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翻身(6)

    腊月二十三这天,村里喜气洋洋。大家集中到村公所前的土台子下,平分斗争地主得来的胜利果实。从李家抬过来的东西,摆了一广场。前些天李清洋李冰洋秘密埋藏到地下的东西,也被民兵挖了出来。这都是些贵重物品;金银铜器,皮袄大衣,绸缎布匹,银元,还有一架有小人出来敲打的自鸣钟。一开始李清洋李冰洋还不承认,说就屋里那些东西,没有往地下埋东西。贫农团副团长赖和尚指挥民兵将李清洋李冰洋吊起来,用小马鞭抽打。一开始两人叫唤,挨一鞭子,就叫唤一声,赖和尚用两块破布堵住了他们的嘴,就没了声音。抽打到鸡叫,两人脚下都淌下一滩子血。将破布从嘴里掏出来,李冰洋首先就软了,对李清洋说:

    "哥,咱说了吧,我实在受不了了!"

    李清洋瞪了李冰洋一眼:

    "你这个没种的!"

    赖和尚生了气,用马鞭指着李清洋说:

    "你倒有种了?我偏不让他说,我偏让你这个有种的说!"

    接着将李冰洋卸了下来,又用破布堵住李清洋的嘴,专门抽打李清洋。抽打到天明,将破布从嘴里掏出来,赖和尚问:

    "你还有种没种了?"

    李清洋也受不了了,说:

    "没种了!"

    赖和尚说:

    "那你说,东西埋在什么地方?"

    李清洋就说了。大家拖着李清洋,到马棚里、伙房里、茅屋粪池里,把东西起了出来。起出来的东西,再加上原来所有的,摆了一广场。粮食、衣服、日常用具、牲口马匹,还有几扇子冷冻猪肉,满满一广场。大家看到这么多东西,又起了愤怒,觉得应该斗争地主。我们穷得叮当响,他一家子就藏了这么多东西,让人多么可气!光一口袋一口袋的粮食,就摆了半广场,他们一家才十几口人,吃到哪年哪月才能吃完?我们却常常揭不开锅;光李家少奶奶的绸缎衣裳,就有二三十件,她一个人如何穿得过来?贴身内衣都是绸子的,不挂肉吗?我们的女人却常常衣不蔽体。大家说:

    "不斗不知道,一斗才知道地主这么可气!"

    "就得斗他狗日的!"

    "就得分他狗日的!"

    "就得把他狗日的砸死,扔到野地里喂狗!"

    工作员老范,是他们斗地主翻身分胜利果实的带头人。他从广场上穿过,大家都对他很尊敬,纷纷向他笑着打招呼:

    "工作员,这边来唠唠!"

    "工作员,一会你给我们分东西,你分得公平,我们信得过!"

    老范背着手在那里走,看着群众的热烈情绪和笑脸,知道群众是真正发动起来了,也从心里感到宽慰,也笑着回答:

    "一会儿自报公议,由贫农团给大家分。大家都是一家人,谁缺什么,就报什么,由大家伙评议来分,一定会分得公平。只是大家可别分了东西忘了本,咱们的斗争还没完,下边还要斗争许布袋和路小秃,大家也要积极呀!"

    大家纷纷说:

    "工作员放心,下边斗争,我们还积极!"

    "再斗倒一个,不是还得分东西嘛,怎么会不积极!"

    又有人说:

    "工作员,你也分一份东西吧!"

    老范又笑了:

    "我是来帮助大家翻身的,我就不分了。大家分了猪肉,分了白面,过年包饺子,我到你们家吃饺子!"

    大家纷纷说:

    "到我家!"

    "到我家!"

    "我家还给你酒喝!"

    老范笑着与他们打招呼。这时赵刺猬穿过人群来到他身边,赵刺猬自杀了李文武,有三天心神不定,老想着李文武脑袋下那一摊子血,一吃饭就吐,夜里睡不着觉,一睡着就做噩梦,李文武拿手榴弹撵他砸他。好在老范没有过多责备他。只是在一次贫农团会议上说:

    "下次注意,别再一手榴弹砸死一个,人头不是西瓜!"

    赖和尚说:

    "就是,砸来砸去,地主让你砸死完了,我们还斗争什么!"

    一次老范到区里去,还将此事向区长作了汇报。区长也说:

    "不能因为死了个把地主,影响大局,压抑群众的积极情绪。革命嘛,不是大姑娘绣花。大姑娘绣花还免不了针刺着手,何况这是革命。过去地主杀了多少穷人?"

    所以老范回到村里,并没有过多批评赵刺猬。没有过多的思想压力,几天过去,赵刺猬也就恢复了正常。这时他倒有些得意,拍着屁股上的两颗手榴弹说:

    "怎么样,你不是要反扑吗?一手榴弹砸死了你,也不见我给你抵命!"

    现在在广场分东西,赵刺猬到了老范身边。赵刺猬今天穿了一身新衣服,扎着武装带,吊着手榴弹,显得很精神。他打量一下人群,对老范说:

    "工作员,人都到齐了,分吧?"

    老范点点头:

    "自报公议,分吧!"

    这时赵刺猬说:

    "分之前,我还得提个建议!"

    老范问:

    "你还要提什么建议?"

    赵刺猬说:

    "一些落后户,像常老拐家,王殿奎家,斗地主不见他们的影,现在分果实,他们来了,也分给他们吗?"

    老范说:

    "他们也是贫农,也分给他们吧。他们这次不积极,分了东西,下次就积极了!"

    赵刺猬撅着嘴说:

    "上次我打死李文武,常老拐还说风凉话,说:等着吧,地主斗不下去了,出人命了,县上司法科马上就要来拿人了!吓得我一天没敢动弹。这次就是分,也得少分给他一点!"

    老范笑着说:

    "可以少分给他一点,对他也是个教育!"

    赵刺猬很高兴,便跳到土台子上,和赖和尚等人一起,开始主持为大家分东西。分东西按老范的办法,自报公议,缺粮食的拿粮食,缺衣裳的拿衣裳,缺猪肉的拿猪肉,缺家什的拿家什。就是几匹牲口不大好分,只好把牲口分成四条腿,四户分一匹牲口。到了下午,东西就分得差不多了。常老拐、王殿奎几家,果然少分给他们一些。赵刺猬说:

    "谁叫你们不积极了?还心疼地主。既然心疼地主,为什么又来分地主的东西?别人斗争的果实,能分给你们一点,就算宽大了你们,下次看你们再说风凉话!"

    常老拐等人满面羞愧,只好拿着比别人少的东西回了家。但除了常老拐王殿奎几家,全村其它人都欢天喜地的。有的回家就把猪肉剁成了饺子馅,一家人包起了饺子。晚饭的炊烟中,满村的肉香。

    李文武家的长工牛大个,这时已成了公开的贫农团团员。李文武已经死了,牛大个也不害怕了,也同意公开。贫农团念他举报有功,多分给他几样东西。多分这几样东西让他挑。他挑了一副马鞍,一个笼头,一杆鞭。在大家分东西之前,老范把牛大个叫过来,领他在广场的东西中转了转,问他:

    "你在李家呆的时间长,看这东西到齐了没有,还有没有埋起来,李清洋李冰洋没有交待的?"

    牛大个自己又背着手在广场里转了转,回来对老范说:

    "我看差不多了!"

    又说:

    "我过去听说,李家有好多金镏子,李文武出嫁闺女,脚趾头上还戴那玩艺,怎么挖出来的那么少呢!"

    这引起了老范的警觉,说:

    "李清洋李冰洋必定没有交待彻底!"

    这天分完东西,老范又把赵刺猬叫到村公所,告诉他李清洋李冰洋可能没有交待彻底,让他们继续审问,一定要将地主的根刨倒。赵刺猬说:

    "我这就去找赖和尚,让他晚上继续审问!"

    赵刺猬到了赖和尚的家,赖和尚他娘正在家包饺子。赖和尚又启开一瓮子酸梨酒。赵刺猬将老范的意思向赖和尚说了。赖和尚打着哈欠说:

    "一点不让人消停了?上次审夜,一夜没消停,把我累的,看,现在眼睛还红!也没见我多分东西!"

    赵刺猬说:

    "那也得继续审,工作员说了,不能放松警惕!"

    赖和尚不满意地说:

    "我说不审了?那也得让吃了饺子喝了酒呀!"

    赵刺猬说:

    "我也没说不让你吃饺子,反正你今晚上审就是了!"

    说完就告辞了。赖和尚便在家吃饺子、喝酒。谁知一喝酒他喝过了头,醉了。醉到第二天早晨,一觉醒来,突然想起昨天赵刺猬交待的事,害怕醉了一夜挨工作员批评,慌忙爬起来,连屎尿也没顾上撒,一溜烟出了家门。等集合了民兵,把审讯队伍开到李家的南小院,到牛棚里去抓李清洋和李冰洋时,谁知牛棚里剩下李家的娘儿们小孩。李清洋李冰洋已经在夜里逃跑了。

    赖和尚吓了一身的汗。后悔昨天喝醉了酒。但酒是自己喝醉的,又没处埋怨,一下抱住头,蹲到地上"呜呜"哭起来。

    上午,老范在村公所召开贫农团会议,讨论李清洋李冰洋的逃跑问题。先批评了赖和尚,昨天夜里不该喝醉酒,放松警惕。地主还没有完全打倒,我们自己就放松了警惕,让地主逃跑了,不等于放虎归山吗?东西还没有完全挖出来,地主就跑了,我们还怎么挖?赖和尚又哭了,哭得眼睛红红的。这时老范说:

    "你也不要哭了,再哭也不会把李清洋李冰洋哭回来。下次让你审许布袋或是路小秃,你可不要喝酒了!"

    赖和尚揉着眼睛点点头。

    老范问大伙:

    "李清洋李冰洋能跑到哪里去?"

    大伙说:

    "还能跑到哪里去?还不是大荒洼。听说李小武也带着国民党残匪呆在那里!"

    老范安慰大伙:

    "这没什么了不起,大家不要灰心,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寺。现在咱们的部队正在商量清匪,停几天等部队过来,几个残匪和逃跑的地主,还能再跑到哪里去?李清洋李冰洋既然逃跑,咱们就暂时不管他,停几天等部队抓住他们。咱们再新帐老帐一起算。咱们现在先研究一下下一步的工作,如何开展新的斗争,如何收拾许布袋和路小秃!"

    大家听了老范的话,情绪都恢复了平静,纷纷说:

    "就是,他逃跑了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等抓住他再说!"

    接着就开始研究如何斗争许布袋和路小秃。大家的意思,斗争李文武已经积累了经验,这个经验可以用在斗争许布袋和路小秃身上。先发动群众,回忆地主罪恶,然后集中排队,筛选血债,开斗争会重点发言,开完斗争会扫地出门,然后再让赖和尚审问。李文武就是这样被打倒的,想来许布袋、路小秃也错不到哪里去。但在是先斗争许布袋还是先斗争路小秃的问题上,大家略有分歧。一部分人赞成先斗路小秃,并提议让路小秃的哥哥,过去的伪村丁路蚂蚱陪斗;这个路蚂蚱,过去也狗仗人势做过不少坏事。另一部分人赞成先斗争许布袋。说许布袋既是地主,又是过去的伪村长,既有家产,又有罪恶,斗倒他可以及时扫地出门,分他东西,激得起大家的积极性;路小秃虽然也有罪恶,但他只是个土匪恶霸,没有东西,现在他家里还穷得叮当响,斗倒他有什么意思?老范又给大家解释,说斗地主恶霸不单单是为了分东西,更为重要的,是为了把他们从政治上打倒。虽然有些恶霸家产不多,但如果不及时将他们打倒,剪除他们的威风,还让他们横行乡里,群众就不能真正翻身。譬如路小秃,现在还敢往贫农团团长脸上泼酒,上次老贾来搞土改,他就敢自己先在青龙背上占一块好地,他哥哥也敢占一块,不治治他们的威风,群众从心里还怕他们,怎么敢起来翻身呢?他们分了青龙背,真正的贫农就不能分青龙背,土改能进行得好?……大家听了老范的话,觉得有道理,都说:

    "那就先斗路小秃吧!"

    于是就决定先斗路小秃。大家回去便准备上了。路小秃的斗争会安排在三天之后。这三天大家抓紧发动群众,集中路小秃的罪恶。但等到了第二天早上,老范在村公所刚起床,赵刺猬气喘吁吁跑进来,说:

    "工作员,不得了了!"

    老范说:

    "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

    赵刺猬说:

    "路小秃和许布袋,昨天晚上也逃跑了!"

    "噢!"

    老范吃了一惊。接着赶忙穿上衣服,跟赵刺猬从村公所跑了出来,去看路小秃和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