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分 文化 前言(1)

    一九六六至一九六八年

    村里分成了两派。支书赵刺猬一派,大队长赖和尚一派,本来村里没必要分两派,"文化大革命"一开始,赵刺猬和赖和尚商量,大家成立一派就可以了,于是成立一派,派名让村中小学老师孟庆瑞给起了一个,叫"锷未残战斗队"。赵刺猬任队长,赖和尚任副队长。但在任命组长和副组长时,赵刺猬和赖和尚发生了分歧。赵刺猬要任命第一生产队和第二生产队的人,赖和尚要任第三生产队和第四生产队的人。这时赵刺猬和赖和尚都已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身体都有些发胖。赵刺猬在一队二队本家多些,赖和尚在三队四队本家多些。自解放以来,两人就在一起搭伙计,之间有许多矛盾。五五年搞合作化,赵刺猬提倡使用双铧犁,赖和尚反对使用双铧犁,说本地牛拉不动双铧犁,被赵刺猬告到乡里,乡里说赖和尚思想右倾,差一点撤了他的村长。后来到了六○年吃大伙房,村里饿死许多人,赖和尚主持村里的大伙房,一次赵刺猬到伙房去偷红薯片吃,正好被赖和尚带民兵捉住,差一点把他吊到梁上。后来六四年搞"四清",两人也有许多矛盾。一次村里干部在吴寡妇家吃"夜草"(即半夜时的夜餐),就着油馍卷鸡蛋,大家喝了些红薯干酒,赵刺猬指着赖和尚说:

    "×你妈和尚,你小子忘恩负义,当初土改时不是我拉你出来当干部,你哪有今天?"

    赖和尚指着赵刺猬骂道:

    "×你妈刺猬,要不是你在这里祸害,村里早搞好了!"

    现在到了"文化大革命",为了任命战斗队的组长和副组长,两人又产生了分歧。但最终赖和尚还是拗不过赵刺猬,组长副组长仍任命成一队二队的人。

    战斗队成立以后,先让群众破四旧、立四新,后让大家演戏,背语录、跳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村头还派两个儿童站岗,守一块语录牌,让来往行人念语录。赵刺猬便派自己的儿子赵互助去站岗。赵互助虽然年纪小,一只眼球被炮仗崩瞎了,换了个玻璃球,却早通人事。他爹来了不让念语录。赖和尚来了却得念语录;一队二队的人来了可以不念语录,三队四队的人来了却得念语录;男孩子来了得念语录,割草小姑娘来了可以不念语录。赖和尚十分不满,骂道:

    "瞎了个xx巴眼,却成了个小大王,他让谁念语录,谁就得念语录!"

    一次赖和尚又从村头通过,赵互助又拉住他念语录。这次语录并不复杂,是"红薯很好吃,我也很爱吃",赖和尚都认识,但他念道:

    "你妈很好×,我也很爱×!"

    赵互助立即就火了:

    "和尚,你怎么骂我?你妈才好×呢!"

    赖和尚见一个小孩子敢跟他顶嘴,上去扇了他一巴掌,血立即就从赵互助嘴里流了出来。赵互助哭了,爬起来就往村里跑。赖和尚以为他去叫赵刺猬,就站在那里等。谁知等了一会,赵刺猬没来,赵互助却把他家的大狼狗带来了。赖和尚不怕赵刺猬,却怕大狼狗,撒腿就跑。但已经来不及了。大狼狗上去就将他扑翻了。

    赖和尚腿上被大狼狗吞下一块肉。

    赖和尚在家养伤,赵刺猬来看望过一次,提了几瓶玻璃罐头。进门看了看赖和尚的伤,赵刺猬说:

    "别生气了,别跟孩子和狗一般见识。好好养伤,等伤好了,咱们一块搞文化大革命!"

    赵刺猬走后,赖和尚把几瓶玻璃罐头都摔碎到床下,骂道:

    "×你妈刺猬,以后再不跟你一块弄事!"

    三队四队有两个回乡的中学生,一个叫狗蛋,一个叫王八,这时分别改名叫卫东和卫彪。卫东卫彪来看望赖和尚说:

    "老叔,腿上的肉都让人家吞去了,何必再跟人家受气?咱也成立个战斗队算了!你跟人家受气不要紧,三队四队的几百口子群众也得跟着你受气。你出去看看,现在人家赵互助站岗就带着狼狗,你伤好以后,不还得去念语录?你一念语录不要紧,三队四队的人也得跟着念语录。老叔,咱别跟他弄事了。咱自成一派,也成立一个战斗队吧!你在人家那里是个副的,咱自己一成立战斗队,你就成正的了!该翻脸就得翻脸,历朝历代,不揭竿而起,就成不了皇帝!"

    赖和尚觉得卫东卫彪说得有道理。伤好以后,果然跟赵刺猬掰了,自己挑头又成立了一个战斗队。上次成立"锷未残战斗队"是让村中小学老师孟庆瑞给起的名字,这次成立战斗队也请孟庆瑞起名字。最后名字起出来,叫"偏向虎山行战斗队"。赖和尚任队长,卫东卫彪任副队长,下边组长副组长任命的是三队四队的人。三队四队的人过去老受气。现在见自己成立了战斗队,都很拥护,"呼啦"一下都参加了。过去已经参加"锷未残"的,现在也退出了"锷未残",参加了"偏向虎山行"。

    果然,一成立自己的组织,大家可以平起平坐。你破四旧,我也破四旧;你立四新,我也立四新;你演戏我也演戏,你跳舞我也跳舞;你在村西树下设语录牌站岗,我在村东树下设语录牌站岗;你让大狼狗看着,我也让大狼狗看着。

    一成立战斗队,赖和尚心情也舒畅许多,觉得可以和赵刺猬平起平坐。"锷未残"的几个头头夜里到吴寡妇家吃"夜草","偏向虎山行"也到四个生产队去起粮食,弄到牛寡妇家,赖和尚、卫东、卫彪和几个小组长也吃"夜草"。你吃油馍,我吃鸡蛋捞面条;你炖小鸡,我炖小鸭;你放辣椒,我放胡椒。想吃什么自己可以做主,赖和尚觉得比过去惬意多了。卫东卫彪说:

    "怎么样老叔,比给人家当副手强吧?"

    赖和尚摸着光头说:

    "强不强我不是光为自己。还不是考虑到你们不再受气!过去我跟着人家也能吃上夜草,你们呢?"

    卫东卫彪忙点头称是:

    "可不,可不!"

    倒是赵刺猬看到赖和尚搞得这么红火,得罪一个赖和尚,弄得失去村里一半人,心里有些后悔。特别是现在他不能自由行动。过去在村里,他想走到哪里去,就走到哪里去,通过语录岗也不怕,是自己儿子守着,现在村西是自己的语录岗,村东却是赖和尚的语录岗,也有儿童和大狼狗看守,到那里得和大家一样念语录。一次赵刺猬回到家,见儿子赵互助把语录牌背到家,又在那里弄狼狗,赵刺猬看着起火,上去扇了他一巴掌:

    "×你妈,都是因为你,搅了我的天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