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段 在曹丞相身边(1)

    一到延津,曹丞相右脚第三到第四脚趾之间的脚气便发作了,找我来给他捏搓。丞相的脚,一只像白薯,一只像裂嘴的香瓜。当然啦,曹丞相日理万机。上午、下午、吃过晚饭,主要处理政治、军事大事。这时英雄荟萃,笑声皆“嘿嘿嘿”而不是“哈哈哈”。曹丞相屁声不断,其它人都憋着忍着。捏搓脚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捏搓一阵,第三到第四脚趾之间便涌出黄水,脚蹼变得稀烂。黄水已经开始在第四到第五个脚趾之间与我右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之间漫延。一到有人问我:

    “你真是在给曹丞相捏脚吗?”

    我马上举起右手:

    “看这手,看这黄水!”

    大家看我的黄水与曹丞相的黄水真有些相似,便相信了。曹丞相的黄水,是人们争相保存的雨露。装在透亮的试管里。当晚,便有人给我爹送猪杂碎吃。我爹吃着猪心说:

    “丞相(省去姓,显得随便与亲切)可喜欢娃了,听说还要认他做干儿呢!”

    这事很快风传开来。开始有人给我爹送猪头肉、猪尾巴。我听到这消息却吓得哆嗦。丞相的干儿是可以胡说的?我无非一个捏脚的罢了。丞相浑身上下都是耳朵,这消息他早晚得知,我的脑袋就得被砍下来当球踢。我暗自埋怨爹:

    “爹,爹,你图一时痛快,能嗍猪尾巴,把儿可给害苦了!”

    几天魂不守舍,等待丞相得知,发怒,考虑到时候是由我独自承担责任,还是如实出卖爹。果然,丞相很快知道这风传。但也就是一笑了之。偶尔与我开玩笑,还真叫一声“干儿”。

    丞相和蔼可亲。大人物嘛,发怒是在公堂,跟与他地位相等的人。挎剑出入宫殿,左右相互不服气,这很正常。但到与我们这些下人接触,和蔼可亲。见面就问:

    “吃了吗?没吃饱再吃点!”

    夜深人静的时候,丞相除了让我捏捏脚,另一个爱好是玩妇女。他对妇女并不挑剔,只要模样俊俏,身条好,腰细,脚捧着不臭,不起皴,不起皮,姑娘也可,媳妇也可,寡妇也可,不讲究非“处女”不行。这放在我与曹丞相相处的年代,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延津“处女”无遭大殃,与曹丞相这点宽松和不在意大有关系。我为此恭维过丞相。但丞相不在意地摆摆手,声明这并不完全出自爱民之心,很大的成分还是属于个人爱好。他说:“生瓜蛋子有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影响事情的客观效果及我们对他的尊敬。曹丞相二十万大军一到延津,曹丞相就让军士骑马在军中发了一趟告示:一、强xx民女者,杀;二、骑马践踏庄稼者,杀;三,无事玩老百姓猪耳朵者,杀……延津几十万民众欢腾雀跃,奔走相告。果然,曹军军纪严明,不像一同到来驻扎在延津黄河之南的袁绍军队,据说那里的士兵连小羊都肏了。这里不肏小羊,不肏“处女”,二十万大军不肏,只剩一个曹丞相玩玩媳妇寡妇,实在不值一提。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曹丞相也是人嘛。我们村杀猪的猪蛋给曹丞相送猪肠子时,被曹丞相留下聊天。聊了一会猪的杀法,肠子的扒法和灌法,又聊妇女。猪蛋顺便给曹介绍了几个俊俏的。这时曹问:

    “猪蛋,我这生活是否有些特殊化?”

    猪蛋啐口唾沫答:

    “什么特殊,我还搞过呢,别说一个丞相!你想嘛,我们延津几十万人,连吃带日,还管不起你一个!”

    曹丞相笑了。说不要看猪蛋杀猪,樊哙也杀猪,杀猪的懂政治,这职业离政治近。接着就封猪蛋为“新军”操练小头目,让带着我们村的村民操练。

    曹丞相不玩妇女时,就由我来给他捏搓脚。这时曹闭着眼睛,搓到痒处,也像常人一样舒服地“哼哼”,令我大不敬地想起妇女在有些时候的样子。老人家睁开眼睛又兴致好时,知道我也是当代中国一个写字的,便也与我聊天,谈古论今。所谓谈古论今,也无非是他谈论,我听,偶尔瞅准机会附和一句。他谈论尽兴,才开始与我问话。这时须有问有答。问:

    “你以前知道我吗?”

    我忙低头答:

    “常与丞相梦中相会。”

    曹皮笑肉不笑地用席篾子剔着牙:

    “以前没见过面,怎么会梦我?”

    我答:

    “这是我的一点毛病,常梦中与大人物相会。所谓‘身无分文,心忧天下’,就是这个意思。因你们大人物管着天下,所以常梦。”

    曹“嗯”了一声,抬了一下眼皮,有些不大相信的样子,我忙又补充:

    “不但是我,所有文人皆如此。丞相也写过诗,难道与三皇五帝无梦中相会过?”

    这时曹倒很吃惊,睁大眼睛想了想,说:

    “我倒真没梦见过。”

    我说:

    “那也正常。因为丞相与三皇五帝是同样人,做的是同样事,写的是帝王诗,所以梦不梦无所谓。至于我们这些只会写字的普通的小文人,不梦又如何生活?”

    曹点点头,“嗯”了一声,闭上眼睛,不再问。

    还有一次,曹丞相问:

    “你平生最佩服谁?”

    我答:

    “当然是曹丞相。”

    曹马上大怒,从桌子上扔下一个竹牌:

    “大刑伺候!”

    立即上来几个虎背熊腰的兵士,将我捺到了桌前,给我双手上拶子,抽绳。我大叫一声,昏了过去。凉水泼醒后,我首先不明白的是我身为男身,怎么给我用女刑?但接着又明白了,在丞相眼里,我们这些小文人,本来就男女不分。这时丞相已经坐在大堂桌后,用惊堂木拍了一下桌子:

    “大胆刁民,敢与本丞相扯谎!你前天说过,我们也无非是梦中相会,相互隔着许多朝代,你怎么会佩服我?”

    我熬刑不过,只好答:

    “报告丞相,是扯谎。”

    曹问“你到底佩服谁?”

    我答:“佩服毛主席。”

    曹说:“这还差不多。”

    于是不再审问。

    一次曹丞相与袁绍会猎,将我带上。会猎在延津大荒洼。曹起身于黄河北,袁起身于黄河南。大荒洼是一个什么地方?我在另一部长篇小说《故乡天下黄花》中已经描述过,穷山恶水,土匪出没;人没有好人,动物没有好动物。这里没有pao子,没有獐子,没有鹿,也没有黄羊,只有几只饿得皮包骨头的灰兔子。但曹、袁毕竟是大人物,能入乡随俗,不为一时一地一情一景情绪低落,不与人、动物一般见识,一场猎会下来,虽然只打下三只灰兔子,还有一只明显老了,属于腿脚不便,但两人仍兴致很高,“哈哈”大笑,用袖子去擦头上的汗。看着双方兵士在剥兔子,曹、袁在那里联合骂刘表,一个说“这灰孙子”,一个说“我操他二姨”。说完,骂完,拱拱手,各带兵回营。晚上曹问我:

    “袁绍你看到了?”

    我答:

    “看到了。”

    曹问:

    “印象如何?”

    我答:

    “还行,对部下很好,自己只要兔肉,不要兔皮,把兔皮让大家分。”

    曹点点头,又问:

    “你说,我与袁绍谁好?”

    这话让我吃了一惊,半晌语塞,不知如何回答。我说曹好,曹必认为我又在扯谎,又要打我;我说袁好,曹与袁虽然现在是朋友,共击刘表,但我读过史书,知道两人不久也将分化,成为敌人,那样说也不妥。记得有人问过:“吾与徐公孰美”,让人急得一头汗。我答:

    “都好。”

    曹瞪了我一眼,发怒问:

    “如果袁让你捏臭脚,你也会给他捏吗?”

    我哆嗦着身子说:

    “如果袁占了我们地面,他让我捏,我如何敢不捏?”

    曹没有继续发怒,松一口气说:

    “你这人除了愚笨,没有别的优点,惟一的优点是还老实。”

    我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嘿嘿”干笑两声。虽然对丞相说的话感到不太受用,但也说到了我心坎里。我在朋友们中间,也常说这句话:

    “我这人没别的优点,惟一的优点是还老实。”

    有些朋友不信我这句话,说我这人表面看老实,内心不老实,有“腹诽”嫌疑。曹丞相,我心随你而去。虽然咱们地位相差悬殊,但我引你为我的知音。仕为知己者用,今后你说哪打哪,你说东我不朝西,你说打狗我不撵鸡。哪怕前边是个火坑,你说一声“跳”,我跳下去再说。但就在我对曹感激涕零,对自己浮想联翩的时候,曹公馆却把我辞退了,不再让我给曹捏搓脚,把我打发回原来的位置:回到村里的寒窑,出牛马力,吃猪狗食,背杆梭标到猪蛋所辖的新军去操练。我及我爹都大吃一惊,感到天旋地转,眼前没了活路。家里马上没人再送猪尾巴;边以前送的猪尾巴,现在也自己像蚯蚓一样扭动着身子、折着跟头往屋外翻。我躺在曹公馆门前的尘土里,扭着身子哭,说这样不明不白被赶出门,我是宁死不回家。我与丞相处得挺好,丞相昨天还夸我老实,今天如何会撵我?必是中间有人做手脚。不来曹府还罢,既然来了,现在又光着身子被赶走,让我如何有脸面再做人?要把原因说清楚,不说清楚我吊死在这里罢。门卫见我哭得可怜,何况以前同在曹府共事,便与我通报到内府。内府很快传出原因,只有两个字,说我“脸黑”。原因既然说到这里,我立马无话,停住哭声,自愧得不行。说别的原因我可以辩解,说我脸黑我无法辩解,因为我是真脸黑。我十岁以前,在延津是有名的小黑孩。记得我成人以后,一位与我关系很好的故乡人,在我七八岁时,曾指着我对他一个同行的人(当时正在一截废墙头上走)说:

    “这孩,黑得跟蛋皮一样!”

    两位成年人都为这妙语感到惊奇:我还能说出这样的妙语吗?两人开怀大笑。待我也成年以后,说这妙语的成年人虽然与我处得不错,见面还常问我:“最近写什么东西啦?”我虽然也笑着回答写什么什么了,但心里却永远忘不了那句话,我对他永远怀恨在心。现在曹丞相提出这问题,我马上感到自愧得不行,曹是脸白的人,一千多年后上了舞台还一脸漂白,我一个黑得如蛋皮的家伙,呆在他身边怎么合适?马上不闹了,偃旗息鼓,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一脸惭愧地回家。回家见爹躺在床上唉声叹气,我不禁对爹有些愤怒:过去我在曹身边时,你嗍猪尾巴,现在见我离开曹身边,见猪尾巴扭动着身子离去,你就唉声叹气,你可知这唉声叹气对我心里的威胁,比对我大骂一场还要厉害呢!这能怪我吗?谁让你把我生得这么黑!

    果然,曹府很快又找到一个捏搓脚的少年代替我,也是我们村的,我从小割草睡打麦场的伙伴,叫“白石头”。他长得确实白,漂白,像西洋人一样。怕光,怕雪,有太阳迷路,有雪也迷路,睁不开眼睛。我怎么能与他比?于是口服心服,不再闹情绪,心甘情愿地每天扛根梭标到大路的尘土中去操练。白石头上曹府去时,在路上碰到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说:

    “家里正忙,我也不大想去,可我爹打我,我怎好不去?”

    我举着流着黄水的右手说:

    “去吧白石头,我不怪你,谁不是因为爹。”

    当天晚上,从我家逃出去的猪尾巴,全像蚯蚓一样扭动着身子,扭到了白石头家。

    多少年过去,我才知道我离开曹府,是曹丞相对我的爱护。因为曹在辞退我的前一天,刚刚杀了一个写字的,名杨修,爱在曹面前摇唇鼓舌。当然我与杨修不能比,我的写字,与他的写字并不相同,他写的是大字,是楷书,是治国安邦、经济人伦之类;我写的是大家不要的破字,记些街头巷尾的民间流传消息,与走街串巷吹拉弹唱的瞎鹿有些相似,是下九流,死了不能入祖坟的主。但当时曹因在大场面杀了杨修,对所有写字的都厌恶起来,想起给他捏脚捧脚的也是一个写字的,于是在余怒之下,把我也赶了出去。赶我出去不是对我的惩罚,是对我的恩典和爱护。如在曹身边呆的时间长了,安知不是杨修第二?他要白石头也要得对,因为白石头不是写字的,他就会眯着眼睛逮捕癞蛤蟆,然后回家用盐水煮煮与他爹娘兄弟姐妹一块吃。一个吃癞蛤蟆的人,当然只配捏臭脚,我一个写字的有身份的文人,如何能干这个?白石头,你还别得意,这是我扔了的差事,你捡起来干,我对这差事和你都不屑一顾,弃之如敝履。几个月后,曹、袁反目,曹军人少,袁军人多,曹不战自走,带军撤退,把白石头也给带走了;白石头他爹失声痛哭,害怕再也见不着儿子。曹军走后,袁军占了我们延津地面,袁就追查白石头家是“匪属”,白石头他爹逃窜到大荒洼,我们全村人到大荒洼围猎白石头他爹,这时我心中的快意!我因被曹辞退,这时成了受迫害的英雄。我爹捋着胡子说:

    “我早就有远见,不让俺娃跟白脸奸臣曹干事,怎么样,现在看出我有主意了吧!”

返回列表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