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段 大槐树下告别爹娘(3)

    黄河波涛汹涌,迁徙第八十三天,我们到达黄河。在黄土高原的尘土里趟了近三个月,现在望见翻卷的黄河水,大家眼睛一亮,心头一热。马上就有人扔下铺盖卷,去弯腰喝水、洗脸、洗屁股。还有捏下身上的虱子、跳蚤、臭虫往水里扔,说:

    “看你再咬我!”

    曹成与众不同,不做这些琐碎小事,开始发表演讲,说:终于见到黄河。看到这黄河,使我想起那黄河。由说黄河,又说起迁徙。曹又大而化之地说:说到底,路途并不辛苦,沿途看看山,看看水,说说笑话,一天也就过去了。一天一天摞起来,现在也到达了黄河。说辛苦与可怕,都是后人猜测和描述的,看这黄河水。说完,低头挑自己脚上的水泡,准备过河。大家点头。说曹成这人纵有千般缺点,但他有一点还是不错的,就是实事求是。当然喽,也有不同意曹成说法的。比如,袁哨就觉得路途很辛苦。他身体过胖,平时走路一步三晃,气喘吁吁;踏上千里征途,每日都要走,好不容易走到黄河边,当然辛苦。白石头也觉辛苦,因为一刮风下雨,风雪交加,他的眼睛就看不清,像眼睛没有复明之前的瞎鹿一样,走路得拉着他爹白蚂蚁的衣角。现在看到黄河,眼前一片黄,什么都看不见,暗暗叫苦。瞎鹿一开始不觉辛苦,自老婆沈姓小寡妇怀孕以后,就觉辛苦。孬舅、猪蛋年轻力壮,又都当过屠户,不觉得辛苦,但两人过去都当过“新军”小头目,现在沦为一般流民,前些日子朱和尚又一时心情激动,任命瞎鹿为众人小头目,两人表面不说什么,但心里到底不很受用;两人背后滴咕,朱英明是英明,就是太爱激动,一激动起来胡乱用人,哪有不出错的?所以他们心情不畅,有心理负担,也觉辛苦。就这样,关于辛苦不辛苦,面对黄河,挑起一场争议。惟有六指手攥剃头刀,紧锁眉头,蹲在地上一言不发。猪蛋上去踢了他一脚:

    “六指,你怎么不说话?你表个态,到底辛苦不辛苦?”

    六指叹息一声:

    “辛苦不辛苦,哪在走这几步路。”

    “难道走路还不辛苦?你说,辛苦不在走路,在哪里?”

    六指指了指自己的心窝。接着,眼中滴下了泪。大家吃了一惊,这才明白六指怀有心事。说起来六指的心事也不大,无非因为一个柿饼脸姑娘。在潞、泽两州老家时,六指跟一个柿饼脸姑娘搞过对象。六指到柿饼脸姑娘村上剃头,剃着剃着,见柿饼脸姑娘流着鼻涕、赶着一群羊从剃头挑子热水锅前经过,两人四目相对,就产生了感情。当然,依我和孬舅、猪蛋、曹成、袁哨之流的目光看,柿饼脸实在不好看,脸长得小如柿饼,鼻子、眼、嘴挤到了一块,扯都扯不开,有什么看头,能产生什么冲动?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六指却认为柿饼脸好看,认为那张脸特甜,看到就感到心里放松和愉快,柿饼还不甜吗?皇上早起不就是吃个柿饼吗?见到对方就感到放松和愉快,世上这样的爱情也不多,于是大家理解,同意他搞。但两人的爱情,这时出现波折,柿饼脸她爹——一个老杂毛——不同意他俩搞。本来柿饼脸她爹要求不高,因为柿饼脸已年方三十二岁,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这时只要有人来搞,柿饼脸她爹都同意。为了表达自己对柿饼脸女儿的不满,每日让她放羊。但现在见放羊放出了爱情,有人追求柿饼脸,发现了柿饼脸独到的美,于是这老杂毛又拿了糖,反倒不同意柿饼脸与六指搞。说六指多一个手指头,与常人不一样,你虽然柿饼一些,但总是常人,何况还有独到的美,何必与一个非常人搞对象?这如何对得起柿家的列祖列宗?柿饼脸倒是与她爹不同,三十二岁的姑娘,没接触过真心爱她的异性,现在见有人诚心爱她,非常感动,于是从六指的多出的手指头上,也发现了独到的美。两人心心相印,无奈有一个杂毛爹从中作梗,只好每月阴历十五,在月光下、草垛旁偷偷相会。温存一番,感叹一番,接着两人泪水涟涟,相互看对方的泪脸。这时元灭建明,朱元璋新官上任三把火,要励精图治,搞迁徙移民。对朱的这一决策,六指衷心欢迎,愿意被迁,想借此与柿饼脸姑娘双双迁出去,摆脱老杂毛。柿饼脸姑娘一开始还不愿意离开故乡热土,六指说,这有什么不好离开的,在这不也是放羊吗?就是迁到延津再苦再累,有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每天喝口凉水也心热呀。柿饼脸姑娘被六指的话感动,于是就同意与六指双双迁到延津。可惜在大槐树下,迁徙的与不迁徙的,是按堆划分的,站东边的,就迁徙;站西边的,就留守原地。这时柿饼脸站错了队,站的是西边,于是就迁徙不了。本来就是站到了西边,只要想迁徙,跟朱元璋打一招呼,谈一下特殊情况,也不是不可以;比如有人惦记爹娘,朱还提议可以把爹娘带上;可柿饼脸姑娘一站西边,没等六指上去跟朱打招呼,老杂毛马上站了出来,对六指说:

    “这没说的了吧?如她站东边,我让跟你走;她站的西边,就该跟我回家。东边走西边不走,是皇上钦定的,你敢违搞皇上的钦旨吗?”

    说完,就把一步一回头、一回头一脸泪的柿饼脸牵回了家。弄得六指干瞪眼没有话说。本来六指赞成迁徙,是为了与柿饼脸在异地团圆,没想到一弄迁徙,倒是把他和柿饼脸分开了,一踏上征途,从此就异地千里了。这时六指躺到地上打滚哭,说:

    “柿饼脸不去,我也不去了,我也要留守原地。留守原地,还有希望有一天说服老杂毛;一迁到千里之外,不就一辈子再见不到柿饼脸了?我不去了,我也要站西边!”

    这时朱元璋翻了脸。说个人苦乐,不能影响事业和大局。迁徙是一个严肃的事情,不能朝令夕改,不能个人想怎么样就怎能么样。既然钦定东边走,你站在东边,就一定要走;只允许站西边的自动投东边,跟着迁徙,不能站东边的改西边,不去迁徙;迁徙中允许犯错误,但不能不迁徙。一个人不迁徙没有什么,但一放这个口子,许多人就会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跟着不迁徙,这问题就大了。你有感情纠葛,别人就没有了?你有未婚妻,别人还有老母亲呢!未婚妻丢了将来可以再找,老母亲丢了哪里找去?是未婚妻重要还是老母亲重要?丢下老母亲的可以去,你丢下一个未婚妻就可以不去了?不去也可以,立即就地正法,以儆效尢。六指,你愿意就地正法呢,还是愿意继续迁徙?立即就有军士上去,把明晃晃的大刀,架到了六指头上。六指看着大刀。思索一阵:跟着迁徙,就有头存在;不跟着迁徙,头就没有了;有头在,这辈子说不定还有一天与柿饼脸相会;没头了,登时就与柿饼脸阴阳相隔,永世不得相见;权衡半天,苦着脸像美国电视剧《老鼠与猫》里边的猫一样,点了点那灰色的头。接着,泪珠就像断线一样掉下来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黄河边。现在大家问辛苦不辛苦,六指自然不与大家搭话。因为他的苦与大家的苦相比,就不是一个层次了。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在一起如何有共同语言?大家明了这点,也就理解和同情六指了。连孬舅与猪蛋,也不再上去深究了。

    黄河波涛汹涌。泡沫拍打着岸边的黄土。河上无桥,几十万迁徙的人如何渡河,成了摆在面前的一个难题。何况这不是一条小河,宽阔得一直到了天际;何况不是小水,水里到处是波涛,是漩涡,而且水中有几十条势力,各自按照自己的意志野马般无规则流着,又相互绞杀在一起,人在它面前,如大水牛一泡尿中的小蚂蚁,搬土挖窝都来不及。朱骑着枣红高头大马,在河岸上来回驰骋,表情严肃,在指挥渡河。先扎竹排子,几十人上去,没走两丈远,被涛浪掀翻,人踪皆无,连个屁毛都没留;又打汽垫子,上几十人,这次倒是到了河中心,但一股猛流过来,如一把利剑,将汽垫子穿破;汽垫子一破,立即成了一片破布,人立即旋转着遭了灭顶之灾;再用羊皮口袋,这是我们潞、泽两州过黄河的办法;但这办法在家乡行,在这里不行,口袋下去,走两步,立即被旋涡刮到了无底深渊。从早上折腾到晚上,无一人渡过。众人只好歇息到黄河岸边。第二天又试,仍有几百人死于水底;第三天,又几百人。这时弄得无人敢再登船,无人敢再涉水。朱元璋也不骑马了,背着手,在岸边来回走,愁眉不展,与人也不说话。到了第四天,愁得头发白了鬓头;第五天,全白了。朱感叹:

    “过去说伍子胥过韶关,李自成过黄河白了头,我不相信,现在信了。李过黄河,白头能让黄河结冰,我白了头,黄河如何不见动静?”

    这时胖头鱼一班人进了中军帐,报告说渡河得抓紧想办法,不然民心有些骚动。多日宿在河边,止步不前,容易出事。民不怕累着,就怕歇着,一歇着就无事生非。吃饱撑着,就要找事由。几十万人,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对着黄河一筹莫展,如有几个捣乱分子振臂一呼,民众发一声喊,队伍不要散摊,各自呼喊着解散了?队伍只要一解散,散了的民心,如同泼到地上的水,如何可以再收起来?大家解散,各奔东西,民众大迁徙的宏图岂不泡汤了?励精图治的治国之道不也跟着灭亡了?事情败了事小,皇上因此威望受损事大。新官上任三把火,谁知是三把屎,今后说话谁还会听?谁还拿你当人?说话不听,不拿你当人,你皇上还如何可以做得成?从目前情况看,黄河边的流民已人心浮动,三五成群在议论什么,得抓紧想办法。朱听到后也十分警觉,但面对黄河,它又不是人,不听人的话,如之奈何?所以只是更加着急而已,在地上来来回回走。头发更白了。接着继续往下白,连胳肢窝里的腋毛都白了。正在喘息无奈处,突然中军帐闯进一个人,纳头便拜,说:

    “皇上,你不用着急,过黄河我有办法!”

    朱吃了一惊,接着大为高兴,说:

    “你是谁?你有什么办法?”

    地下人抬起头,原来是六指

    朱这时有些怀疑:

    “原来是六指,你一个剃头的,能有什么办法?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军机大事,胡闹不得,欺骗皇上,是要杀头的!”

    六指:

    “事情办不成,我情愿杀头!你只管明天把队伍集合到黄河边就是了!”

    朱仍半信半疑。但事到如今,他自己除了白头,没有别的办法,也只好让六指试一试。这时六指又说:

    “但事情办成,皇上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朱:

    “什么条件?你说!”

    六指:

    “如我把人马渡过黄河,请皇上恩准我不去延津,让我仍回家乡去找柿饼脸”

    朱又有些犯犹豫。这时胖头鱼说:

    “皇上,别犹豫了,准了他吧。失去一个人,渡过几十万,这个帐还算不过来?”

    朱想了想,说:

    “按说迁徙途中,一个流民都不能回头,否则乱了纲常。不过你既然能立大功,准你一个,想来众人也不会说什么!”

    就这样,双方敲定。第二天,朱准时将所有几十万流民集合到黄河边。风吹着旌旗,黄河水仍在翻腾。六指已早早在水边站着。朱:

    “六指,人齐了,看你的了!”

    我、孬舅、猪蛋、曹成、袁哨、白蚂蚁、白石头父子,都对六指有些担心,担心他说大话,兑现不了被皇上杀头。这么宽这么汹涌的黄河,皇上都对付不了,哪里差一个六指?没想到这时奇迹出现了。六指举起自己右手的六指,接着埋下头,拼命往自己指头里吹气,这时第六个无用的指头,竟被越吹越大,越长越粗壮,最后吹起了一个擎天柱,一条巨龙,充斥天地之间。朱、所有众人都看呆了。猪蛋:

    “想处这么多年。没想到六指还有这本事。”

    六指的本事还在下边。接着他把六指往对岸一甩,勾住了对岸一棵千年老树,接着使劲一拉,河这边的天地,与河那边的天地,在向一起合拢。波涛汹涌黄河,在一寸寸缩小。天地崩裂,乱石穿空,渐渐,黄河成了一条小地缝,无非在往外涌泥浆。这时六指大喊一声:

    “快过!”

    众人这才惊醒过来,朱也惊醒过来,跃马挥鞭:

    “听六指的,快过!”

    众人拖儿带女,纷纷跑过了地缝。等众人全过去(包括几十万流民、军士、和尚、朱),这时六指把指头慢慢往回松,又是天地崩裂,乱石穿空,地缝又渐渐扩大。十分钟后,又成了一条波涛汹涌的大河。六指收回手指,大河把我们与六指,隔在了河两边。这时六指的六指渐渐缩小,又还原成右手上的一个小肉芽。众人向河那边纳头便拜:

    “神人,真神人也!”

    猪蛋:

    “不知六指有这本事。过去我老欺负六指,六指不吭;现在看来,他是让着我!”

    曹成汗流浃背:

    “过去我当丞相时,让六指搔背。现在看来,实在是危险,属于我不自量!”

    皇上朱也呆了:

    “神人,神人,早知如此,我提拔他当小头目了!”

    六指不管河这边人议论,向朱作了一个揖:

    “皇上,咱有言在先,我告辞了,去找我的柿饼脸去了!你多保重。”

    接着转过身,一溜烟去了。渐渐成了一个小黑点,接着什么都看不见了。六指看不见,众人这边还在愣着。等军士皮鞭落到头上,才惊醒过来,扭头继续赶路,重新开始流民生活。当然,从此路上一个月的话题,都是在议论六指。连皇上也不在话下了。皇上朱都有些恼了,后悔当初不该用六指,现在弄得他有些功高盖主了。还有些人家的黄花姑娘,都怪自己有眼无珠,没有早一些发现六指,没有以身相许嫁给他。如早嫁他,成了自己的人,何让他再回头去找一个柿饼脸。

    但队伍走了一个月,六指又出现了。衣衫褴褛,手持剃头刀,又恢复到以前六指的模样。众人有些吃惊,问:

    “六指,你怎么又回来了?没有找到柿饼脸吗?”

    六指倒到地上尘土里打着滚哭。嘴里喊着: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

    原来,等六指赶回潞、泽两州老家,柿饼脸姑娘已经变了心,嫁给了一个卖屎壳螂的土财主。本来财主是不要柿饼脸姑娘的。财主都当上了,什么姑娘要不到,何必要一个柿饼脸?但当他听说柿饼脸被人发现了独特的美,并与人有一段生离死别的故事时,不由动了好奇心,便让人将她带来看看。一看,他也对了眼,也发现柿饼脸上有一种独特的味道,于是二话没说,纳她做了小。

    众人问六指:

    “你没找到柿饼脸吗?”

    六指找到了。但现在的柿饼脸,已不是以前的柿饼脸,她也变了心。看来,耐心等待过去的爱情,一成不变的姑娘,只是一种神话。她对六指说:感谢你六指,又来看我,并感谢你发现了我独特的美。不可否认,我与你共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但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一切往前看吧。过去你发现我独特的美,我感谢,现在又有人发现我独特的美,发现者就不是你一个人了。有两个人发现,一个是屎壳螂财主,一个是穷剃头的,我当然嫁屎壳螂。这一点请人理解。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你一来,又搅乱了我的心。你走吧六指,我不要再见到你,让我安安静静过日子吧。说完,抽抽泣泣哭了。就这样,六指又回来了。

    众人大怒,骂柿饼脸变心,骂屎壳螂混帐。孬舅当时就说:

    “照我过去的脾气,挖坑埋了这对狗男女!”

    也有骂柿饼脸她爹老杂毛的,说必是他从中间作梗、作怪,才出现这样的结局。但六指抽泣着说:

    “不怪他老人家,这次他倒挺好,把我拉到屎壳螂家的羊圈里,劝了我半天。主要怪柿饼脸!”

    众人说:

    “既然怪她,就不要理她了。你有天地般的本事,还愁找不到一个姑娘?”

    流民中有许多待字闺中的人家,现在听说这种情况,都很高兴,都托人来与六指说媒,想将女儿嫁给这皇上都敬佩的神人,顶替柿饼脸的位置。连宰相王八都动了心,托皇上朱亲自做媒,想将女儿小王八嫁过来。无奈六指痰迷心窍,这么多大家闺秀,他皆看不上眼,心里仍在惦记那个变了心的柿饼脸。丢了的马大,走了的“妻”贤;柿饼脸越是变心,六指倒越觉得她可爱。特别他与柿饼脸曾在老家的谷草垛里温存过,现在想起那温存,更觉缱绻,以为这温存,这缱绻,定在别的女人身上得不到。白天没精打采,夜里唉声叹气,一个人在那里打滚。见他每日这样,曹成、袁哨倒有些看不起他,告诉他;

    “六指,你要这样,就显得没出息,没见识了。你以为世上只有一个女人好?我们以前做官为宦时,接触的女人多,表面看,女人有差别;真是一到夜里,灭了灯,天下所有女人都一样!”

    六指不听,仍是唉声叹气。一次想起谷草垛,又到伤心处,禁不住叹息道:

    “想我六指,有拉动天地之力,倒拉不动一个女人的心,这世界也真是日怪!”

    说完这话,又痛哭了一场。一哭一夜。众人劝也劝不住,都有些急了。但自哭这一夜,他从此不再提柿饼脸,渐渐恢复了正常,和常人一样行军走路,翘着六指,攥着剃头刀。众人见他恢复了正常,也都放了心。只是偶尔有人逗他玩,让他再吹一下六指,拉一下天地;他倒真吹过两次,但都没有出现奇迹。仍是一只小肉芽,在那里端坐着。见他不再出现奇迹,从此众人不再理他。许多待字闺中的人家,见他又成了一般常人,不再出现奇迹,也就不再将女儿嫁他。女儿本来要嫁非常人,现在你又成了常人,常人到处都是,你还多了一个六指,保必要嫁你?大家想起以前,还有些害怕,幸亏当时没有一时冲动,将女儿嫁他。如此议论纷纷,很快又恢复平静。

    流亡队伍,又开始正常地平静迁徙。皇上朱又开始耀武扬威,骑马在队伍前跑来跑去,旁边跟着胖头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