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世界成了木头的世界,人人都成了木头

    何去何从您可以重新考虑,如果您寻找儿子为了使您和五十街西里获得新生是真您就让我和您的傻儿结婚,如果您决心与您儿子、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世世代代为仇您现在就可以离开我的白骨洞继续将世界祸害下去。您以为我这样做是为了我吗?我不也是为了您、你傻儿、五十街西里、全世界和我们的世世代代吗?"

    说着说着坐在那里开始委屈,拾起自己的衣袖掩面拭泪。这时老太太听了白骨精一席话倒又一次豁然开朗——但她老人家到底是年老糊涂呀,她恰恰在这里上了白骨精世世代代的当,最后她世世代代都为此不得安宁不但她老人家一家不得安宁全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都跟着遭殃——你让上帝怎么看呢?——那时她再世世代代后悔痛苦倒是无济于事和与事无补了。如果这根白骨对于儿子不是白骨是白玉,对于五十街西里不是妖魔而是治理和推广疯傻的法宝,那么当初儿子在用推土机和挖掘机找到她的时候为什么只是在其上建洗澡堂子而没有主动和她结婚呢,现在还需要老太太的重新寻找开历史倒车搞包办婚姻吗?但老太太没有想到这一点,她也只是想到了目前而没有想到过去,她只是想到了自己而没有想到儿子——那么你还寻找自己的傻儿子干什么呢?——看来不是儿子傻而是你傻——你寻找儿子仅仅是为了自己获得解脱和新生吗?她也只是想到了自己而没有想到五十街西里。她看到白骨精在那里掩面抽泣她还有些幡然悔悟的不安和歉意呢,又上前拉住白骨精的手说:

    "好闺女,好儿媳,请原谅我年老糊涂和无知,我只知道寻找我哪里知道回归呢?我只知道疯傻我哪里知道妖魔和妖魔化的作用呢?我只知道人哪里知道白骨呢?既然白骨和妖魔有这么大的作用,既然你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儿和我还有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人们的疯傻,你不是为了你的白骨嶙嶙而是为了冯家的世世代代,不经你指点我还在那里糊涂,现在一经你指点我就豁然开朗——我还有什么犹豫和顾虑的呢?我还真能故意去拖那历史倒车不成?你不告诉我结果我不放心,你告诉了我结果你我就成了一条心——不为你我和儿子,不为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单为我们冯家的世世代代,现在我也可以拍板:只要你告诉我我傻儿现在的藏身之处,等我寻找到他他就得和你结婚。话赶到这儿我还不是得便宜卖乖,在别的地方我说话可能没有权威,但在我傻儿面前,还从来就是说一不二,我管不住别人我还管不了自己的儿子吗?我管不了儿子我还管不了傻子吗?——这就是傻子和别人的区别,这就是傻儿比正常人对娘的好处!"

    白骨精这时又破涕为笑——一个多么大的历史圈套和深渊呀,你就这样套在了一个一百零二岁的老太太的脖子上把她推了下去。事后白骨精又说:

    "什么叫白骨呢?这就叫白骨!"

    "什么叫狠毒呢?这就叫狠毒!"

    "我也是给老杜、老蒋和老冯做一个榜样!"

    白骨精破涕为笑说:

    "娘,既然我娘这么说,既然咱娘儿俩现在已经一条心,既然您答应我和您儿结婚,一切我也不瞒你——早一点告诉您傻儿的藏身之处,早一点找到他,我不就可以早一点和他结婚吗?看我们的利益多么地一致。——那么娘,现在我问您,您知道世界已经普遍疯傻和聋哑,您知道世上还没有疯傻和聋哑的东西吗?"

    老太太钻入白骨精的圈套想:

    "没有哇。艰难的寻找征途上我也走了三十二年,发现世上无处不疯傻。"

    白骨精摇头:

    "娘,这样说就绝对了。人是在疯傻和聋哑,有生命的东西都在疯傻和聋哑,但在没有生命的地方——那里却是一片净土呢。"

    老太太不解:

    "什么地方还存着净土?"

    白骨精:

    "我问娘——人从哪里来?"

    老太太:

    "这个我还知道,人从土里来,上帝造物就是撮土为人。"

    白骨精:

    "对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老太太:

    "对人最重要的就是水,要不我傻儿开洗澡堂子呢。——从这一点出发,他确实在靠近上帝。"

    白骨精:

    "这就对了嘛。金木水火土,才是支撑世界的根本,人只是混在世上的一群疯傻小动物罢了。什么是客观?过去老杜和老蒋也强调过这一点,但他们只是强调客观而不知道真正的客观在哪里,他们只知道在人之中分出客观和主观,老杜老蒋是主观,小石是客观;嫖客是主观,按摩女是客观,而不知道相对于客观来讲所有的疯子和傻子都是主观,主观之外有更大的客观,那就是金木水火土。——接着我再给您分析,就金木水火土这些客观而言,它们之间的差别对于我们的疯傻也有高低轻重上下左右长宽远近之分呢。金已经没什么问题了,现在已经是金钱的世界,屠户老杜独裁的时代已经过去变成了发霉的蛋糕,姑且不论;水也没有问题,您的傻儿都知道水的重要性要在五十街西里给疯傻洗礼和推广;火也没有问题,水火不相容也更加相容,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已经烈日炎炎和赤地千里一个世纪,世界上到处是火焰山;土也没有问题,人从土里来,又到土中去,累累白骨都是从土中挖出来的——接着世界上还剩下什么了?"

    老太太掐指在算:

    "接着就剩下木头了!"

    白骨精拍着手:

    "好聪明的娘和婆婆——这就对了嘛,世界上就剩下木头而再无他物喽!"

    老太太仍有些迷惑: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

    白骨精:

    "这还不足以说明整个世界和五十街西里吗?世界成了木头的世界,人人都成了木头,他们还能不疯不傻和不聋不哑吗?换言之现在已经不是疯傻和聋哑的问题了,而是人人变成了木头和木偶,人都变成了木偶,还能不任人摆布和宰割吗?皮影戏是什么?就是用牵线木偶来演出的荒唐剧呀——什么是微缩景观?并不是现场和电视机前的水泥笼子和塑料笼子,而是一个民间艺人背着一个木箱子满世界转悠和演出的一出皮影戏!我说到这里你明白了吧?"

    老太太再一次恍然大悟。原来世界和五十街西里又往前进了一步,已经不是疯傻和聋哑的问题了,而是从疯傻聋哑又滑落和坠落到木头和木偶的地步。说辛酸是真辛酸,疯傻永远没有完;说恐怖是真恐怖,皮影戏中见儿哭。接着她也就明白自己的傻儿逃遁和躲避到哪里去了——他飞到哪里获得新生接着又让娘去千里寻找也获得新生——傻儿并不在盘丝洞、女儿国、通天河、火焰山和白骨洞,也不在西天,他就在老太太还没有去过和找到的木头国或一个皮影艺人的木头箱子里。欲要破之,必先寻之;净土在哪里?就在粪便和污秽之处;哪里能获得新生?木头国里才能绝处逢生。这时她又明白傻儿为什么喜欢水——看来这也不是一时盲目和冲动,而是早有预见和准备——看来傻儿不傻——那是因为水能载木和水能载舟呀。这舟载的是谁呢?不仅是傻儿和老娘,还有整个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已经疯傻和聋哑的民众,换言之它就是诺亚方舟。或者就是破釜沉舟。醒悟和辛酸之后老太太对白骨精又心存感激,如果不是碰到这根骨头、闺女和儿媳,她孤身一人再寻找三十二年,也是不得其门而入,或者是与木头国和傻儿擦身而过失之交臂。

    这时她对白骨精颔首:

    "我明白了,白骨。"

    "我明白了,闺女。"

    "我明白了,儿媳。"

    "咱们后会有期!——木头找到之时,就是木头和白骨结婚之日——现在我不但明白了木头,也明白了白骨为什么要和木头结婚。"

    白骨精:

    "您明白什么?"

    老太太:

    "白骨不能直接入土,需要木头的包裹呀。"

    白骨精不禁潸然泪下:

    "看来俺娘是一通百通——接着有这样的娘上路,不但我白骨有了新生,五十街西里和世界的疯傻也都有希望啊。"

    双方达成一致,老太太告别白骨精,接着背起自己的褡裢、拄着拐杖、怀抱一捆稻草重新上路。但老太太恰恰在这里又上了白骨精的当。老太太找木头有了目标,但白骨精和木头结婚却不是为了包裹白骨。老太太找到木头之日,就是木头被白骨的磷火点燃之时。但一百零二岁的老太太现在还蒙在鼓里呢,开始信心百倍和步履坚定地上了路。这时让老太太感到奇怪的是,她越倒腾着脚步往前走,她感到自己的步履和脚步越来越轻,本来走三步喘两步摇头吁吁,现在脚底生风觉得路两旁的柳树和杨树飞速后退。本来自己一百零二岁两眼昏花,三天过后自己竟两眼明亮眉清目秀又变成了一个十八岁的大闺女。说小石是小石说孟姜女是孟姜女说按摩女是按摩女说女主持人是女主持人鹤发鸡皮倏然抖落自己又变得削肩细腰、臀部微丰、腮凝新荔、鼻腻鹅脂、俊眼修眉和顾盼神飞。说是老母寻傻儿,又像少女寻情哥。老太太突然明白自己现在已不是老太太,老太太在由老太太向木头的靠近中魂儿已经从二者缝隙中飞走和飞升自己已被白骨精附体变成了白骨精。但到底是老奸巨滑和老马识途啊,她明知自己被白骨精附体变成了白骨精仍不动声色,仍装作自己是老太太在继续寻找傻儿——姜到底是老的辣,从开始到现在,老母的阴谋和算计原来都藏在自己心中。她表面对白骨精步步退让其实昏花的老眼早已看穿这一切,你只知道自己的阴谋和圈套密不透风,哪里知道老人家已在你阴谋和圈套之外,又织下一层天罗地网呢?事后老太太对孙子和狐狸说:

    "关键是要忍耐。"

    "要战胜白骨和疯傻,就要把自己变成白骨和变得疯傻。"

    "找到木头之日,并不是磷火点燃之时呢。"

    说着说着有些得意:

    "我不是在我变成白骨精的时候才认清了白骨精,而是当她一开口要嫁我儿的时候我就看穿了她的狼子野心。"

    "我不是在我变成白骨精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要找木头,而是当这根白骨给我喂水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白骨要点火。"

    "当我变成白骨和白骨精的时候我并没认为自己是白骨,我心里想的仍是木头——为了防止她点火我的心中也在积累水。"

    "我也就是靠着这白骨和白骨精,才找到木头国和木头的呀。"

    …………

    老太太和白骨精朝行夕宿,日夜兼程。虽然两人身合心离,貌合神离,心怀鬼胎和同床异梦,但正因为两人都心怀鬼胎,一路上倒显得话语投机和笑语欢声。正是因为远,所以靠得近,正是因为分,所以显得合,正是因为道同而志不同,所以她们为了木头而同心协力——一路上谈论的都是木头,一谈起木头两人都眉飞色舞各自都显出按捺不住的激动。说是儿也是儿说是婿也是婿,说是西也是西说是东也是东。一路上并不寂寞。虽然口干舌燥和烈日炎炎,但是两人都口舌生津和相濡以沫。碰到老实人老太太就现出原身,看到一个鸡皮鹤发拄杖摇头的老太太在烈日下千里寻儿,老实人触物伤怀也想起了自家的娘亲,马上把自己瓶中不多的水给老太太喝;碰到轻薄的少年人、中年人或者是一些老不正经的孤老头子,白骨精就自动变成美丽的小石或按摩女,嗲声嗲气一声"小哥哥"或"大哥",马上使这些轻薄的少年人、中年人和老不正经的孤老头子停下自己的汽车、火车和飞机让白骨精搭上一程。碰到严肃的以天下为己任的知识分子咱就变成孟姜女,眼泪泡塌长城让他们自惭形秽;碰到身上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开始轻钱重名和拿钱买名的大款和知本家咱就变成女主持人和女明星,让他们如苍蝇逐臭和飞蛾扑灯。本来寻找到木头国又需要三十二年,但由于白骨精的加入时间就缩短了一半。大山、江河、沼泽、丛林、荆棘、树窠子、春夏秋冬也就是夏夏夏夏一年又一年路走了好多,盘丝洞、女儿国、通天河、火焰山、白骨洞又穿行一遍,终于在烈日炎炎之下,突然感到一阵扑面的清风。一座大山和一泓湖水转过,一切都峰回路转和绝处逢生——崎岖的山路爬上去就是山顶,大山遮挡过后豁然开朗,"木头国"三个大字和木头国巍峨的城墙和长城就矗立在她们眼前。看到木头国两人潸然泪下,这才觉出身心俱疲脚底生泡口舌生烟山高水长和历经艰辛。

    泪光闪闪之下两人对视一眼,白骨精突然说:“娘,我们十六年没有流泪了。"

    老太太:

    "儿,何止是十六年没有流泪,十六年下来,我发现女儿也没有过月经。"

    白骨精感慨地点头:

    "为了千里寻儿真是不容易——我们耐够了干渴。"

    老太太:

    "我年轻的时候,找一个丈夫也不用泪洒长城。"

    这时白骨精指着"木头国"三个大字说:

    "娘,我们要记住,这木头不是那木头。"

    老太太颔首:

    "孤身明白,木头在心而不在身,只有我们也变成木头,才能混迹在木头之中。"

    老太太又摇身一变,变成一个像木头国里一样的木头和木偶,脚步一颠一颠身子一晃一晃向前走如向后退脖子转半天才能转过圈来开始进城。城门口的卫兵对她并没有多加盘问,只是身子一颠一颠地问:

    "老人家从何而来?"

    木头老太太答:

    "从没爹没娘的地方来。"

    木头卫兵心领神会,颔首让老太太通过。木头老太太进得城来,发现满城贴的都是标语:

    小心灯火

    小心走水

    不准装疯

    不准卖傻

    不准装聋

    不准作哑

    木头风光无限好

    小木头要围绕在大木头周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