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鬼子来了(5)

    村长许布袋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自从他知道过去的马夫、现在的八路军县大队侦察员小冯回来是为了阴历十五打日本,他心上就着了急。那天李小武的护兵为了白面把小冯捉去,他一开始是替小冯担心,害怕李小武杀了小冯;后来见小冯放回来了,心里才放了心,连连说:

    "不错,不错,狗日的把你放回来了!"

    小冯拍着自己腰里的小独撅说:

    "他敢不放,我一说我们的军事计划,就把他们给吓住了,李小武亲自给我解的绳子!"

    许布袋问:

    "军事计划,什么军事计划?"

    小冯见许布袋是孙屎根的本家,不是外人,趁兴把十五那天孙屎根要带县大队来打日本人的事也给他说了。没想到许布袋一听又发了火:

    "原来这样,这是谁出的馊主意?"

    小冯见许布袋发了火,有些胆怯。虽然他现在当了八路军,但对过去的东家还有些害怕。何况许布袋年轻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便试探着问:

    "怎么,大爷,打日本有错吗?你真和日本成一势了?"

    许布袋说:

    "一势谁跟他狗日的一势,只是这日本是来向我要白面,你们打了他,回头日本人不找我的事?"

    小冯一想也是这么回事,拍了一下脑袋说:

    "可不,怪我们定军事计划时,把大爷这头给忘了!"

    又想了想,突然拍着巴掌说:

    "大爷,我给你出一个主意!"

    许布袋问:

    "什么主意?"

    小冯说:

    "索性这事儿你别管了,你拔腿跑了算了,这样我们也打了日本,日本回头也找不着你!"

    许布袋瞪了他一眼:

    "日你先人,你出的这叫啥主意?这兵荒马乱的,你让我带着老婆孩子躲到哪里去?"

    小冯嘬着牙花子,躲到了马圈,许布袋一个人在那里生气。这时许锅妮从屋里挑帘子出来,说:

    "爹,这事让憋住了?"

    许布袋说:

    "可不让憋住了!八路军要在咱村打日本,这不把我挤当中了?"

    许锅妮说:

    "那我给你出个主意!"

    许布袋瞪她一眼:

    "你又出什么主意?"

    许锅妮说:

    "你索性跑到城里,给俺毛旦叔报个信,别让日本人来收面,那天多派些兵来,反过来打八路军,不就没事了?"

    许布袋说:

    "你这也是害你爹呢,让日本人打了八路军,八路军回头能不找我的事!"

    这时许锅妮"扑哧"一声笑了,说:

    "爹这回是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

    许布袋知道女儿在捉弄他,上去要打女儿:

    "我在这里犯愁,你还捉弄我!"

    这时许锅锅妮正色说:

    "爹,看你活了五十年,原来也有迷住的时候,人一天三迷,你是让迷住了!"

    许布袋问:

    "我怎么犯迷?"

    许锅妮说:

    "你这是瞎替人家日本人操心!按你的道理,你在这村当村长,这村就成你的了?人家八路军就不能来这村打日本了?放心吧,人家八路军打日本,日本回来也犯不着找你。打日本的是八路,日本自然会去找八路,你没有打日本,日本为何找你?人家两家交兵,无非借你个地盘,哪有打输的一方不找打他的人,反而找摊主呢?就好象我在我姥姥家打你两巴掌,你不找我,能去找我姥姥吗?"

    许布袋听了许锅妮这么一番话,倒觉得有道理,稍稍有些熄火。但也吐口唾沫说:

    "这是啥xx巴年头,人弄得四分五裂的,毛旦跟了日本人,屎根当了八路,一家人,成了拿枪的仇人了!算是把我挤在当中了!"

    又说:

    "也怪我当初爱充大头,和毛旦混着当村长,要是当初当了土匪,现在也是大当家的了,想怎样就怎样,还替人家操这种淡心!"

    许锅妮"哧哧"笑了:

    "人家还没打仗呢,爹倒替人家愁个没完了!"

    说话到了阴历十四。十四夜里,鸡叫三遍,孙屎根果然领着八路军十几个战士,悄悄来到村西一块毛豆地。侦察员小冯在毛豆地把他们接应住。孙屎根从马上跳下来问:

    "没什么变化吧?"

    小冯说:

    "看不出有什么变化。面已经收齐了,猪也捉住了,就等日本明天来取了!"

    孙屎根一挥手:

    "隐蔽!"

    队伍在一个姓杜的排长带领下,进了毛豆地,隐蔽起来,由于县大队刚组建不久,许多战士都是刚从村里出来的,头一次打仗,都有些害怕;由于害怕,个个都挺听指挥,一个个将身子伏在毛豆地,一动不动。大家头上戴了一个用柳条编的圈,倒像毛豆地长出了一些小柳树。等大家隐蔽好,孙屎根与小冯就悄悄进村回了家。跳过墙头进了院子,原来孙屎根他娘的屋里亮着灯。推门进去,他娘孙荆氏没睡,旁边许布袋也在椅子上蹲着。这倒叫孙屎根吃了一惊。孙屎根问:

    "娘,大爷,你们怎么还没睡?"

    孙荆氏本来正在菩萨前念经,见儿子回来,闭着眼睛问:

    "屎根,听说你们要打日本?"

    孙屎根看了小冯一眼,知道军事计划暴露了,但也点点头。孙荆氏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

    "天下那么多队伍,怎么打这帮日本摊上你们了?"

    孙屎根说:

    "娘,这次我们来的人多,日本来的人少,打得过他!"

    许布袋黑着脸在椅子上蹲着。他已经三天没睡觉了。虽然那天许锅妮给他讲了一番道理,但他心里总是不踏实。他知道今天八路军要来,便索性在孙屎根家等着。现在等着了,他也不说话。孙屎根倒问他:

    "大爷,你怎么也不睡觉?你也有什么不通吗?那天收白面,我不让你吊人,你说让我十五来给日本人说话,现在我来了,你放心吧,白面他拉不成了!"

    许布袋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等你们杀了日本,让日本回头再杀了我,这事就算完了!"

    孙屎根这时倒吃了一惊:

    "我们杀日本,怎么日本会杀你?"

    这时小冯插了话。本来在许布袋面前他不敢说话,现在看孙屎根回来,他又敢说话了。他说:

    "许大爷怕咱们杀了日本人,日本人找他要人杀了他!"

    孙屎根这时笑了,说:

    "大爷放心,我们不杀日本人!"

    许布袋问:

    "明天的仗你们不打了?"

    孙屎根说:

    "仗还是要打,但我们不杀他,我们要活捉!"

    许布袋说:

    "那还不是一样!"

    孙屎根说:

    "不一样。我们在咱村把日本人杀了,日本人也许会找你的事,但我们活捉他们,日本人就会找八路军,不会找你!"

    许布袋一听这话,才略略放心,说:

    "那你们可别杀人家!"

    这才摸出烟袋吸烟。

    这时孙荆氏已经做了几碗葱花绿豆疙瘩面条,端上来让喝。许布袋没喝。孙屎根和小冯一人喝了一碗,就出门走了,到村边毛豆地去隐蔽。路上孙屎根问:

    "那事你跟小得说了没有?"

    小冯说:

    "说了。"

    孙屎根问:

    "他干吗?"

    小冯说:

    "一开始不干,后来我给他十块钱联合票,他才答应干了。"

    孙屎根一笑。两人就钻到了毛豆地。这时毛豆地有个战士叫王老五的说:

    "队长,老趴在这里,胳膊腿不能动,憋球死了!"

    孙屎根说:

    "现在日本还没来,你动一动吧!"

    战士们才敢动胳膊腿。

    这时又有一个战士说:

    "队长,老趴这冷死了,让抽袋烟吧!"

    孙屎根说:

    "烟不能抽,别暴露目标,谁带着酒,喝口酒吧!"

    带酒的战士将酒传过来,大家轮流喝了口酒。

    五更天了,村里的鸡都叫了。接着村里响起几声狗叫。这时李家大院墙头上,翻进一个人来。给李家喂牲口的老贾,正对着墙根撒尿,半睡不醒的,突然见墙头跳下一个人,吓得尿也不撒了,拔腿就跑,边跑边喊:

    "有贼了,有贼了!"

    那贼上前抓住他,接着一把盒子抵住了他的胸口:

    "不准叫,再叫崩了你!"

    老贾马上就不叫了,刚才没撒完的尿,一下都撒到了裤里。但他的喊声已经惊动了睡觉的人,从各屋跑出一些人,李文武也披衣服起来了。那贼也不跑。等点着灯笼一照,原来是李小武的护兵班长老吴。李文武吃了一惊:

    "吴班长,黑更半夜的,你这是干吗?"

    吴班长说:

    "老掌柜,咱们屋里说话。"

    李文武就让吴班长进了屋,伙计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打着哈欠回屋睡觉,剩下老贾一个人在那里嘟囔:

    "就这一条裤子,尿湿了,拿什么换哪!"

    已故副村长路黑小家,这时也闪进一个人。由于路家没有头门,那人直接就到了窗下。接着轻轻拍了三下窗户。里边睡觉的老太太倒没害怕,因为儿子路小秃当着土匪,黑更半夜回来是常事。就点着灯,给开了门。进来的是识字小土匪,路小秃他娘说:

    "我的儿,天都快明了,你还来干吗!"

    识字小土匪背着一口袋面,笑嘻嘻地说:

    "大娘,当家的听说你把白面交了,又让我送回来一些!"

    老太太说:

    "我给你烧碗热汤吧!"

    识字小土匪经常代替路小秃到家里来,与老太太已经混熟了,老太太见他聪明伶俐,也很喜欢他,所以他来了也不拘束,说:

    "那就烧一碗吧,多放些辣子。半夜有些冷,你摸摸我的手!"

    老太太摸了摸他的手,果然冷凉。等热汤烧出来,识字小土匪捧着就喝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