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段 大槐树下告别爹娘 然后

    二十年后,皇上朱元璋重游延津。这时朱头发花白,腿脚已有不便。这时延津已良田千顷,鸟语花香,人民丰衣足食,过着路不拾遗的太平日子。皇上甚感幸慰。他指着这一切对儿子说:

    “怎么样,二十年之前,到处是风沙和盐碱,饿殍遍地,民不聊生。只好用迁民的办法。不迁民就没有今天的鸟语花香。迁民是个好办法!”

    儿子忙说:

    “皇上圣明!”

    接着县官给皇上汇报工作。朱眼睛已有些花,戴上老花镜,凑到县官脸上看了半天说:

    “我记得二十年前不是你当县官嘛!”

    县官忙跪到地上说:

    “那是我父亲。”

    朱:

    “老人家哪里去了?”

    县官:

    “他已作古,临死时还喊‘吾王万岁’!”

    朱感叹不已。县官汇报,说二十年前从潞、泽两州迁民十万至延津。在垦荒、治风沙、烧碱煮盐、种棉纺花过程中,冻死、饿死、暴死、病死、打架斗殴死、无缘无故死的共六万。二十年后,延津变成这个样子。朱这时说,为了一个事业,总是要死些人。从长远观点看,死些人不要紧,死了还会生。现在已有多少人口?县官答,二十多万。朱拍了一下巴掌:这不结了!汇报结束,朱去参观古迹。中午吃饭时,朱突然问起迁徙途中几个熟人。县官答,大部分都已作古。问到孬舅时,县官:

    “孬老先生已经作古,临死孤身一人。”

    问到沈姓小寡妇,县官:

    “她老人家也已作古,留下一孩子小麻子,已长到二十多岁,在县城东街卖肉!”

    皇上这时有些感慨。突然又问起我,县官答仍在。皇上便想见我。县官赶忙派衙役去找。可惜那天我推着小车到外地卖碱去了,衙役们没有找到,回复皇上。皇上又感慨:

    “一个老朋友也见不到了。”

    又问:

    “他还是孤身一人吗?”

    县官:

    “是。”

    皇上:

    “应该关心他的生活,给他找个老婆。”

    县官忙说:

    “zh!”

    卖烧碱回来,我有了老婆。

    第二年生下孩子。孩子一岁会跑,两岁会说话,五岁会拾草,七岁会骂架。十岁开始在独轮车前牵一根绳,随我到外乡卖碱。人家问是哪来的卖碱的,小的倒着跟我一样的蒜瓣脚,代爹答道:

    “延津的,大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