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 在曹丞相身边(6)

    丞相与袁绍果真闹翻了。据给丞相捏脚的白石头说,其实闹翻的起因非常简单:不是因为通敌不通敌,而是因为县城东街一个沈姓寡妇。一开始我不相信白石头的话,这么大的人物,会因为这点小事闹翻吗?曹丞相还会骗我们吗?必是因为通敌,牵涉到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复杂背景。白石头自己无知,在那里瞎说,谈自己不懂的东西,他不配给丞相捏脚。但等到一千多年后,我与曹成、袁绍成了哥们,共同沦为大槐树下迁徙出去的移民,一次在迁徙途中小憩,解开手,解完手,我们一块坐在太阳下捉虱子,这时旧事重提,我又问起当年他们在延津闹翻的原因,两人都不好意思地说:xx巴,因为一个寡妇。我才恍然大悟,与他们抚掌而笑。这时曹成语重心长、故作深沉地说:

    “历史从来都是简单的,是我们自己把它闹复杂了!”

    我一通百通:

    “是呀,是呀,连胡适之先生都说,历史是个任人涂抹的小姑娘。”

    曹、袁都佩服胡的说法。袁说:

    “什么涂抹,还不是想占人家小姑娘便宜!”

    曹问:

    “胡适之是谁?”

    我搪塞:

    “一个比我早的写字的,女的,差点缔造一个党。”

    他点点头。又说:

    “当然,有时也容易把庄严的历史庸俗化。譬如你!”

    我惭愧地一笑。

    沈姓寡妇很年轻,二十一二岁吧,细长的身条,眯细眼,一笑露出一对小虎牙。当初我给丞相捏脚时,一天深夜,曾经见过她一面。她为什么成的寡妇,丈夫是病死的,还是被毒死的,是自杀,还是他杀,是图财害命,还是奸情所致,这一切我都不得而知。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成了寡妇。她一进来,丞相就让我出去说:

    “捏了这么半天,你也够累的了,下去歇息歇息去吧。”

    我看了沈姓小寡妇一眼,就下去了。临出门,还懂事地将门给他们带上了。说心里话,当时我对沈姓小寡妇的印象不是太好,眼睛、鼻子,都没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我觉得她除了蓦然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时还可爱一些,其余就只是一个一般妇女了。但据说曹很喜欢她。我不知道这喜欢的原因。一千多年后,我多了一些见识,看了中西许多与大人物相好的妇女照片,都没看出什么名堂,觉得并不是个个漂亮,大部分长相一般。这时我才发现错误不在曹、拿破仑、希特勒、墨索里尼、肯尼迪、艾森豪威尔身上,而在我的眼光。我对女性的欣赏及使用,还仅仅停留在十分浅层的认识上。只知道看看脸蛋、摸摸手、问问“你多大了?”之类,没有一个整体的把握。我在这个问题上,也只是停留在萝卜白菜的层面上,属于“温饱”型。我有眼不识美女。也许沈姓小寡妇是心灵美呢?不然丞相怎么喜欢她?丞相是随使可以喜欢什么人的吗?据说那次检阅,丞相先天夜里闹得长了,第二天起不了床,让别人假装他检阅,这天夜里在丞相房中的,就是这个沈姓小寡妇。沈姓小寡妇跟丞相相好,我们延津所有人都没有非议。我们也觉得这样挺好。这不是一般的偷鸡摸狗,龌龊卑下,这是和丞相。就好象大家在一起开大会,一般人在会场上走来走去乱放屁肯定引起大家的厌恶,但大人物在讲台上边讲话边走来走去甚至走到台下来放屁,却证明着他的一种随和,我们不但不怪,反倒与他更觉得亲近。何况沈是寡妇。寡妇有几个是正经的?就是行为正经,心里也不正经吧?没见一个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很走红的女写字的,在一部很流传的小说里,还写过“寡妇梦见个xx巴——想好事”的词句吗?不正经是正常的,正经倒是奇怪的甚至是有什么毛病。既然反正是不正经,何不与丞相?世界上成千上万的妓女一辈子忍受屈辱,死后无声无臭,一张破席裹巴裹巴就扔到野地里喂狗去了;但几个与大人物相好的女人,却青史留名,被后人敬仰,世界各国还将她们的事迹改编成电影电视连续剧。看了这样的电影电视连续剧,我心中除了替她们高兴,还突然会产生一种惴惴不安的心情:看来不是不找人,关键是找什么人;如果世界上的妇女都想青史留名,世界不也要乱套吗?人类的领袖们也会吃不消吧?当然,世界不会这样。就是这样,也可能更不乱套更加安静更加安祥更加文雅社会会因此更加安定。从这点出发,我对沈姓小寡妇相貌的感觉只是一种偏见,说到底她的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印象到底留在了我的心中。直到现在,一见到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的女人,我立刻由衷地生出敬意。哪怕她是一个捡破烂的老太太,看她现在捡破烂,脏兮兮的,安知她当年风华正茂花枝招展时候,没有和曹这样的大人物同枕共眠过?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无端地看不起陌路人或故意在人家面前摆架子,实在是一种无知和肤浅,起码欠缺厚重和历史感。证明:小子,你还年轻得很吶。

    曹丞相与袁绍闹翻的起因,就因为这么一个沈姓小寡妇。沈姓小寡妇出入曹府三月,袁绍才见到沉。那天曹请袁吃红烧四眼狗。吃着吃着,曹让沉出来给饮者起舞助兴。沉道了一声“万福”,就跳了起来。如果单是跳舞,一曲终了,沉下去,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世界太平,阳光普照,延津几十万民众继续过太平盛世。没想到沈在一曲终了,就要下场之时,回眸笑了一笑。沉一笑,就把延津几十万民众推到深渊和水深火热之中去了。她一笑露出两只小虎牙。这两只小虎牙被正在拿草棒剔牙的袁绍给看到了。袁本来没有注意眼前的舞女,喝酒就是喝酒,吃狗就是吃狗,跳舞的多了,能一个个都注意到?但在他剔完牙啐吐被剔出的肉沫和肉丝时——也是合该出事,他偶尔抬头,与沉的目光碰到了一起,接着就看到了她的两只小虎牙。袁跟我一样,这两只小虎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心里就一颤。也是酒喝多了,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可惜沉很快扭转屁股下了场。袁吃完烧狗,喝完酒,晕晕忽忽回了自己的军营。回军营以后,倒头就睡了。第二天早起酒醒,又猛然想起那对小虎牙。清醒状态想起某人,与晕忽状态不一样,心里“激灵”一下,于是一天的事情再干不下去。到了晚间,便让手下侍卫打听沈的下落和出处。侍卫打听完,回来禀告,说沉是县城东街一个小寡妇。一听是延津小寡妇,袁大喜。如果小虎牙是曹的小妾或近身丫环,袁只能望洋兴叹,可望而不可即;现在只是街头一个小寡妇,你拿得,我也拿得。于是当天夜里,便让侍卫到县城东街把沈姓小寡妇接来;当天夜里,便同枕共眠。据说,沈姓小寡妇像伺候丞相一样,对袁也没半点推辞,只是袖掩羞面,半推半就,就让袁入了港。没有反抗和踢踏动作,正在跟丞相好,又跟袁好,说起来有些解释不通,我想沈对袁也没有推辞的主要原因,还是虚荣心太强。她同时与两个大人物好,大概是想名垂青史两次吧。但她像古希腊古罗马许多美丽的妇女一样胡涂,她不知道这样容易引起特洛伊战争。头发长见识短,只顾自己一时快乐,不管人民的死活。当曹丞相知道袁也在和沈姓小寡妇来往,立即大怒,怪袁不讲朋友交情,不懂做朋友的道理。天下女人多得很,天涯何处无芳草,我曹爱了一个小寡妇,你袁就再找不着一个小寡妇了吗?我找她,你也找她,这恐怕不完全是针对一个寡妇或妇女,而是针对曹,是故意挑衅不能只简单地看作是一次性骚扰,而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政治行为。政治家与政治联系在一起,事情本身的性质就起了变化。既然是一种政治态度,曹当然不能退让。不但曹不退让,曹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我们这些听了六指(又给丞相剃过一次头)和白石头传达而得知这件事的人,都感到是一种奇耻大辱,都感到不能退让。于是在第三天晚上,曹让自己的侍卫把沈抢到了自己府上。曹再见到沉,立即怒目圆睁,往桌下扔了一张竹牌:

    “大刑伺候!”

    还没容沉说出一句话,大刑就把沈给刑昏过去了。袁不是喜欢你的小虎牙吗?曹便让侍卫把沈的小虎牙拔了下来,扔出去喂猫;然后将沈打入冷宫,永不与她相见。袁与沉玩了两夜,觉得沈功夫果然不凡,愈加喜欢,第三天夜里又派人去请,侍卫空手而归,说曹已将她请去。请去就请去,你请得我也请得,大家平等,先下手为强,袁只是摇头感叹,怪侍卫们没有早去,但并没有放在心上。明天早点去请就是了。于是在小厮中挑了两个清秀的,随便出了出火就睡下了。没想到半夜突然来了个消息,说曹丞相对沈大怒,打昏过去,又将虎牙拔下。袁也立即大怒,这不是针对我而来的吗?你占得,我也占得;我占得,你又来占我没生气,倒是你先占我后占你不觉沾了便宜倒是生气拔牙,怎么这么心胸狭窄容不下事?连一个女人都容不下,何况天下乎?可见只是一个赳赳武夫,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人。我兵四十万,他兵二十万,我还与他联合干什么?联合打刘表,我人多一倍,别说打不败刘表,就是打败刘表,功劳又该如何算呢?胜利果实又该如何切割呢?一个女人都不可切割,何况天下?于是起了歹心。袁起歹心,曹也很快就知道了。于是双方都放下打刘表不提,开始各自备战,先剪除异己再说。曹趁着赈灾义演,就给我们做了战前动员。摊上这样的事,我们把肚子饿都忘了。袁绍抢了曹丞相的小寡妇,就如同抢走了我们自己的女人。何况丞相在讲话时,按下自己的痛苦不说,只说袁绍对我们大家如何坏,如何抢我们嘴里的粮食吃,如何使我们有了春荒,如何对我们背信弃义。曹不提自己的痛苦,只能使我们更加感动,更加爱戴他;袁绍除了蹂躏我们百姓,还对丞相的小寡妇无礼,更激起我们的愤怒。他连丞相都敢非礼,何况对我们?肚子饿算什么?君子固穷。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于是大家立即义愤填膺,认真在村西大路上操练起来。一条疲沓的软虫,又变成一条生动威武的活龙。连猪蛋、孬舅都重新抖擞精神,在队伍旁厉颜厉色地睁着各自的大眼灯。我们时刻准备着,准备跟着丞相打仗。我们通过猪蛋、孬舅一级级传上去,表达我们的决心:丞相,不要怕,一个xx巴袁绍算什么;头可断,血可流,壮志不可丢;别看他人比咱多一倍,只要一开仗,谁胜谁负还两说着呢;出水才看两腿泥;不要怕没粮食吃,春荒只是暂时的,麦子马上就要黄稍了;我们兵强马壮,敌人闻风丧胆;我们固若金汤,敌人久攻不下。据正在给丞相捏脚的白石头给我说,当时曹收到一大摞这样的决心书,真是感动得哭了。当时就不让白石头捏脚了,流着泪说:

    “生我者,民众也。”

    我们听了曹的话,当然也很感动。感动之下,更加加强备战。最后弄得万事齐备,只等曹一声令下了。但就在这时,曹做了一个让我们延津人非常失望的举动。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在就要与袁军交战的时刻,曹一反他平时的英雄行为,带着他的二十万大军,悄然撤退了。准备了半天,原来并不与袁绍交火。他一走,把我们延津,全部让给了袁绍。我们知道后,都感到大惑不解。丞相,你这是怎么了?你害怕袁绍了吗?如果不怕袁绍,又何必这样呢?这成了延津人困惑不解许多年的一团乱麻。直到一九九二年四月六日,我到位于北京白石桥附近的北京图书馆的纸堆里去寻找故人,寻到这一段,方才明白丞相当时的心意。(丞相,久违了。)在当时,本来,丞相是要决战的,后来突然又决定不决战。为什么呢?在一次曹府内阁会议上,丞相一边“吭哧”地放屁,一边在讲台上走,一边手里玩着健身球说:

    “活着还是死去,交战还是不交战,妈拉个×,成问题了哩。有的说可以交战,有的说不要交战。an,哪到底交战还是不交战?这xx巴延津成事了哩。交战不交战,是个骨气问题;交战不交战,现在又有什么意义了呢?an,真为一个小×寡妇去打仗吗?an?那是希腊,那是罗马,我这里是中国。这不符合中国国情哩。有道是,能屈能伸是条龙,一根筋到底是条虫。我们是龙,还是虫,考验就在这里了。有问题、有困难是坏事,谁也不愿遇到困难和问题。但问题和困难,也给我们提供一个提高自己、锻炼自己能力的机会哩。不为小×,那么什么交战哩?an,我倒弄不明白了。为了延津吗?an?如果是几个月前,这里物茂粮丰,交战一场,占了它,值得;现在呢?青黄不接,饿殍遍地,an,争夺它到底又有什么意义呢?an,它已变成了一个包袱了。an,我们还要争夺包袱吗?an,就这么定了,说不交战,就不交战;说不跟他打,就不跟他打。他来,我们走,把这个包袱让给他!an,一个小×,拔了两只虎牙,成事端了哩!”

    丞相一席话,引起内阁中诸大员“嗡嗡”一阵议论。接着,大家跟着丞相想通了,起了笑声,纷纷说“小×”“小×”,笑声皆是“嘿嘿嘿”,而不是“哈哈哈”,气氛活跃起来。当然,这是内部决策。外表上,丞相仍做出伤心、不忍离别延津的样子,做出无奈的神情。民众听说曹要走,知道的,不知道的,都半夜起身,打着火把相送。都哭着说:丞相,你不要走,你不要怕袁绍,我们跟上你,定能打败他灰孙子。你这一走,岂不是把我们给闪了?曹这时真感动了,一个个摸着我们“新军”的青头皮,边流泪边说:

    “我知道大家不怕袁绍!我知道大家也知道我不怕袁绍。可是,我考虑再三,不能开战。一开战就要死好多人。你们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中间有妻室的人,我宁肯自己受气,也不能让民众吃亏!”

    大家这下明白了。丞相所以要撤,还是考虑我们。我们因此更加感动。纷纷喊着:丞相,你不要走,你留一留,我们不怕死;只要跟着你,死也心甘。丞相说:当然你们可以那么想,但我不能那么做。我也是有老有小有妻室的人,要死我先死。大家说:丞相,我们先死。大家与曹丞相,抱头痛哭。丞相与民众的泪,流在一起。火把遍地,哭声震天,我想,单是这火把,这哭声,也能将袁军摧枯拉朽,丞相,你为什么要走呢?

    丞相走了,摸着我们的青头皮。

    丞相把捏脚的白石头带走了。白石头他爹以为丞相这么一走,再也回不来了;丞相回不来,白石头也就回不来了。于是躺在地上尘土里打滚,哭着不让白石头走。这时丞相站在村头粪岗上说了一句话:

    “大家放心,我们是要回来的,等麦子熟了,我们是要来吃白馒头的!”

    给了大家一个希望。大家才止住哭,白石头他爹才从地上爬起来,坐在土窝里揉眼睛。大家才让曹丞相带着兵马走了。

    但曹丞相把拔掉小虎牙的沈姓小寡妇给留下了。说:

    “有情有义,买卖不成仁义在。袁绍喜欢,就留给他。”

    于是就给沉放了监,开了锁,给了她一身干净衣裳,让她洗洗身子,换上。留下。丞相如此宽宏大量,又令我们感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