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翻身(8)

    腊月三十。村里灯火通明,村里地主恶霸被打倒了。虽然李清洋、李冰洋、许布袋、路小秃跑了,但他们的家产并没有跟着他们逃跑。继将李家扫地出门之后,贫农团又将许家扫地出门,让许布袋的老婆锅小巧住进了马棚,将他家的东西抬到村公所前的广场上,又分了一次胜利果实。孙家也是大地主,也该扫地出门。但由于孙家孙屎根早年参加革命,现在是邻县的一个区委书记,孙屎根又捎信让他的母亲主动将家产交给贫农团,所以这地主老婆婆得到宽大处理,贫农团给她和孙毛旦的老婆、孙毛旦的儿子、孙屎根的姑母等留了一座院子。其它院子和家产被当做胜利果实分了。一下分了三家地主,穷人们家里都富裕了。大家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东西。于是大家欢天喜地的,家家都置买了过年的东西,买了鞭炮,准备痛痛快快过个年。惟一让大家担心的,是李清洋、李冰洋、许布袋、路小秃跑了,跑到了大荒洼,成了大家的祸根。但接着大家又不担心了,因为解放军的几个连,已经开始向这个县集结,准备扫荡残存的国民党部队和逃跑的地主恶霸;消灭他们,只是早晚的事。所以大家安心过年。工作员老范的老婆从东北过去时来看他。腊月二十九这天,老范离开村子到区里和老婆团聚。临离开村子时,老范把赵刺猬、赖和尚等人叫到一起,说他过完年就回来,接着村里就搞土改,分地主的土地。老范交待他们说:

    "地主被打倒了,我们要珍惜斗争得来的胜利果实,大家不要松劲儿!"

    赵刺猬、赖和尚说:

    "工作员,我们不松劲!"

    老范说:

    "大荒洼里还有李小武许布袋他们,要多派几个民兵站岗!"

    赵刺猬、赖和尚说:

    "我们回头就布置!"

    老范说:

    "地主家属要看管好,不能让他们再跑了!"

    赖和尚说:

    "我回头一个个将他们捆成猪肚,看他们再跑!"

    老范摆摆手说:

    "都是些娘儿们小孩,捆倒不必捆了,注意些就行!"

    赵刺猬赖和尚点头。老范就离开村子,到区里和老婆团聚。见了老婆,自然十分高兴。夜里两人欢乐罢,老范又想起村里的工作,觉得赵刺猬、赖和尚这两个积极分子不错,等过完年回村,可以发展他们入党了。

    工作员老范走后,村里由赵刺猬赖和尚主持。真由他们主持村子,两个人才觉得主持一个村子真是不易。过去老范在时,遇事可以请示老范;现在老范走了,什么事都要由他们自己做主,他们便一下子有些不知这主该怎么做。越不知怎么做主,事情越多。光三十这天,事情就有五六起:一、老范让过节时派民兵放哨,当时赵刺猬赖和尚答应了,但等到派民兵,民兵一个不愿意去,都想在家守着老婆过年。最后是谁放哨发给谁二升芝麻,才找到了几个光棍。二、为了防止再发生地主家属逃跑事件,赖和尚想了一个主意,即把所有的地主家属集合到一个马棚里,外边由一个民兵站岗,十分保险。主意是好主意,但到实行起来,地主家属们死也不到一起去,李家少奶奶说:"我们跟孙、许两家是几辈冤仇,我们不到一块去!"三、上次斗争胜利分果实,张、王、李、赵四个贫农伙分了一头牲口,一家一条马腿,四家轮流饲养。谁知轮到李家,李家起了私心,不喂它饲料,还偷偷用这马到闺女庄上驮了一趟劈柴。到了闺女庄上,庄上人正在放鸟铳过年,一鸟铳打到马腿上,便打折了一条腿。张、王、赵三家,便把老李扭到了村公所,让赵刺猥、赖和尚处理。四、据一个民兵报告,老贫农李守成上次分了一架自鸣钟,他没有放到屋里看时间,而是像地主埋家产一样,也在夜里把自鸣钟埋到自己的窝棚里。民兵问这犯法不犯法,该不该把李守成抓起来。五、土匪头目路小秃老婆老康,三十上午,描眉涂眼来到村公所,说他家也是贫农,为什么果实一点没有分给他们?现在家家过年,她却米面全无,揭不开锅,这个年该怎么过?接着一手拉住赵刺猬,一手拉住赖和尚,哭着让他们给解决……所有这些事情都不好处理。这些事情以前都没处理过。等把这些事情好歹处理完,天已经黑了。赵刺猬拍着脑门说:

    "累死我了!今天我才知道,这人物头儿不是好充的!"

    赖和尚倒看着赵刺猬笑,问:

    "今天是大年三十,刺猬哥,晚上你怎么过?"

    赵刺猬说:

    "我浑身成了一摊泥,我还怎么过,我可得回家睡了!"

    赖和尚摇着手说:

    "别睡呀,我想了个好主意,保你不想睡!"

    赵刺猬问:

    "什么主意?"

    赖和尚说:

    "咱俩审问地主吧,看他们家还有没有浮财!"

    赵刺猬摆摆手:

    "要审你审吧,我是不审,大年三十,你让我消停消停吧!"

    赖和尚又捂着嘴笑:

    "咱们这次不审男的,男的不都跑光了吗?咱们审女的!"

    赵刺猬这倒一愣:

    "审女的?"

    赖和尚说:

    "是呀,像李家少奶奶,李小武的老婆周玉枝,路小秃的老婆老康,咱都没审过。今天年三十不错,人家都是守着老婆孩子玩哩,咱俩哩,俩xx巴光棍,回家有啥意思?咱还是继续工作吧!"

    赵刺猬明白了赖和尚的意思,也知道赖和尚过去就有这点毛病,为听房前边肿了半个月。可想想赖和尚这主意也真是不错。不听这主意想睡觉,一听这主意,心里痒痒的。但他说:

    "回头让老范知道了,不是闹着玩的!"

    赖和尚撇了一下嘴:

    "老范,老范干什么去了?不也是回区上去搂老婆?何况这是地主,咱审审她们怕什么?你知我知,咱不让老范知道不就完了!光积极工作了?这天天晚上硬撅的谁管你了?"

    赵刺猬一听硬撅的,下边真的开始硬撅的。但他说:

    "那咱们只能闹着玩,可别来真的!"

    于是,这天晚上,在全村人放鞭炮过年的声音中,地主家属李家少奶奶、周玉枝两个人在村公所受审。一听说受审,李家少奶奶、周玉枝就吓得腿肚子发软。周玉枝说:

    "他们跑了,开始轮到我们了!"

    但她们又不敢不去。周玉枝只好把怀里的孩子给一个婶婶。但等她们到了村公所,赵刺猬、赖和尚却嬉皮笑脸的。赖和尚说:

    "本来审你们都得吊起来,今天是大年三十,就不吊你们了,坐到炕沿上吧。"

    两个人这才放下心来,坐到了炕沿了。但等她们刚坐下,赖和尚就像狼一样扑向了李家少奶奶,拉着就把她捺到炕上,双手在她身上乱摸,嘴里叫道:

    "亲娘,过去你老伺候地主,现在也伺候伺候我们这些穷哥儿们吧!"

    李家少奶奶和周玉枝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李家少奶奶一边大骂,一边急忙挣扎。这时赖和尚摸出屁股蛋子上的手榴弹,举在她头上说:

    "你再骂,你再骂我一手榴弹砸死你!"

    看着头顶上的手榴弹,李家少奶奶立即不敢骂了,也不敢动了。赖和尚就开始往下脱她裤子。但他回头一看,却发现赵刺猬没动,蹲到地上抱着头。赖和尚上去踢了赵刺猬一脚:

    "×你妈刺猬,原来你是个窝囊废!当初她大伯把你妈都×死了,现在你都不敢××她?"

    赖和尚一说这个,赵刺猬立即来了力量,马上站起来,扑向缩在炕角发抖的周玉枝。

    两人一人一个,折腾到半夜。周玉枝在下边哭着求赵刺猬:

    "你轻一点,我刚生过孩子!"

    这时赵刺猬尝到快乐甜头,倒来了劲,说:

    "亲娘,舒畅死我了,当初俺娘就是这么叫你大爷舒坦的吧!"

    鸡叫了。大年初一凌晨了。李家少奶奶和周玉枝才出了村公所。

    大年初一晚上,路小秃的老婆老康,又被叫到了村公所……

    许多年以后,年老的赖和尚还说:

    "娘那×,过去的地主是会享福,那娘儿们,一身子白细的嫩肉。我的娘,可舒坦死我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