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段 六○年随姥姥进城(6)

    曹小娥偷吃猪尾巴,被乱捧打死。自此,曹家父女名声扫地。曹成刚参加暴动,被孬舅关到五斗橱里,又出现曹小娥偷吃猪尾巴事件。据曹小娥事后讲,她偷吃猪尾巴,主要是感到自己怀孕了,嘴里老想吐酸水,想吃杏、李子等酸物,但现在到哪里去找李杏?这时她听说咬猪尾巴可以治流涎水,就产生偷猪尾巴的念头。其实这根猪尾巴,已没有猪尾巴的模样。那是苏联人当时要猪尾巴时,缴上去十根,被苏联人淘汰打回的一根,细小如黄毛丫头的小辫子,被当时的炊事员白蚂蚁挂在大伙房屋檐下,当一个食堂的幌子。曹小娥也当过炊事员,知道这里有一根猪尾巴,故而想偷。但猪尾巴挂了一年多,早已风干,收缩成一根干巴巴的柴草一样的小硬棍了。但曹小娥涎水不止,看到这样的猪尾巴,已经觉得是根人参样的宝贝了,想上去衔着唆一唆。红红的嘴唇,咬一根猪尾巴,也景象可现。至于她肚子为什么怀孕,怀的谁的孕,不得而知。按说她以前与孬舅过从甚密,应是孬舅的。但据孬舅说,自从撤了她的炊事员,自己取而代之,双方就无来往,加上怀孕的潜伏期,日子肯定不够。除了孬舅,村子里有力气干这事情的,已是不多。猪蛋倒是政变成功一段,取代孬舅当过一阵头头,吃了几天毛毛虫,是不是连头头的情人也给继承下来了,值得怀疑。马上有人站出来揭发,说亲眼看见猪蛋倒吊着大枪,去找过曹小娥。不过据袁哨分析,找归找,但与猪蛋一同政变者,即有曹成,曹成是曹小娥的义父;村里大姑娘小媳妇多的是,猪蛋兜里装着毛毛虫,如果想搞的话,什么人搞不到,何必非去搞老战友的女儿?大家觉得他说的有理,就把猪蛋排除掉。这时又想到小蛤蟆,处理政变时,他随韩来过一趟,小蛤蟆喜好此道,是不是他干的,也未可料定。但小蛤蟆喜好的是小羊,并不是女人。所以也给排除掉了。到底是谁干的?在捉住曹小娥之后,大家追查她这一点,比追查她为什么偷猪尾巴还要积极。但曹小娥是在偷到猪尾巴还没来得及用嘴唆的情况下被捉住的,所以两眼仍盯着猪尾巴,满脸干渴,口吐涎水,对肚子里到底怀的是谁的孩子,已经稀里胡涂。但既然被捉住,就不能稀里胡涂过去。孬舅精神抖擞,严加追查。心里当然还有些醋意。曹小娥这时孤立无援,他的爹爹曹成,正被关在五斗橱中。经孬舅一番盘问,曹小娥头脑越发胡涂,一开始是随口乱说,张三李四,村中所有的男人都说了个遍,弄得所有的男人都暴跳如雷,所有男人的老婆都上去抓自己丈夫的脸;后来又闭口不说,直到死,没有盘问出她肚子里到底是谁的孩子,就像当年大迁徙时瘟疫中的沈姓小寡妇,不知小麻子的爹到底是谁一样。这时袁哨总结道,看来一到瘟疫,一到大饥,一到灾害,就容易出些不明不白的孩子。袁对这桩事情,是有些幸灾乐祸。因为他和曹成,总有些面和心不和。盘问过曹小娥孩子,大家开始关心她偷的那根猪尾巴。这时大家又有些奇怪,大饥大灾之年,眼前有一根猪尾巴,我们怎么都给忘记了呢?但这时猪尾巴已被重新上台的孬舅给没收了,揣在了他的怀里。大家不敢责怪孬舅,又把怒气迁到曹小娥身上。都说这淫妇困难时期偷人不说,还偷猪尾巴,现又到处陷害人,留她干什么,活该用乱棍打死。接着一人发一声喊,众人一起上,可怜一如花似玉、屈生延津的美丽少女,就这样死在延津粗野的棍棒之下。孬舅还念旧情,要上前阻拦,但已经来不及,地下已变成一堆肉酱。看着肉酱,孬舅觉得可惜;但待去掏怀里的猪尾巴,孬舅更觉得可惜:原来风干的猪尾巴,现在一经胸中的热气,竟像古墓中扒出的死人,刚扒出头脸栩栩如生,一见空气和阳光,立即随风而散,成了一撮尘埃。现在留在孬舅怀中的,就是这样一条尘埃。孬舅大喊晦气,知其这样,不如早一点填到口中唆了它。

    乱棒打死曹小娥之后,大规模的饿死人开始了。村里到了最严峻的时刻。孬舅重新上台十天之后,人们不愿吃的糠麸也没有了,毛根草也没有了。大锅饭关张了,一天三顿没有炊烟。八九百口子人,嘴接起来没有三里长,也剩下二里半,一天三顿饭不沾牙,大家缩成一团,成了一群饥饿的殍鬼。食堂不开张以后,孬舅做的第一件事,是把五斗橱中的猪蛋、曹成、白蚂蚁、六指放了出来,恢复了他们的自由。他们从五斗橱出来,也成了四只不会迈脚步的缚鸡。十天下来,他们已被渴饿得头脑失灵,见了孬舅,早已忘记以前与孬舅的前因后果,阶级仇恨;看着五斗橱,不知自己如何被关到这里边,以为不是别人关的,而是自己喝醉酒爬进去的;现在把孬舅当成了来搭救他们、拯救他们于水深火热之中的阶级兄弟、好朋友。当然,他们每人先扎到臭水坑里饱饮一番,然后乱扯孬舅裤脚:

    “饿,饿。”

    孬舅兜头吐了他们一人一脸唾沫,骂道:

    “妈拉个×,你们也知道饿?现在你们还搞叛乱不搞了?”

    这时他们才恍惚记得自己似乎犯过什么事,好象搞过叛乱;但当时为什么搞叛乱,已经记不清了。但一齐顺着孬舅说:

    “不搞叛乱了。饿!老孬,赶紧让人到食堂给拿点吃的。糠麸也行,能吃糠麸,就是上天堂了!”

    孬舅:

    “糠麸?有糠麸我还不放你们!明白告诉你们,食堂关张了。你们也狗舔xx巴,各人顾各人吧。看你们各人折腾,也是个乐子。能找到吃的,算你们命大;找不到吃的饿死你们,也是活该,总不算关五斗橱关死你们,落到我手上四条人命!”

    猪蛋几个人这时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处境和待遇。四个人脸上都露出惶惑和凄凉。其它三个人,便开始埋怨猪蛋:

    “都是你搞的,让我们叛乱。现在落到这步天地。”

    猪蛋:

    “过去的事不说了,赶紧爬着去找吃的吧,不然停一会儿连爬的力气也没有了。”

    于是几个告别孬舅,像蝎子一样爬着身子,四处探头去找吃食。孬舅看着他们几个在地上爬,“咕咕”地捂着肚子笑,边笑边对身边的我说:

    “怎么样?好玩不好玩?”

    我却没笑,没笑并不是这情景不可笑,而是我也没了笑的力气。我说:

    “孬舅,我也饿得快这么爬了!”

    孬舅拍着我的脑袋:

    “不怕,不怕,你跟我到我家,我给你吃个东西!”

    一说吃东西,我浑身长了精神,便跟孬舅到他家。孬舅家孬舅母已死,家里一团杂乱,屋里一股溲猫癞狗的气味。到了他家中,屋里,他又问:

    “屋外没人吧?”

    我伸头看了看:

    “没有。”

    孬舅这时伸手到一个壁洞里,竟抓出一团发霉的生面。生面虽然发了霉,但它毕竟是面啊。我两眼放光。我到孬舅家,原来只指望能吃上一耳勺糠麸,就不错了,没想到还能吃到生面。我理解孬舅为什么现在还有精神“咕咕”地笑。孬从那团生面上,揪下了鸽蛋般大一团东西,递给我。我赶忙放到嘴里,面立即就化了。那时的感觉,如同现在饥饿时吃了奶酪、酥油、烤乳猪、屎壳螂等等,一进嘴就化。嗓子没觉动,就进了肠胃。立即,我就也有了精神,对着孬舅“嘻嘻”地笑。笑过,又涎着脸说:

    “再给我一块。”

    孬舅马上将面收回去:

    “一共就这么多,你吃光了,我怎么活命?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就不带你来。”

    不高兴地撅嘴,坐在那里。

    我忙不好意思地说:

    “那算了,那算了,孬舅别生气。”

    孬舅就不生气了,神秘地问:

    “味道怎么样?”

    我说:

    “不错呀。”

    这时又发生疑问:

    “孬舅,现在糠麸都没有了,这生面你从哪搞到的?”

    孬舅说:

    “你别管,反正有生面给你就是了。”

    这事直到现在我没有搞清楚,那时连糠麸都没有,孬舅从哪里搞到一团生面?叛乱之前,孬舅当头头兼炊事员,也只是吃个毛毛虫和西葫芦;后来叛乱,敌伪当权,一切皆无,现在如何又出来生面?这成了一个缠人、让人苦恼的难解之谜。孬舅当头头的才能我佩服,但在佩服之外,我更佩服这难解之谜。正是有了这难解之谜,孬舅给掐了一团生面,润了我的肠胃,我才活到今天。直到现在,有人常指责我像六指吞吞吐吐,不知所云,是个难解之谜。一听到这话,我脸红,不反驳,有时在特定的环境下,还会潸然泪下。这时我就想起了孬舅和那团发霉的生面。

    在我和孬舅偷吃生面的时候,村里人也有所发现,他们在糠麸之外,又发现一可以果腹的物品:地皮。什么是地皮?地皮就是大水退后留在地头地脑的大水冲积物,晒干成块状,里边是些草丝、屎沫和盐土。发涩、发咸、发苦、发甜、发晕、发蓝。为孬舅和我所不齿。但这物体救了不少延津人。没有这物体,就没有今天的延津。我们全是地皮的后代。地皮可吃到底是谁发现的,也成了难解之谜。但当时一天之内,村里大人小孩,都知道地皮可吃。大家争先恐后,跑着、跳着、蹦着、爬着、立着、走着,纷纷到地里去抢拾地皮。人多,地皮少,为争一块地皮,拳脚相加,死了几十人。那时的饿人单薄,不经打,几拳下去,不用出血,人就死去。不沾染地面,不影响其它地皮。抢到地皮的,就拼命吃,当时又撑死几十人。吃下去,愁肠百结,像吃糠麸一样拉不下来,憋死几十人。剩下的,地皮已被揭光,再无处可揭,瞪着两眼看着没有了皮的大地。不但没有地皮,树皮、墙皮也没有了。据说袁哨曾哭着说:现在有皮的东西都没有了,只剩下人皮。这时就传说有人吃人皮。做爹娘的,将孩子互换一下,把死孩子用坛子腌起来,慢慢吃。后来我就怀疑,凡是能从六○年坚持活下来的,必是吃过死孩子。我甚至怀疑我爹当时也动过腌我吃我的念头。一天他把我叫到跟前,絮絮叨叨地说,过去我给丞相捏脚时,他吃过猪尾巴,后来苏联人吃猪尾巴,然后两眼发直,紧盯着我看。盯得我发毛。我忙说,爹,爹,我没有长尾巴。后来爹叹口气,不再盯我。直到现在,一想起这一幕,我也感到后怕,脊梁发凉,出冷汗。我想这是爹思想激烈斗争的时刻。但他到底是我爹,最后竟没有像别的爹一样吃了自己的孩子。这不能不说是他老人家的非常人之处。

    地皮吃过,孩子吃过,延津开始批量死人。村中一批死一百○五人,死了七批。最后剩下几十人。整个延津剩下几千人。参加暴动的,猪蛋、曹成、白蚂蚁、六指,都死在第一批。猪蛋没说什么,临死时拿着一只袜子当烙饼,嘴里咬着说“好香”,目光光怪陆离。这时孬舅刚吃过拇指肚大一团生面,来到他身边。光怪陆离的猪蛋,看着精神不倒的孬舅,嘴角流涎,手点孬舅,嘴张了张,已说不出话。孬舅看他难受样子,说:

    “该走就走吧,别落得难受。你不说,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后悔叛乱了,对不对?”

    猪蛋摇摇头。

    孬舅:

    “恨我,对不对?”

    猪蛋摇摇头。

    孬舅不知他要说什么。这时猪蛋用力指了指孬舅心口,又捣了捣自己心口。孬舅突然心动,说:

    “你说咱俩是朋友,过心,不恨我,对不对?”

    猪蛋点点头,然后脸变笑容,撒手而去。这时孬舅一步冲上去,怀抱老战友的尸体,大放悲声,“呜呜”哭着流泪。他说:

    “除非上次我老婆死时,我才这么难受。”

    又说:

    “我以为朋友是朋友,谁知敌人才是真正的朋友。”

    白蚂蚁、六指,死时都原形毕露,委琐窝囊,说好死不如赖活着,说什么不头一批死,要拖到第二批,对批苦苦哀求。批奇怪:

    “你们不饿吗?如饿,不如早死,早死早不饿,早死早脱生。”

    白蚂蚁、六指:

    “饿也不想死,饿也不说饿,让我们拖到第二批。”

    批不耐烦:

    “让你们拖到第二批,你们又想第三批。定了的事,就不能打乱次序。再说你们一开头,别人怎么办?”

    然后不由分说,将饥饿不堪的白蚂蚁、六指收了回去。白蚂蚁、六指直到灵魂出窍,还以为是自已显出饿相,才被批收。所以嘴里喊着“大爷,不饿,不饿”,离开人寰。

    曹成死时,没怎么闹。只是流着泪说:

    “如果搁在三国,就是全国剩一碗饭,也得先给我端过去呀。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年年岁岁花不同。我无话矣。”

    然后蹬腿而去。虽然他话说得很有感情,但在大饥之年,人的感情都饥得粗拉拉的,没人有工夫听他的废话。所以,他事后说,他六○年死时,灵魂是孤寂的。

    第一批死光,开始第二批。因为大家都这么过,第二批后有第三批。早死晚死是一样,第二批已不像第一批那么啰嗦。第二批中有袁哨、沈姓小寡妇、白石头诸人。袁哨胖,死在最后。临死前,拖着一身空皮囊,在食堂后的空场上转游。想寻找一坨干屎,放到嘴里消化。但这时吃了死孩子的不拉屎,不吃死孩子的没得吃,哪里来的人屎?他找找无望,碰到已死的曹成的灵魂,也来这里转游,两人相见,都笑了。曹点着袁说:

    “上次苏联要猪尾巴,大食堂吃红烧肉,你差点撑死,拉屎蹲不下,就来这里转;现在饿得死到临头,又来转什么?”

    袁哨到底当过主公,不好明说自己转游是找干屎,只是说:

    “不如上次吃红烧肉时给撑死了,死了落个饱鬼;现在死了也成饿死鬼,下辈子脱生,也带个吃不饱的毛病!”

    曹抚掌大笑,点着手说袁哨胡涂。然后又趴到袁耳朵上密语。密语半天,密得袁哨似乎豁然开朗,连说:

    “知道了,知道了。”

    两人一齐说:

    “就等二十一世纪!”

    然后一同扯手,飘然而去。袁的空皮囊,就倒在食堂后的空地上。因这时饿得没有苍蝇、蚊子,无东西在尸体上下蛆,所以袁哨身体在太阳下晒三十天,没有变化,最后晒成一具木乃伊。三十天后,被人盗走。是吃是煮,不知用途。

    二批过后,是三批、四批到七批。七批过后,延津剩下两种人无死,一种是韩书记、小蛤蟆、孬舅之类。他们没有死,是因为他们都变成了炊事员。我因是孬舅的亲戚,捎带着也没饿死。第二类没饿死的,便是监狱里的犯人。犯人历来吃大锅饭,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外边的大锅饭砸了锅,但犯人的大锅饭仍保留着。虽然也有饿死的,但整体上,作为“犯人”,还保留了下来。所以我又怀疑,凡是能从六○年活下来的,要么是贵族的子孙,要么是“犯人”的后代。从此,我见了贵族和“犯人”,都格外地尊敬。因为他们毕竟是我们的前辈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