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8)

    李家大院后院,中央军连长李小武正和父亲李文武坐着喝茶。李小武也是鸡叫三遍将队伍开到村边,埋伏到村西河套里。他先让吴班长到村里侦察动静,顺便到李家去了一趟。五更时分,他从河套回家,由吴班长留下领着部队打仗。回家后,他看看天还不明,先躺到屋里睡了一觉。睡醒,起来吃了饭,就与父亲坐着喝茶。自从上次回家听说今天八路军县大队要和日本人在村里打仗,他就生出"鹬蚌相争,渔人得利"的想法。回去跟团长一请示,团长也同意,今天就把队伍开来了。据他估计,今天八路军和日军作战,肯定是一场苦战。八路军肯定来的人多,但作战素质差;日军人少,但勇于打仗,双方打起来,肯定会十分激烈。最后谁胜谁负,很难确定;但不管谁胜谁负,李小武都可以得利。他等仗打得差不多,再加入进去。如果八路军把日军消灭了,他可以把队伍开上去抢战利品;如果日军把八路军消灭了,那样更好,他把部队开上去接着和日军打,捉他几个日军俘虏。那时日军的战斗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打败他们没有问题。如能捉回去几个日军俘虏,他升官的机会就来到了。因为上次他所属的部队与日军正面作战,指挥部被日军侦察队突袭,捉走中央军一个少将旅长,李小武这次如捉回去几个日军,拿日军把旅长换回来,旅长会不另眼看他?当然最后这点想法,他连团长也没告诉。只是给团长说要来抢战利品。团长是个讨厌八路军的人,听说与八路军抢东西,就批准了他。但李小武没有想到,八路军跟日军的作战情况,完全没按照他事先预料的那样发展。八路军与拉粮的日军打仗,并没有真刀真枪地拉开架势打,而是事先在汤里下了麻药。用麻药把人家麻翻,当然可以瓮中捉鳖,自己还没有一点消耗。李小武正在家中后院喝茶,听到化装成农民的勤务兵跑来报告这个消息,心中十分沮丧。这仗还没有打,就结束了,让他这第三者怎么办?勤务兵说:"连长,把咱们的队伍开上去吧?"

    李小武说:

    "这还开上去干什么?人家一点没有消耗,就得了手,咱们开上去还能有什么便宜?"

    正在这时,村里响起了枪声。还十分激烈,勤务兵跑出去看了一阵,回来向他报告:

    "连长,还有两个日军没有麻翻,与八路干上了!"

    听到这消息,李小武又有些高兴,站起来说:

    "好,好,到河套里去,让弟兄们做好战斗准备!"

    那个勤务兵就跑着去了。另外两个勤务兵,继续向他传递消息。一会儿说日军打死好几个八路,李小武说:

    "好,好!"

    一会儿说两个日军逃跑了,八路正在追赶,李小武有些担心。一会儿又说被追的日军跑向了河套,被弟兄们活捉,李小武兴奋得一拍桌子:

    "好,好,仗就该这么打!"

    一会儿又说活捉的日军被追赶的八路打死了,弟兄们与八路干上了,李小武十分生气:

    "人家捉的俘虏,他们怎么能打死?"

    接着又担心战况发展下去后果不好,便让勤务兵去传令停止战斗。这时河套上的枪声停了,一个勤兵务又来报告,说弟兄们把八路给打败了,剩下的几个八路,连同他们的指挥员孙屎根,都给活捉了。李小武一边说:

    "好!"

    一边又觉得这不是自己希望的结果。捉日本人才有价值,捉几个土八路干什么?他不愿意让自己的队伍与八路作战,用损失几个弟兄的代价,去捉几个八路军。捉日军可以换旅长,捉八路能换什么?回去一点用处都没有。何况现在国共合作,捉八路说不定还有麻烦。可仗既然这么打了,八路也捉了,还是先押回去再说。特别是他看到弟兄们押着几个浑身血迹的土八路,内中还有自己的世代仇人孙屎根,突然又高兴起来,觉得这仗这么打也不错。虽然损失了几个弟兄,但回去给团长说说,再募几个就是了。土八路押回去,团长讨厌八路,说不定也算一功。倒是李小武的父亲李文武先是听到枪声紧一阵松一阵,后来看到押进院子几个血里糊拉的人,里头还有孙屎根,吓了一跳,说:

    "小武,这,这行吗?"

    李小武镇定地说:

    "打仗嘛,总要血里糊拉的。今天倒捉住了孙屎根!"

    李文武说:

    "你不是说等中央军坐了天下,才收拾他吗?"

    李小武说:

    "我是想等坐了天下再收拾他们,可现在他自己往我们枪口上撞,我有什么办法?"

    这时孙屎根吐了一口唾沫:

    "李小武,你要对今天的事情负责!"

    自战斗一开始,孙屎根就在毛豆地藏着指挥。去捉麻翻的日军,是杜排长领着战士们去的。本来以为日军全麻翻了,到那捉住就完了,谁想到还有两个没麻翻的,打响了战斗。战斗打响,只有两个日军,想来最终也能消灭他们,没想到中央军突然出现,从中间插了一杠子。战士们刚打完日军,又与中央军打响了。孙屎根在毛豆地一听到这消息,就十分气愤,中央军这么做,无疑是日寇的帮凶。他要跑到河套去指挥战斗,没想到跑到半路,战斗已经结束,战士们死的死,没死的被中央军俘虏,接着又把他抓住了。他气愤地叫道:

    "李小武,你帮助日寇打八路军,你是民族的败类!"

    李小武倒没有气愤,仍笑着喝茶。说:

    "孙同学,何必发火,坐下喝杯水吧!"

    孙屎根没坐,说:

    "我不是你同学,在开封一高上学时,我就看出你不是一个好东西!现在你打死我们五个战士,你欠我们的血债!"

    李小武摆摆手:

    "我欠你们的血债,你们没打死我们的人?也打死三四个,这是不是血债?"

    中央军吴班长头上被弹皮擦掉一块,用一条白布缠着,这时撅着嘴说:

    "你们不先开枪,我们就打你们了?"

    李小武说:

    "听到没有,是你们引起的事端,我们是自卫还击!"

    一个八路军战士说:

    "我们打的是日本人,你们打的是我们!"

    孙屎根说:

    "你们袒护日本人,你们是民族的罪人!"

    又厉声说:

    "李小武,你不要执迷不悟,马上把我们放了!"

    李小武皱皱眉说:

    "孙屎根,你太不识时务,你说话不明白身份!"

    对吴班长说:

    "让他们明白明白自己的身份!"

    吴班长和几个中央军马上上去,扭着孙屎根他们的胳膊,将他们扭到了牛圈,与牲口关在了一起。

    李文武在旁边悄悄问:

    "小武,你真要杀了他们?"

    李小武说:

    "是死是活还不在他?先把他们带回部队再说吧!"

    然后命令吴班长:

    "你带几个人去许布袋家,那里不还有几个麻翻的日军吗?也给我抬过来!等他们醒了,也带回部队!"

    吴班长就带几个人去了。李小武继续坐下来喝茶。他觉得今天这么打也不错。大约有一刻钟,吴班长跑了回来,进门说:

    "连长,那几个日军不能要了!"

    李小武问:

    "怎么不能要了?"

    吴班长说:

    "他们已经被人杀了!"

    李小武吃了一惊:

    "被人杀了?谁杀的?"

    吴班长说:

    "谁杀的不知道,反正头已经被剁下来了,身子也剥得赤条条的!"

    李文武忙说:

    "这肯定是土匪干的。路小秃那帮土匪,就爱剥衣裳剁头,前两天有人看见他们的人在街上走,这活肯定是他们做的!"

    李文武还真猜对了。三个麻翻的日本人,真是被路小秃一帮人给杀了。路小秃也是鸡叫三遍整着一帮土匪进了村。进村以后,就藏在他家。路小秃他娘给杆了些面条,一个小土匪又去偷了一只鸡,现炖来不及,切成鸡丝炒了,大家就着鸡丝吃面条。吃过面条,一个小土匪上房顶趴着站岗,其它人挤到草屋里睡了。前天晚上,识字小土匪来送猪娃,听路小秃他哥说阴历十五八路军要来打日本,回去给路小秃说了,并提议今天来捡些战利品。路小秃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一听这建议很高兴,说:

    "去,去,不管他娘嫁给谁,咱去捡些便宜东西!"

    今天就带弟兄们来了。大家在路小秃家睡了一夜,第二天白天仍在草屋藏着,让路小秃他五哥出去探听消息。一清早听说日本兵进了村,大家很高兴,说:

    "等着看热闹了!"

    可到中午还没有动静,大家又有些着急:

    "别是八路军没来吧?"

    好不容易等到晌午过,听到孙家大院响起了枪声,大家才放心,说:

    "等他们打过,咱们去捡东西!"

    大家便收拾开自己的家伙,有的往鸟铳里装药,有的磨自己的刀子。后来又听到枪声响到了村外,而且紧一阵慢一阵,大家又有些奇怪。这时路小秃他五哥从村外跑回来报信说,八路军跟日本打了一阵,现在又跟中央军打开了。大家一听半路又出来个中央军,都有些懵了。路小秃吐了一口唾沫说:

    "线头还不少,也弄不清到底有多少部队了!"

    这时识字小土匪说:

    "当家的,咱们撤吧!"

    路小秃说:

    "还没捡东西,怎么就撤?"

    识字小土匪说:

    "队伍一多,咱们就显不出来了,人家都是正规军,有枪有炮,咱只有几只鸟铳和大刀,吓唬个财主可以,哪里敢跟人家正规军开火?"

    路小秃挠着头说:

    "可不是,没想到为了几个老日,开过来这么多队伍,都他妈的贪图人家便宜。咱们惹不起人家,咱们撤吧!"

    这时路小秃他五哥说:

    "许布袋家还有几个被麻翻的日本人,现在队伍正在村外打仗,那几个日本人没人管,你们要不要去看看?"

    路小秃一听来了精神:

    "有麻翻的日本人?走,咱们看看去!"

    识字小土匪问:

    "那里还有枪吗?"

    路小秃他五哥说:

    "枪已经被八路军捡走了!"

    另一个小土匪说:

    "没枪也行,起码扒他一身衣服,弄个靴子穿穿!"

    路小秃说:

    "走!"

    就带着几个弟兄去了。进了许布袋的家,家里早没人了,地上躺着几个被打死的八路,满地是血。大家躲着血进了堂屋,桌子下果然躺着几个麻翻的日本人,另外还有一个孙毛旦。大家发一声喊,就跑上去抢着脱日本人的衣服,扒他们的皮靴。谁知这时麻药的劲头已经过去了,几个日本人和孙毛旦都睁了眼,只是身子动不得。见几个老百姓模样的中国人来扒他们的衣服,几个日本人嘴里也会说话了,一个劲儿说:

    "八格,八格!"

    一个小土匪说:

    "日本会眨巴眼了,也会说话了,还踢蹬着身子不让咱脱衣服呢。当家的,咱们把他们剁了吧!"

    路小秃说:

    "脱个衣服都不让脱,那就剁了吧!"

    土匪们挥起刀,就把几个日军的头给剁。等剁到孙毛旦面前,孙毛旦吓得胳膊腿乱动,说:

    "小秃饶命,小秃饶命,你们杀日本可以,咱们一个村的,你何必杀我?按街坊辈,咱还是爷俩呢!你小的时候,有一次往瓜里屙屎,长工们要打你,不是被我拦住了?"

    路小秃一想,小时候是有这么一回事,就用血刀往孙毛旦脸上揩了揩,将血揩掉,说:

    "那就饶了你吧!"

    但血刀在脸上也把孙毛旦吓个半死。这么一吓,麻药倒彻底给吓出来了,脚腿都会动了,从地上爬起来,往脸上抹了一把,就一溜烟翻墙头跑了。跑出村子,跑了几里路,碰到邻村一个农民,刚赶完集骑驴回家,见孙毛旦满脸是血,以为见到了鬼,叫道:

    "哎呀我的妈呀!"

    就从驴个跌了下来。孙毛旦抢过驴骑上,狠狠打了驴屁股两掌,一溜烟就朝县城跑了。这边路小秃他们将扒下的日军军服和马靴穿上,也翻墙头出村回了大荒洼。路上路小秃说:

    "今天败兴,忙乎一夜,只弄到两身日本衣裳,真是太不值了!"

    一个小土匪也撅着嘴说:

    "知道这,还不如抓阄下村子呢!"

    大家指着识字小土匪说:

    "都怨这家伙,都怨这家伙!"

    识字小土匪说:

    "原来想捡些便宜,没想到情况这么复杂!"

    又抖着衣裳说:

    "我不也是什么没捞着,弄了一身血!"

    大家笑了。也没当回事。谈笑着回了大荒洼。

    李家大院里,李小武听说麻翻的日本人被土匪杀了,却对土匪恨得要死:

    "这帮土匪,坏了我的大事!小吴,你带几个人,带一挺机枪,到村外追上他们,把他们都给我扫了!"

    李文武在旁边劝道:

    "这帮家伙都无法无天,你扫了他们当然好,万一扫不了,他跟你闹起来没完,何必理他!"

    李小武才作罢,又气鼓鼓地坐下。正在这时,一个护兵又跑来报告,说村里人又闹事,在街上抢面。原来,日本人要的那一车白面,上午已经收集完装好车,车子就放在许布袋家门前。后来三方军队打开了仗,百姓们都藏在家里不敢出来,谁家孩子哭都赶紧捂住他的嘴。后来枪声停了,大家才敢扒头往街上看。大家见许布袋家门洞里流出来血,都有些害怕,几个年轻人见一车白面还在门口停着,奓着胆子到跟前看了看,说:

    "队伍只顾打仗,白面也不要了,咱把它抢了吧!"

    几个年轻人便一人背了一袋往家扛。大家听说有人抢面,都着了急,那本是从各家收集的面,谁家不去抢岂不亏了?这时大家都不害怕了,都涌出家门到村公所门前去抢面。去得早的,就多抢了一些;去得晚的,就少抢一些。原先收面是按人头地亩摊的,现在抢面是先下手为强。为抢面不公,几家百姓还打起了架。李家一个中央军士兵从街上过看到,便回去向李小武报告。李小武一听就火了:

    "真是一帮刁民,打日寇打土匪看不见他们,一到抢面倒有人了!"

    姓吴的班长说:

    "那白面也是咱的战利品,岂能让百姓乱抢了?我带几个人去,把车拉到咱们家!"

    就带几个士兵去了。抢面的人见士兵也来抢面,抢得更凶了。吴班长朝天上"啪啪"打了两枪,百姓们才丢下面四处逃窜了。吴班长带士兵上前去,车上的白面其实也不多了,只剩下四五袋散的。吴班长和士兵将这四五袋散面扛到李家,这时已经是傍晚了,李家伙夫就用这几袋面给队伍杆面条。面条做好,中央军士兵一人一碗端着吃开了。吃完,吴班长问:

    "牛圈里的俘虏呢?让他们吃不吃?"

    李小武说:

    "锅里还有面条没有?"

    伙夫答:

    "还剩下半锅!"

    李小武说:

    "八路军优待俘虏,咱们也优待俘虏,让他们吃吧!"

    伙夫便把剩下的面条盛到一个瓦盆里,端到牛圈里让八路俘虏吃。正在这时,在村头放哨的士兵又气喘吁吁地跑来报告:

    "连长,事情坏了!"

    李小武说:

    "什么事情坏了?"

    放哨的士兵说:

    "我看到一辆汽车开着大灯,顺着庄稼地向这村子开来了。我看肯定是日本人,别人谁有汽车?"

    李小武和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李文武说:

    "肯定是土匪放走孙毛旦,他跑到城里报了信儿,日本报仇来了!"

    吴班长把盒子抽出来:

    "连长,我带弟兄们去把他们顶住!"

    李小武摆摆手:

    "一汽车日本兵,要有六七十个,我们只有十几个人,如何顶得住?等于白去送死。再说,咱还押着俘虏!"

    吴班长问:

    "那怎么办?"

    李小武说:

    "撤吧。赶紧集合队伍,把俘虏押上,向村北撤!"

    士兵们便行动起来。吴班长跑到牛圈,见几个八路军仍在吃面条,就一脚把瓦盆踢了:

    "日本大队人马来了,你们还吃!"

    就把他们押了出来。

    李文武跟着李小武在院子里转:

    "小武,日本人又来了,我们怎么办?"

    李小武说:

    "爹,如果单是你自己,我可以把你带走,全家几十口子,情况紧急,钻地窖的钻地窖,躲庄稼的躲庄稼,还是赶紧躲吧!"

    老头就飞也似的跑到前院,招呼众人到地窖和庄稼地去躲。李小武见队伍已集合好,俘虏也押上了,就让队伍出发。因为情况很急,这时已经能听到日本人在远处打的枪声,队伍走得很急。走到村北小河边,队伍很快就从小桥上通过。这时李小武突然看见他开封一高的同学,曾经感情非常亲近的许锅妮,仍在河边洗衣服,拿个棒槌在石头上一上一下地砸。今天村子里几支队伍打了一天,她还在这安心洗衣服,这让李小武感到十分奇怪。他也顾不得以前李文武的告诫,大声喊:

    "锅妮,别洗了,日本人说话就过来,你赶紧躲躲吧!"

    许锅妮听到李小武的话,倒仍不吃惊,扔下棒槌就向这支队伍走来。队伍中李小武骑着马,后边跟着中央军,押着孙屎根几个浑身血污的八路。许锅妮看了看马上的李小武,看了看浑身血污、嘴里堵着棉花的孙屎根,说:

    "屎根哥,小武,咱仨在开封一高上过学,现在看,咱这书是白念了!"

    说完,扭头走了。这叫李小武和孙屎根都吃了一惊,半天没有说话。直到远处又传来枪声,两个人才愣过神来,这支队伍才又急急忙忙向村北撤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