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翻身(5)

    第二次斗争地主李文武的大会,又在村公所前的土台子上召开了。斗争会召开之前,工作员老范召集贫农团的人,又进行了周密的布置。通过这些天发动群众,回忆地主罪恶,大家都回忆得差不多了;回忆出来以后,又通过筛选,拣有血债的集中起来,进行排队;排好队,拣几个典型的、能激起民愤的事例,准备让事例的主人到大会上发言。典型的血债有这么几条:一、赵刺猬母亲被李文闹强xx致死事件。虽然老贫农李守成曾提出赵刺猬母亲当时是同意的,是通奸;但工作员老范认为这个事情还要具体分析,就是通奸,肯定也是屈于地主恶霸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不然怎么最后上吊自杀了?还是思想不通,被李家强xx致死。老范还建议赵刺猬发言时,不要说他母亲以前和李家怎么样,只说上吊那天的事,李文闹怎么逼人,赵的母亲怎么上吊;上吊以后李家不闻不问,似乎像死了一条狗一样的态度;及母亲被李家逼死后赵家生活如何艰难,一家老小围着棺木哭……二、宋家老婆婆眼睛哭瞎事件。宋家老婆婆十八岁守寡,含辛茹苦,将一个独生子养大。养大以后,一年村里派劳工,当时李家当村长,就将这劳工派到了老婆婆家。当时老婆婆的独生子正在发疟疾,哭喊着"娘",不愿意当劳工。可硬是被李家派来的人把独生子从炕上拉了起来。李家卖一个劳工,得了一百块大洋;可独生子被拉走当劳工以后,四十多年还没个音信,老婆婆想儿子哭得眼睛都瞎了。三、李家的小猪倌被毒打致死事件。十年之前,李家养过一群猪。给李家放猪的,是一个十二岁的孤儿。一天这孤儿放猪到地里,一时贪玩,猪跑散了群,丢了三只,回家以后被李家毒打一阵;李清洋李冰洋又将孤儿捺到地上当马骑。孤儿连挨打带受吓,发起高烧,李家也没给看,后来这孤儿就不明不白地死了。下边还有佃户冯碌碡因偷了李家田里几棒子玉米被打残一条腿事件;中农崔老巩因和李家争地边被李家逼得喝了老鼠药,幸亏灌屎汤及时,才将一条命抢救过来事件;连老贫农李守成都觉悟了,也回忆起一件李家大年三十逼债,砸他家铁锅卖铁事件;那时他老婆刚生下孩子三天,女人没锅没米喝不了米汤,下不了奶,孩子被活活饿死了……

    果然,由于事先安排布置得好,这次斗争会开得很成功。会场里再没有上次开斗争会那种喜庆气氛。一开始台下还只是听,后来听着听着,特别是宋家瞎眼老婆婆讲起她如何思念被李家抓走的儿子,下边许多娘儿们小孩都哭了。又讲到小猪倌被毒打致死,李守成小女儿被活活饿死……群情激奋了。不讲不知道,原来地主李文武家欠了我们这么多血债。原来以为李家享福是应该的,谁知他为了自己享福,逼得我们家破人亡。这个狗日的,真不是人×的!有几个愣头小伙子跳上台子,脱下鞋抽下皮带就要打李文武,工作员老范劝住了他们。趁这工夫,赵刺猬及时领着大家呼口号:

    "打倒地主李文武!"

    "向李文武讨还血债!"

    群众虽然以前没喊过口号,但现在也自然而然地举起了手臂,喊声如雷震天。把台上的李文武、李清洋、李冰洋吓得一脸的汗。这时老范又向大家宣布了一个消息,说李文武家在秘密生孩子,李清洋李冰洋在秘密掩埋贵重东西。大家对秘密生孩子倒没什么,但听到李家在秘密埋东西,大家更愤怒了:

    "×他妈,欠我们那么多血债,还惦着埋东西享福呢!"

    老范又说:

    "过去李家骑到我们头上作威作福,是因为我们没有翻身。现在我们翻身了,他们还躲在深宅大院里生孩子吃肉包子享福,还在掩埋应该分给大伙的东西!乡亲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赵刺猬赖和尚等人马上喊:

    "将地主李文武扫地出门!"

    大家一听赵刺猬赖和尚喊将地主扫地出门,也突然觉得应该这么做。狗日的过去享福,现在将他们扫地出门。于是纷纷跟着喊:

    "将他们扫地出门!"

    老范说:

    "对,应该将他们扫地出门!只有将他们扫地出门,才能将他们的威风打下去!"

    这时赵刺猬赖和尚举着红缨枪喊:

    "走哇,到李家去把他们扫地出门!"

    大家也跟着喊:

    "到李家扫地出门!"

    于是押上李文武、李清洋、李冰洋,大家就离开会场,去了村西李家。

    人流走后,广场空了,就剩下另一个老地主许布袋、过去的土匪头目路小秃两个人。今天的斗争会他们也参加了。是工作员老范让他们参加的,站在台子上跟着李家三父子陪斗。原来是不准备让他们两个陪斗的,但工作员老范听说两个也很猖狂,一个泼了贫农团团长一脸酒,一个要跟贫农团副团长到雪地里摔跤,于是就提议让他们来陪斗,先借斗争李文武,打掉他们的威风,等打倒了李文武,再回头一个一个收拾他们。刚才的斗争场面,是许布袋、路小秃没有想到的。一群土头土脑的穷棒子,闹腾起来也不是玩的!呼口号声音震天,说去扫地出门,一群人马就走了,就可以扫地出门;控诉中间,还有小伙子想跳到台子上用鞋底皮带抽人,别说李文武、李清洋、李冰洋吓得头上冒汗,连许布袋、路小秃也吓得哆嗦身子。众人走后,广场空了,许布袋叹息:

    "看样子真要变世界!秃弟,下次轮到咱们俩了,咱们也得想想办法!"

    谁知路小秃瞪了他一眼:

    "老许,你别往我身上靠,你老许是地主,怕扫地出门,我xx巴穷得叮当响,我怕个球哩!"

    说完,路小秃就摔手回了家。他这一噎,倒噎得许布袋半天挪不了步子。

    这时众人已经押着李文武三人到了李家大院。今天的斗争会结果,是令李文武万万没想到的。今天控诉罪恶,群情激愤,他预料到了。他知道这个工作员老范厉害,说要重新斗争他,迟迟不斗争,证明肯定有名堂,要发动佃户们起来,但斗争过之后要把他扫地出门,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扫地出门,他已是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寒冬腊月,眼看就要过年,要把他扫到哪里去?何况扫地并不是扫他一个人,牵扯到一大家人,这么多人被扫出家,到哪里去吃喝?一大家子也不要紧,关键还要扫刚坐月子的儿媳和刚出生的小孙子。小孙子本来就是在地窖生的,现在出生才十几天,又要被扫出门,十来天个孩子,他如何受得了?

    他不知道工作员老范是怎么知道他家秘密生孩子和秘密埋东西的。这下好了,孩子白生了,东西白埋了,一切都要扫地出门。当他被众人押回了自己的家,看着扛红缨枪的人开始四散钻到各房子往外清人,他差点晕了过去。这日子是没法过了。这日子是没法活了。但他两臂被赖和尚反拧着,一点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家人们被狼狈地赶出了屋,赶到了南小院的下房和马棚里。李清洋的老婆李家少奶奶也被人推着往南小院走。她听到撵人的声音,赶忙换身上的衣服,想将里子好一点的、暖和一点的皮袄换到身上,但换了一半,人就闯了进来,把她推搡出去。她衣裳还没来得及掩,露出一只白皙的奶,惹得几个民兵乱笑。后来李文武又被赖和尚押到了后院。他又看着正坐月子的儿媳周玉枝,抱着刚出生十几天的小孩子,也被人推搡出来。周玉枝衣裳没穿整齐,孩子也没包裹好,包裹外还露着一只小脚丫子。李文武不知突然从哪里涌出那么大的劲儿,一下甩开赖和尚,上去护住儿媳和小孙子,接着跪到地上向赵刺猬磕头:

    "刺猬,你撵别人我不管,我这个儿媳和小孙子,你抬抬手,让他们留在屋子里吧。小孙子出生才十几天。马棚里太冷!"

    李文武猛地挣脱赖和尚跑到赵刺猬面前,把赵刺猬吓了一跳,他埋怨赖和尚:

    "你怎么搞的,让他蹿了出来,不能把他捆起来?"

    又看到李文武向他磕头,上去踢了李文武一脚:

    "去你妈的,别给我装样子。当年你哥逼死我妈,你怎么不向我磕头!现在把你儿媳和孙子撵到牛棚里你就嫌冷了?你去打听打听,俺弟兄几个哪个不是在牛棚里生的?"

    李文武上去抱住赵刺猬的腿:

    "刺猬,一切罪过算到我头上,你打我骂我枪毙我我都不怨,饶过我这小孙子吧!"

    这时赵刺猬不再答理李文武,看李文武的小孙子。因为他看到小孙子手里,正攥着一个金灿灿的小佛爷。赵刺猬看它是金的,知道是宝物,又一脚踢开李文武,上去抢小孙子的金佛爷。谁知小孩子手紧,一下还拿不过来,便双手上去,猛地一拉,才将金佛爷夺了过来。他这一拉不要紧,将小孩子的包裹也拉散了。小孙子的光身子,一下暴露到腊月寒冷的空气里。小孩子"哇"地一声哭了。周玉枝见小孩子哭,包裹也拉散了,照赵刺猬脸上啐了一口:

    "土匪!"

    赵刺猬见地主儿媳敢往脸上啐他,又骂他"土匪",也火了,上去便要夺孩子:

    "×你妈,你这地主臊×,敢啐我,我把你这小崽子摔死,不给你这地主留根苗!"

    但赵刺猬夺孩子也就是吓唬吓唬周玉枝,并不是真要摔孩子。但老地主李文武在旁边当了真,心想:这赵刺猬不但夺孩子佛爷,拉他包裹,还要摔死他;小孙子都要被人摔死了,我还活他干什么?便叫了一声:

    "赵刺猬,你个没人性的东西,你跟你拼了吧!"

    一头向赵刺猬撞去。赵刺猬正在夺孩子,没预防李文武,被李文武一头撞倒在地,头磕在南墙上,疼得眼里直冒金星。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李文武又扑到他身上,用双手去掐他的脖子。但到底还是赵刺猬年轻力气大,一把便将李文武推开了,接着顺手从腰间摘下手榴弹,照李文武头上来了一家伙:

    "去你妈的,你还想掐死我呀!"

    只这么一家伙,李文武一头歪到地上,不再动弹。接着头上就开始往外冒血。

    李文武死了。李家大院立即大乱。立即就有人喊:

    "杀了人了!"

    人们纷纷往这里跑,围着李文武看。正在往南小院清人的民兵,也都不清了,也跑过来看。已经被清到南小院的李家人,也都从南小院跑过来,跪在李文武尸首前开始大哭。贫农团团长赵刺猬也害怕了。他没想到一家伙下去,把李文武给砸死了。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杀人。看着李文武脑袋往外冒血,他的两腿开始打颤。幸亏这时工作员老范赶了过来,才稳定住局面。他问赵刺猬:

    "你怎么把他砸死了?"

    这时赵刺猬哭了。哭着说:

    "我没有成心想砸死他,我只是往外边撵人,这老家伙突然反攻倒算了,要上来掐死我,我不用手榴弹砸他,他不把我掐死了?"

    老范听是这种情况,这种情况他在东北也见过,知道怎么处理,不能因为死了一个地主影响大局,于是便说:

    "既然是这样,他自己要反攻倒算,打死他是活该!就算是人民对他的镇压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地主反扑,我们就镇压!大家不要围着看了,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先把李家的人扫地出门,然后往外抬他们的东西!埋在地下的东西,都把它挖出来!"

    众人便散去。老范又对围着李文武尸体哭的李家人厉声说:

    "哭什么,李文武是恶霸地主,还要反扑,人民镇压他,你们心疼了?"

    又对扛着红缨枪的民兵说:

    "把他们押到南小院去!"

    李家人又被押到了南小院。

    院子里恢复了平静。赖和尚指着李文武的尸体问:

    "他怎么办?"

    老范说:

    "我们没有义务给他送殡。让几个民兵把他抬到后岗,挖个坑埋了算了!"

    于是上来几个民兵,把李文武抬到后岗,挖坑埋他。但扒开地面的雪一看,天太冷了,地冻得太结实了。几个民兵只好浅浅挖了一个坑,就把李文武草草埋了。但埋得太浅了,夜里上来几条野狗,将李文武扒了出来,把他一条腿给撕吃了。第二天早上去看,鲜红的血,在雪地上一片一片的,都冻凝结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