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7)

    日本人果然被蒙汗药给麻翻了。不过五个日本人只给麻翻三个,还剩下两个。如果当初把麻药放到菜里,日本人肯定全被麻翻了,现在放到汤里,就麻翻了三个。伙夫小得担心自己汤做糊了,挨日本人和孙毛旦的打。谁知日本人和孙毛旦喝酒都喝得差不多了,舌头麻木,根本没喝出汤糊,孙毛旦还直说:

    "怎么样太君,红薯片鸡蛋汤,本地特有风味!"

    日本人边用勺子喝边说:

    "好的,好的!"

    只是老日本兵和娃娃脸日本兵仍在那里唱歌,汤喝得晚些。等他们去喝汤,三个日本人和孙毛旦已经被麻药麻翻了,开始往桌子下滑溜。一开始老日本兵和娃娃脸日本兵还以为他们是喝醉了,拉扯着他们的身子,"三郎"、"四郎"地叫。但叫了半天总叫不醒,他们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意识到什么,喝下去的酒立即变成了冷汗,头脑却立即清醒了,他们不再拉自己的人,抢着去抓自己的枪。一抓自己的枪,就往外跑,去到后院去抓伙夫小得。他们以为汤里下的是毒药,把三个同胞和孙毛旦毒死了。小得正在厨房刷锅,看见两个日本人突然瞪大眼睛,提着枪闯了进来,吓了一跳。老日本兵上去搧了他一耳光:

    "你的良心大大地坏了,汤里下毒药的有?"

    小得吓懵了,也不知该称呼日本人什么,说:

    "大爷,我是个老实人,哪里敢往汤里下毒药?"

    娃娃脸日本兵说:

    "人的已经死了!"

    小得吃了一惊:

    "死了?刚才我还见他们在那里喝洒!"

    老日本兵又扇了小得一耳光:

    "村长哪里地去了?"

    小得看日本人凶恶的样子,也不敢不说,用手指了指马圈,接着问:

    "大爷,我可以走了吧?"

    老日本兵说:

    "你的死拉死拉地!"

    娃娃脸日本兵刚才还爬枣树打枣,唱歌跳舞,像个孩子,现在变得像凶神一样,一刺刀过去,就把小得给挑了。刺刀进了小得肚子里,小得捂着肚子还说:

    "大爷,冤枉,我没有下毒药!"

    就倒到了血泊里。

    挑过小得,两个日本兵就到马圈去捉村长许布袋。许布袋正在马圈马夫睡觉的铺上躺着,看到两个日本兵闯进来,知道事情发了。但他仍躺在铺上不动。日本兵本来也想挑了他,但看他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刺刀到了脸前也不眨眼,倒把刺刀又抽了回去。老日本兵问许布袋:

    "毒死太君,谁的干活?"

    许布袋坦然地答:

    "八路军!"

    老日本兵瞪大眼睛:

    "八路?你的通八路?死啦死啦地!"

    许布袋和用手拨开他的刺刀,说:

    "我要通八路,还告诉你们是谁吗?我才不管你们这些扯淡事。我替你们收面,还管你们谁毒死谁啦?"

    老日本兵还要盘问许布袋,这时前院突然人声鼎沸。两个日本兵便丢下许布袋,朝前院跑去。许布袋也趁机从马圈后墙洞中钻出,跑到庄稼地接着睡觉去了。两个日本兵到了前院墙头,看到前院有十几个八路军,正在往院子抬麻翻的三个日本兵和孙毛旦。两人二话没就,把三八大盖枪往墙头上一支,就开了火。娃娃脸日本兵打弹弓不行,但打枪可以,三枪撂倒三个。老日本兵眼有些近视,枪法不如娃娃脸日本兵,半天只打翻一个。院子里的八路军立即炸了窝,四散奔逃。

    原来,小得端着汤盆往前院送,八路军侦察员小冯就飞也似地翻墙头跑了。气喘吁吁跑到八路军隐蔽的毛豆地,大声喊:

    "队长,队长,行了!"

    孙屎根提枪站起来说:

    "什么行了?"

    小冯说:

    "日本人喝了我下麻药的汤,全让麻翻了!"

    大家一听日本人全让麻翻了,都很高兴。孙屎根一挥手:

    "出发!"

    姓杜的排长便带着十几个人,由小冯领着,向村里跑去。街上有几个娘儿们小孩子见队伍在街上跑,还不知发生了什么,跟着队伍跑。到了许布袋家,战士们争先恐后进了院子。进了屋,见日本人果然被麻翻了,汉奸小队长孙毛旦也被麻翻了,都高兴地说:

    "被麻翻了,被麻翻了!"

    便往外抬日本兵和孙毛旦。到了院子里,战士王老五突然说:

    "排长,不对!"

    杜排长说:

    "怎么不对?"

    王老五说:

    "说日本兵是五个,这里怎么是三个?":

    杜排长又去查日本兵,这时后院墙头上响起了枪声,四五个八路军战士,立即被枪撂倒了。这县大队的战士打仗少,没有经验,见突然有枪打翻了自己人,马上炸了窝,四处奔散。杜排长还有些经验,马上趴到地上还击,嘴里喊:

    "妈的×,跑什么,趴在地上打呀!"

    剩下的十来个战士便趴到地上打。可等他们打了一阵枪,墙头就没了枪声。战士们又喊:

    "打死了,打死了!"

    就蜂拥跑到墙头去看。一看,哪里打死了人?两个日本兵早绕过马圈翻墙头逃跑了。这时杜排长生了气,埋怨战士:

    "都怨你们,弄个枪瞎打,还不快追!"

    战士们就在杜排长的带领下,沿着村路去追。这时两个日本兵已经跑到了村外。两个日本兵一开始沿着村路跑,后来见后边有追兵,便进了庄稼地。出了庄稼地,来到河套上。正跑着,突然脚下被一根绳子一绊,就绊倒了,这时从河套里又钻出十几个中国兵,上去就把老日本兵和娃娃脸日本兵给绑了。老日本兵叫:

    "八路,中了八路埋伏!"

    可等他抬头一看,原来是一帮军容整齐的中央军。这十几个中央军,由李小武的护兵班长老吴带着。这时八路军的十来个追兵,也由杜排长带着追了过来。八路军见日本兵被捉住了,都很高兴,追到跟前,与中央军说:

    "好,好,我们追的俘虏,被你们捉住了,还给我们吧!"

    中央军吴班长看着八路军打了一仗,一个个衣冠不整,到处是血,气喘吁吁,满头是汗,戴着白手套的手玩弄着一支盒子说:

    "你们的俘虏?我们刚刚捉到的,怎么倒成了你们的?"

    杜排长说:

    "我们正在追他们,他们打死我们四五个战士!"

    吴班长说:

    "打死你们几个人我不管,我捉住的俘虏,就是我的!"

    杜排长说:

    "你讲理不讲理,找你们长官说话!"

    吴班长说:

    "这里我就是长官!"

    正在争吵,突然"叭叭"响了两枪。随着枪声,两个日本人便倒下了。原来这枪是八路军战士王老五放的。刚才被打死的八路军战士中,有他一个本家侄子,他气得了不得,现在见了开枪的日本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子弹推上膛,"叭叭"打了两下。由于离得很近,打得倒准,两个日本人便被打死了。中央军见八路军打死了他们的俘虏,都发了火,一个护兵说:

    "日你娘,你们动家伙了!"

    另一个护兵提盒子就把王老五给打死了。

    接着两边部队都卧倒了,一方在河套里,一方在河套外对开了火。当时中央军有十六七个人,八路军有十来个人,八路军打仗又不熟练,不是中央军的对手。中央军打死八路军五个,八路军打死中央军三个;剩下的五个八路军,就被中央军活捉了。中央军将五个八路军绑了,便往村子里解,半路碰到撵部队来指挥的孙屎根,就把孙屎根也活捉了,绑了,然后将他们押到了村里李家大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