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翻身 附记

    清匪工作提前了,解放军用两个连的兵力包围了大荒洼。村子被残匪洗劫的第二天早上,县上就知道了。令人感到愤怒的是,残匪洗劫村子不算,还敢跑到区上杀工作员,可见多么猖狂。原定过完年再扫荡残匪,但李小武这股残匪,非马上消灭它不可。正在休假的解放军马上集结起来,当天晚上就开到了大荒洼。李小武没有想到解放军动作会这么快,解放军到了,他们十几个人还没来得及从大荒洼转移出去。第二天上午,双方就接上了火。到底解放军人多,打到下午,战斗就结束了。李小武十几个人死的死,活捉的活捉。但解放军伤亡也不小,死了十多个,这全怪路小秃和吴班长的枪法好。但后来路小秃和吴班长也被解放军给击毙了。吴班长被一枪打着后脑勺,当时就死了。路小秃被一枪打中下巴,下巴崩没了,人还活着。他一边从喉咙里骂人,一边满地找下巴。但下巴早让崩烂了,哪里找得着?路小秃火了:

    "×你娘,谁这么缺德,打我下巴!"

    跳出掩体要找打他下巴的人,这时解放军一阵机枪子弹过来,路小秃身上被穿了七八个窟窿,这才一头栽倒在掩体前,死了。李小武的护兵、倪排长排里的人,也被击毙八九个。李小武、倪排长、李清洋、李冰洋等人被活捉了。

    正月十五那天,李小武李清洋等人,被解放军押到村里,开他们的斗争会.斗争会开到一半,开不下去了.愤怒的群众,差点将李小武他们打死.赵刺猬、赖和尚、冯发景的家人,更是跳上台就要掐李小武的脖子。赖和尚说:

    "我×你个妈,你硬是把俺娘俺兄弟炸飞了天,那天我要不去看戏,不也被你们炸飞了?"

    残匪来洗劫那天,是赖和尚提议到牛市屯看戏,拉上赵刺猬的。那场戏是名角"玻璃脆"的女儿"小玻璃脆"唱的。唱得来劲,拖了场,半夜才结束。赵刺猥赖和尚从牛市屯赶到家,已经是下半夜,回来听说残匪刚刚来洗劫村子,主要目标是他们两人,两人当时身子就瘫了。第二天上午又随人到河套里看了人肉堆,兄弟、哥、娘都被炸得稀烂,一大堆血肉已被冻住,分也分不开,当时就大哭了。现在杀人凶手被押到村里斗争,他们如何能不愤怒?赵刺猬也骂道:

    "不是和尚拉我去看以戏,可不也让你们炸飞了?"

    接着从屁股后摸出自己的手榴弹,揭盖子就想往李小武嘴里塞:

    "我也让你们尝尝坐飞机的滋味!"

    幸亏县上的人阻止得快,斗争会才没发生意外。县上看斗争会开不下去,就不开了,将李小武等人从会场里拖出来,又押到县上。正月二十,县上对李小武等人进行了审判,鉴于他们作恶多端,民愤极大,欠有血债,审判厅决定枪毙他们。在整个审判过程中,李小武一言不发。最后问他有什么话说,他说:

    "抗战时候,我捉过几个八路军俘虏,后来把他们放了,现在看,不该放,应该杀了他们!"

    审判员笑了:

    "这么说,枪毙你更没错!"

    李清洋李冰洋一开始就被吓稀了,问什么说什么,跪在地上求饶,说以后再不敢了,要投降共产党,让饶他们一条命,倪排长最后也有些稀松,抹着泪说:

    "我十八岁被抓了壮丁,一当兵当了十几年,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个下场。家里还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娘……"

    但审判厅既不接受"投降",也不管你家里有没有"老娘",最后判定统统枪毙。这邻县的区委书记孙屎根因为工作积极,他那个区土改搞得好,已调到这个县当县委书记。枪毙李小武等人的报告送到他手上,孙屎根看了看被枪毙的人名单,拿这名单去找了县长,说:

    "老蒋,这个单子你签字吧,上边都是我家过去的仇人,我签字怕涉嫌!"

    老蒋接过单子看了看,笑道:

    "几个残匪,毙就毙了,谁签字不一样?"

    摘下衣服口袋上的钢笔就签了字。

    李小武等人被枪毙了。但临到枪毙头一天,老蒋夜里失眠,没有抓挠处,顺手又从桌上拿起那个报告和附在后边的口供看。这时发现一点新情况:李冰洋自进了大荒洼,一直在发高烧,并没有参与杀人。老蒋便用钢笔在李冰洋名字上划了个圈,然后将这个圈拉到了外边。

    这样,李冰洋被留下了,保了一条命。但枪毙那天让他陪了场。看着李小武、李清洋、倪排长他们在他身边一个个倒下,头上"嘟嘟"往外流血,手脚乱弹蹬,李冰洋当时就吓傻了。一直到一九五○年,李冰洋还天天魂不守舍。到了一九五三年,李冰洋才恢复正常。恢复正常以后,李冰洋十分感激县长老蒋,多亏他划了一个圈,保了他一条命。于是有一天背了一袋芝麻,跑到县政府去感谢老蒋。老蒋这时在"三反"、"五反"中犯了点错误,正在做检查,见一个地主背芝麻来感谢他,心里十分腻歪,说:

    "要知道你来感谢我,当初还不如把你枪毙了!"

    李冰洋吓得屁滚尿流,忙背着芝麻跑出了县政府,从此不敢提"老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