人心惶惶。标语写了四天,他四天没有睡着觉,觉得自己真要完了。村里干部当了十几年,现在一想到要完了,心里就特别难受。本来他是怕女人大白鹅的,这天夜里大白鹅不称他的意,被他用皮带狠狠抽了一顿她的屁股。大白鹅倒在炕上哭了,也骂他是走资派,使他更加窝火。不过他战斗队中的副队长冯麻子、二组组长金宝对他都很忠心,找他商量,要派"锷未残"的人将街上的标语撕去,将书写标语的小学老师孟庆瑞给打一顿。赵刺猬过去觉得无论冯麻子还是金宝,都是头脑简单的人,看他们不起;没想到头脑简单有头脑简单的好处,到关键时候特别忠心,这叫他感动。不过赵刺猬不同意他们将街里的标语撕去,也不同意打小学老师孟庆瑞。他支书当了十几年,毕竟有些斗争经验。他说:

    "标语不能撕,人也不能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得沉住气!"

    冯麻子说:

    "眼看就让人打倒了,还沉个啥xx巴气!"

    金宝也眨着眼说:

    "咱就眼看着你被打倒不成?"

    这时赵刺猬说:

    "我知道二位贤侄的好意,是怕我被人家打倒。打倒咱不能看着让人家打倒,但还是不能打人撕标语。再说,我打倒不打倒,问题不大,都快五十的人了,老了,无所谓了,无非背个箩筐拾粪,我是考虑你们俩。当初我拉你们俩成立战斗队,就有想法,想等文化大革命结束,让你们来接村里的班,一个支书,一个大队长,我就退到一边凉快了。没想到遇到个赖和尚,跟咱们爷们过不去。我要倒了,你们不也得跟着背黑锅?再说还有一队二队几百口子群众哩,如果让人家得了天下,咱这几百口子别过了。我一直当支书,赖和尚定我是走资派,他把我打倒,他还不是惦着当支书?只是这事不能莽撞,他要打倒咱,咱就等等看,看他怎么把咱打倒,咱再对付他不迟!"

    冯麻子、金宝听了赵刺猬一席话,觉得说得有道理;听到赵刺猬主要是考虑他们俩和几百口子群众,又有些感动;看到赵刺猬不慌不忙的态度,不像被打倒的样子,对赵刺猬又有些佩服。于是都说:

    "那就等等看。咱也几百口子哩,砍头放血,也好几水缸哩,还能看着让人打倒不成!"

    这样等了几天,果然中了赵刺猬的话,街上的标语已经发旧,赵刺猬并没有给打倒流,"锷未残战斗队"依然成立着,支部的印把子仍在赵刺猬手中。这时赖和尚倒是有些着急。在赖和尚有些着急的时候,赵刺猬也拉了两马车西瓜到公社去。公社造反派也分好几派。上次赖和尚找的是甲派,这次赵刺猬找到了乙派。乙派头目是个戴着柳条头盔的胖子,他吃了赵刺猬的西瓜,听了他的汇报,拍着手中的皮带说:

    "别听甲派瞎xx巴说,到底谁是走资派,谁是革命派,谁是保皇派,现在还没定论哩!关键看谁最后打得过谁。谁打得过谁,谁就是革命造反派!"

    赵刺猬听了这番话,顿开茅塞,连说:

    "对对对,还是领导有水平!"

    从公社回来,赵刺猬立即把乙派头目的话给"锷未残"传达了,大家也开始心明眼亮,过去泄气的群众,现在又重新有了劲头。这时冯麻子和金宝说:

    "既然谁是走资派还没确定,上次赖和尚为什么写咱的标语?×他娘,咱也把孟庆瑞找来,咱也得写他的标语!"

    这时赵刺猬胆子大了,说:

    "可以,标语哪个革命派都可以写,不能街上的墙都让赖和尚占着!"

    当天晚上,冯麻子和金宝派人把小学老师孟庆瑞找来,让他重新书写标语。叫孟庆瑞是在夜里。孟庆瑞一进"锷未残战斗队"的房子,发现地上摆着八桶墨水和一根绳子,冯麻子和金宝手里一人拿着一根柳条,就知道不是好事。孟庆瑞过去见到冯麻子和金宝,都相互说话,有时还说几句笑话,但看今天这架势,不像是说笑话。孟庆瑞就站到屋子正中不动。冯麻子和金宝两人在灯下炕上抽烟,相互说笑,也不理他。直到冯麻子"嘟""嘟"放了俩屁,金宝用柳条戳着笑他,冯麻子感到不好意思,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地上孟庆瑞身上。冯麻子问:

    "老孟,知道今天为啥叫你?"

    孟庆瑞小心答:

    "不知道!"

    冯麻子说:

    "不知道!会写俩xx巴字,不是你了!前几天你写了一街标语,要打倒刺猬,今天咱们算算这帐吧!"

    孟庆瑞忙说:

    "打倒刺猬也不是我要打倒,是赖和尚让我写的,他手下一个战斗队,我哪里敢不写?"

    冯麻子说:

    "好,他让你写,你不敢不写,我手下也有一个战斗队,我让你写,你敢不写吗?"

    孟庆瑞盯着冯麻子和金宝手里的柳条说:

    "不敢!"

    冯麻子说:

    "好,你既然不敢,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告诉你,上次你怎么给赖和尚写的,今天你怎么给我写!上次你写标语花了几桶墨汁?"

    孟庆瑞答:

    "八桶!"

    冯麻子指着地上说:

    "好,今天我也给你买了八桶,你照样把这八桶给我写完!"

    孟庆瑞低着头说:

    "麻子,咱俩过去关系不错,你何必难为我。我刚给赖和尚写,又给你们写,赖和尚知道了,肯定会打我!"

    冯麻子跳起来说:

    "嘿,你这王八蛋,说来说去你还是怕赖和尚啊!你怕他打你,就不怕我打你呀!我现在就把你王八蛋吊起来,用柳条抽你!"

    接着就指挥金宝用地上的绳子去吊孟庆瑞。孟庆瑞见真要吊起来打他,吓得慌忙说:

    "别吊,别吊,我写,我写!"

    冯麻子用手止住金宝,用柳条指着孟庆瑞说:

    "你写什么?"

    孟庆瑞吓得出了一身汗,说:

    "你让我写什么,我写什么!"

    冯麻子说:

    "好,你上次怎么写打倒刺猬的,这次怎么写打倒赖和尚!"

    孟庆瑞说:

    "可街上没地方了呀,上次写打倒刺猬给写满了!"

    冯麻子说:

    "没地方你给我找地方,上次给赖和尚写有地方,这次给我写就没地方了?你给我把上次写的抹掉,换成这次写的!"

    孟庆瑞摊着手说:

    "这,赖和尚要知道了,肯定打我!"

    冯麻子又指挥金宝去吊人,用柳条抽他,问:

    "你到底怕哪一边打你?"

    孟庆瑞哭了:

    "我两边都怕!"

    冯麻子说:

    "你那边怕过一回了,这次怕怕这边吧。你说,明天你抹不抹?写不写?不抹不写我先吊你一夜!"

    孟庆瑞说:

    "我抹,我写,我明天就写!"

    冯麻子问:

    "你上次写标语花了几天时间?"

    孟庆瑞说:

    "四天!"

    冯麻子说:

    "我也给你四天期限,你给我把八桶墨汁写完。要是到了四天头上,你还没有写,你就把八桶墨汁给我喝下去!"

    说完,就让金宝把孟庆瑞放了回去。

    但孟庆瑞回去以后,四天过去,他一个字没有抹,一个字没有写。他没抹没写并不是他不想抹不想写,而是赖和尚的战斗队得到信息,知道走资派赵刺猬要反扑,要抹标语写标语,已经派卫东带着战斗队一帮人拿大棒子到街上看守。孟庆瑞看到标语有人看守,他去抹去写不是等着挨棒子?所以他一个字没抹,一个字没写。到了四天头上,这边战斗队的冯麻子和金宝十分生气,带着一帮人,拿着柳条到小学校去捉拿孟庆瑞。四天既然没有写,就要逼着他把八桶墨汁喝下去。可等冯麻子一帮子来到学校,推开孟庆瑞的屋门,发现孟庆瑞正在屋里主动捧着大桶在喝墨汁,脸上、脖子里,全是黑乎乎的墨汁,一边喝还一边打自己的脸:

    "谁叫你识字,谁叫你识字?你识字,你受罪挨打是活该!"

    孟庆瑞这样一个模样,倒叫冯麻子等人吓了一跳。人家主动将墨汁喝了,就不好再找理由逼迫人家。但冯麻子还是上去踢了他一脚:

    "别以为喝了墨汁就没事了,你今天先喝着,明天我再来找你算帐!"

    可等第二天冯麻子再带人到学校去,发现已经无法再找孟庆瑞算帐了,因为孟庆瑞已经直挺挺倒在床上不会动弹,他墨汁中毒,死了。

    孟庆瑞的死,令冯麻子十分愤怒,骂道:

    "妈拉个×,让他写个标语,他喝墨汁死了,他以为他死了,我们就不写标语了?这村里就成了赖和尚的天下了?我们还得照样写!"

    第二天,"锷未残战斗队"又找了个小学老师小胡,去写标语。因为标语被"偏向虎山行战斗队"队员拿大棒子把守着,这次"锷未残"这边也出了一些队员,拿大棒子去开道,强行改写标语,让小胡将"打倒赵刺猬"改成"打倒赖和尚"。在改标语的过程中,双方的大棒子发生了冲突,标语改了十条,双方各伤五人。其中"锷未残"这边一个叫瓦碴的小伙子,被对方一棒子打在头上,成了脑震荡,昏昏迷迷,从此躺在床上,一直没有醒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