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分 翻身 (前言3)

    老贾在村子里呆得很满意。土改很顺利,地主被打倒了,土地分给了穷人。上级分派他的任务,让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完成了。过去他给地主喂马,不喂马回家磨豆腐,草民一个,想着上头人干公事一定费精神,没想到轮到自己上台办公事,原来却是这么容易。进村二十天,一切都办妥了。刚进村时,因为过去喂过马,大家都看不起他;现在不管是穷人或是地主,都拿他当个人物。街上走过,大家都点着饭碗说:

    "工作员,这儿吃吧!"

    连"老贾"都不叫了。过去杀人不眨眼的土匪头目路小秃,见他也点头哈腰的。过去他喂马时,他何曾用正眼眨过他?村长许布袋,还是整日打兔子,一次老贾批评他,批评他工作落后,这个许布袋,年轻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硬是低着头听老贾训了他一顿话。只是最后瞪了两下眼,可也没敢顶撞老贾。老地主李文武,过去是他的东家,现在见了他也不喊"老贾",喊"工作员",低眉顺眼的样子,好象老贾成了东家,他变成了给老贾喂马的。这叫老贾心里倒有些过不去。一次李文武还派李清洋来,请老贾到家吃包子。老贾磨不开面子,去了。去了以后,一家人很热情,老地主李文武陪老贾在桌上吃包子,小地主李清洋李冰洋在桌下伺候着。过去他在这里喂马,李清洋李冰洋何曾这样过?倒是他们经常跑到马棚里,把老贾捺到地上当马骑。当然现在老贾成了工作员,过去的事情,都既往不咎了。但老贾从人们的尊重中,觉得跟共产党真是跟对了,他体会出了革命的好处,翻身的滋味。老贾住在村公所,每天早起,一帮积极分子赵刺猬、路小秃就到了。接着村丁路蚂蚱就给他端来一碗冲好的鸡蛋水,两根刚炸好的焦黄的油条。老贾一边喝鸡蛋水,吃油条,一边与他们谈工作。上午谈完工作,他们就散了。下午老贾没事,就到各家串门。这村他熟,随便就串到了有趣的人家。

    这样老贾在村里工作了二十天。突然一天早起,区上的通讯员又骑马来了,通知他到区上开会。到了区上,区长让他汇报工作。区长在屋里背着手踱步,问老贾:

    "老贾,你那个村土改进行得怎么样,有什么困难吗?"

    老贾答:

    "有什么困难,土改已经结束了!"

    区长倒吃了一惊,停止踱步,眼睛瞪得溜圆:

    "怎么?二十天你就搞结束了?别的村都进行不下去呢!"

    老贾倒没在意:

    "我不是在这个村熟嘛!"

    区长这次倒点点头,问:

    "地主打倒了吗?"

    老贾说:

    "打倒了!"

    区长问:

    "土地分给农民了吗?"

    老贾说:

    "分给农民了!"

    区长又在屋子里踱步。踱了半天,突然说:

    "这样老贾,我得到你村子里去一趟,你呢,在区里替我盯两天!"

    老贾忙说:

    "区长,不能这样,我刚学会当工作员,还不会当区长!"

    区长笑了:

    "不是让你当区长,是让你在区里给我听听电话。你工作搞得这么顺利,我要到你村里去考察考察,总结一下经验,好向区里推广!"

    老贾这才笑着点头。听说区长要推广他的经验,也有些得意。这样,老贾就在区里呆了几天,区长带着通讯员到村子里去了。四天以后,区长回来了,见到老贾,老贾问:

    "区长,我那村里搞得怎么样?"

    区长一下将他的皮帽子摔到炕上:

    "老贾,你那搞的叫什么工作?"

    这次该老贾吃惊了,瞪大眼珠子说:

    "怎么区长,我搞得不对吗?"

    区长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也不能说不对,但搞得太不深入了!"

    老贾不服气:

    "怎么不深入?地主没打倒吗?土地没分吗?"

    区长说:

    "你那叫打倒地主?你那叫分地?你做的饭太夹生了!我问你,你有名去搞土改,你深入发动过群众吗?你成立贫农团了吗?你给贫农团讲分地的意义了吗?"

    老贾这下叫问住了,想了想说:

    "这倒没讲!"

    区长说:

    "倒没讲,看你弄的,直到现在,许多农民还没认识到土地是自己的,认为咱分地是去抢明火!我再问你,你有名去打倒地主,你斗过地主吗?"

    老贾眨巴眼:

    "地主都老实了,还斗他干什么?"

    区长说:

    "老贾呀老贾,你看着地主老实了,要是中央军回来,看他不杀了你!我再问你,你开过诉苦会吗?"

    老贾说:

    "没开过!"

    区长说:

    "是呀,你连诉苦会都没开过,怎么激得起农民对地主的仇恨呢?你怎么能发动群众呢!我再问你,你到村子里去,是依靠的什么人?依靠贫农了吗?除了一个赵刺猬是无产阶级,其它都是伪村长、伪村丁、土匪恶霸,这些也都是该打倒的对象,你却依靠他们搞了土改分了地。老贾呀老贾,你屁股坐到哪里去了!你有名给农民分了地,地头也插了橛子,可有些农民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哪块地是他自己的呢!你有名去打倒地主,还让地主在深宅大院住着,还能关起门来吃包子,你这是打倒地主?你这是保护地主!老贾,你说你二十天搞了土改,我就有些奇怪,原来你做了一锅半生不熟的夹生饭。你费了柴火不说,你还浪费了小米!听说你吃住在村公所,每天早上喝鸡蛋水吃油条,你自己倒过得舒坦,你是去依靠农民了?你是去压迫农民!听说你还到地主家里去吃包子,你不是跟地主穿一条裤子?你想用和平主义的方式去搞土改吗?老贾同志,错了,这是一场激烈的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就要用激烈的方式,靠你每天喝鸡蛋水吃油条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区长一席话,说得老贾直冒汗,也直撅嘴,心里有些不服气。但区长不管他服气不服气,接着在区里开的工作员大会上,就公开批评了老贾,要大家以老贾为教训,不要屁股坐错地方,不要走过场,做夹生饭。批得老贾抬不起头。接着区长又把抬不起头的老贾送到县干部培训班培训去了。

    三天以后,区长又给村里派来了一个工作员。这个工作员叫老范,是从东北南下过来的干部,过去在东北搞过土改。他不苟言笑,一脸黑胡茬。临来时,区长把自己的新匣子交给他,说:

    "老范,这个好使,你带上,这次可别再做夹生饭了!"

    老范接过匣子说:

    "干着看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