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 在曹丞相身边(5)

    我们突然感到粮食的短缺。我们延津主产什么粮食?延津虽然土地瘠薄,但土质结构也复杂,适宜多种作物生长。主要作物有小麦、大麦、红薯、大豆、玉米、谷子、水稻、花生、棉花、芝麻、油菜、苹果、杏子、红枣、蜜桃等。主要特产有酸枣、枸杞、红花、金银花等。延津还出产一种四眼狗,脑门上两个白点,十分好玩,也十分凶猛,将爪子搭在人肩膀上同行。凡是从延津路过的人,都想买一只这样的狗。

    不过自曹丞相带部队来延津以后,人狗相处,不如人人相处来得融洽,四眼狗敌我不分,屡次咬伤曹军士兵,半夜将爪子搭在士兵肩膀上走路。后来这种狗被消灭大半。所幸在一次招待袁绍的宴席上,上了一道四眼狗菜,丞相随意夹了一筷子,吃后觉得不错,才问为什么打狗,这样的狗还要打吗?四眼狗娃才被保留下一部分。曹军开到延津二十万,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人吃粮食是大事。几个月下来,家家户户普遍感到粮食短缺。人马鼎沸、事业兴旺是好事,但人马都要吃粮食和草料,这是我们始料不及的。曹丞相带人来解救我们,我们从心眼里感到高兴。曹为人随和、慈祥、不沾处女,我们爱戴他,称颂他,在我们爱戴他称颂他时,我们忘记了他也是一个人。就像我们从来不敢想象许多伟大的人物也要拉屎撒尿一样,我们也忘记了曹也要吃饭,还带来二十万人。何况我们现在也一个个加入“新军”操练,不大生产粮食了。坐吃山空,岂有不吃啃到尽头的道理?大有大的难处。曹丞相把我们这些胡涂愚昧的人带进了一种大事业,使我们人人都成了英雄,变得只关心大事,一切大而化之,不计小节,没想到这种大事业也让我们作了大难。过去作难无非是小门小户,婆媳吵架,兄弟斗殴,大不了喝瓶农药,跳井,抓电,死上个把,现在当几十万人都面临粮食短缺时,我们可有了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措。如果我仍呆在曹的身边给他捏脚,我不会感到这一点,仍可以每天吃啃曹啃剩的兔脚,家里俺爹也有猪尾巴嗍,不会挨饿;现在离开了曹丞相,整日在“新军”中操练,我也感到了肚的饥饿。记得一位当代写字的朋友告诉我,他十八岁之前,从不知道吃饱饭是什么滋味。他不知道,谁又知道呢?我不敢责备丞相,我只敢责备粮食。粮食吃尽,就吃树皮、草根。曹军军粮无处征,开始逮蚂蚱、罗锅充饥。这下四眼狗彻底给消灭了。你还扒不扒人肩膀、与人近乎不近乎了?我们整日吃树皮草叶子,训练也没了力气。“新军”变成了一条疲沓不堪的软虫。连凶猛可以杀倒畜生的猪蛋和孬舅,也饿得剩下了两只大眼灯。壮观的检阅和全地球的大火哪里去了?粗犷剽悍的哥萨克哪里去了?是曹丞相重要还是春荒重要?我们都盼着早点送走春荒,迎来小麦、大麦、红薯、大豆、玉米、棉花、还有土豆、枸杞,这些收获的季节。当我们饿着肚子的时候,我们对丞相、刘表、敌人、政治都失去了兴趣。从本质上讲,我们毕竟都还是见利忘义的小人啊。

    最后还是曹丞相救了我们。他念民众于水深火热之中,开始开仓放粮,赈济灾民。接着,他又走出丞相府,亲自来到我们中间,给我们做了一番政治报告。据说为出不出丞相府,他和干瘪总管争执半天,直到丞相发怒:“你要使我脱离人民众?在这种关键时候!”干瘪老头子才放他到民间。他来到民间,就起了来到民间的作用。这作用是别人所不可替代的。不说别的,单是看到曹丞相,能见一个真人,就够我们激动半天的。立刻,我们精神陡增,从一条疲沓不堪的软虫,又变成剽悍粗犷的巨龙和哥萨克。人山人海中,“丞相万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丞相笑眯眯地向我们招手,接着又把赈灾粮食搀精神做了一顿稀粥,让我们每人捧一碗。“稀溜稀溜”地喝。喝完一碗,可以再盛一碗。一边喝粥,他又让身边的丫环仆女,随着瞎鹿的乐器伴奏,翩翩起舞,给我们做赈灾义演。先演如何化精神为粮食,化腐朽为神奇,不吃饭也能度荒;二演如何精诚团结,团结在丞相周围,为一个大目标奋斗。奋斗出来,就有好日子过了,到处是粮食,遍地是牛羊,有的是花不完的金山银山。义演中间,丞相走上舞台,发表讲话。这讲话令我们很吃惊,也很振奋。立刻,我们就把饥饿忘记了,又记起我们是身负重任、天下皆在我身的人,不是稀里胡涂过日子、只惦着柴米油盐没有开化和觉悟的老百姓。这是丞相到我们这来和没到我们这来的区别。丞相讲话从来没有废话,而是家常里短,通俗易懂。和我们老百姓一样,嘴上时常吊着xx巴。这不但没有使我们失去对他的尊敬,反倒觉得他和蔼可亲。他宣布一个消息,现在我们面对的敌人不是饥饿,不是刘表,而是我们身边的袁绍。

    “an,xx巴袁绍,an,要搞内部叛乱,有通刘表的嫌疑。an,我们请他打过猎,请他吃过四眼狗,an,没想到他小子忘恩负义,要联合刘表,共同屠杀我们。an,表面的敌人是不可怕的,内部的敌人是难以预防的!我考虑再三,an,攘外必先安内,an,我们可以先不打刘表,但必须先消灭袁绍!an,不消灭袁绍,an,他投敌叛国与刘表勾结,消灭刘表又从何谈起?袁绍这xx巴玩意儿,简直比刘表还坏,姓袁的没有好人!”

    又说:

    “我们为什么没有粮食吃?为什么闹春荒?an,也是因为xx巴袁绍。曹军二十万,an,袁军四十万,an,这xx巴玩意,多吃了咱一倍的粮食。他吃了粮食不要紧,还吃里扒外,勾结敌人,我们白养了他了!他既与刘表勾结,安知他不偷运粮食给刘表?他连吃带扒,白吃掉我们多少粮食?an,如果没有袁绍,我们可以节省下多少粮食,我们哪里会闹春荒?看到大家面黄饥瘦,我也心疼,这不怪别的,怪没有早一点发现这暗藏的敌人。an,我们要摆脱饥饿,就一定要打败袁绍。不打败袁绍,我们就非得饿死不可!大家愿意饿死吗?”

    我的几十万乡亲喊:

    “不愿意!”

    曹:

    “愿意打倒袁绍吗?”

    大家齐心协力喊:

    “愿意!”

    接着猪蛋便领大家呼口号:

    “打倒袁绍!”

    “战胜饥荒!”

    “永远跟着曹丞相!”

    口号声惊天动地。

    孬舅这时胆也大了,瞪着大眼灯,也振臂呼了两嗓子。可惜跟他呼应的不多。

    曹丞相满面笑容地说:

    “好,好,大家接着看演出吧!”

    接着又演出。在瞎鹿的伴奏下,曹丞相身边的使唤丫头又跳起了肚皮舞。瞎鹿虽然也饿成了一只大虾,但经过喝几碗稀粥,现在也精神陡增,拉胡琴拉得眉飞色舞,不中用的眼皮上下翻飞。过去不闹春荒,正常年代,他无缘给曹丞相演出;惟一一次丞相检阅,让他伴奏,嘈杂之中,丞相一闪而过;他把弦“崩”地一声弄断了,痛恨没有知音;现在闹荒了,大家成了一群灾民,使得曹丞相来到了我们中间,也通过猪蛋发现了民间艺人瞎鹿,让他来给“赈灾义演”伴奏。不管什么情况下,能给丞相的侍女伴奏,这是瞎鹿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但做梦没有想到的,现在变成了现实,为此瞎鹿还感谢这春荒。真是国难文兴啊,艺术救国啊。瞎鹿激动不已。这时孬舅捧着稀粥碗来到我面前:

    “曹丞相我今天算看清了!”

    我问:

    “印象怎么样?”

    孬舅:

    “果然不凡。”

    又说:

    “袁绍与他做对,肯定不是好人,又吃我们粮食,哪天挖个坑埋了他!”

    又问:

    “我刚才口号呼得怎么样?”

    我说:

    “不错,胆子比过去大多了!”

    孬舅拍着巴掌:

    “看看,看看,经过几次大场面,这不就出来了?当初杀牲口就是这样。万物同理。下次见丞相,我肯定敢上去与他拉话。xx巴猪蛋,无非早比我多说一句话,有什么了不起?”

    义演结束,“新军”继续操练。这时孬舅精神抖擞,主动跑上跑下,整理队伍,做打败袁绍的战斗动员,嘴里说着“埋人”长短。猪蛋见孬舅有僭越倾向,脸上倒没露出不高兴,只是说:

    “整吧,整吧,你整好,我就省事了。”

    村西土岗后,大家又开始扛着梭标,“一二一”地走。又成了一支剽悍粗犷的哥萨克军,只是从远处看,队伍还是瘦了一圈。到底饿了一段呀。大家都盼着早一点打败袁绍,把四十万军队赶走,我们就有吃的了。想到这里,这场训练更加有了劲头,因为这次它和我们的切身利益联在了一起。很快,丞相府又发下了两句标准口号:一句是“虎口夺粮”,一句是“保卫家乡”。口号虽一般,但也表达了我们的心愿。我们虽然带着饥饿训练,但我们训练的目的明确。虽然瘦了一圈,但我们心向曹丞相,心头的力量更加聚集。也算是瘦虎雄风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