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恳谈现场变成了一个水泥笼子

    老冯在那里也是左右为难。说傻他真开始有点傻,说疯他真开始有点疯,一步走错,就让别人逼到了疯傻和欲罢不能的地步。不知不觉之中,自己的系统已经被对方破坏和砸烂,他只好钻入别人的系统去替自己思考和挽救。这个时候能不能打退堂鼓呢?如果按照老冯洗澡堂子的规矩,按摩女已经脱了衣服顾客就不能退单——你要退单也不是不可以,但按摩和嫖娼的钱必须照交不误——与其白白交钱,还不如不退单呢。接着让老冯疑惑的是,洗澡堂子本来姓冯啊,本来自己是老板呀,本来女主持人是自己新召来的按摩小姐呀,怎么现在她反客为主成了主人自己倒成了来洗澡的顾客和嫖客了?本来是自己对她试钟——试钟怎么就不能白看和白试呢?现在倒要照章纳税和欲罢不能了。再进一步,本来是我们的五十街西里呀,现在怎么成了别人的街道?本来是我们的疯傻我们的疯傻是主动的呀,怎么现在成了被动和露天表演?本来是我们要将这疯傻推广到全世界呀,怎么现在全世界倒要来测验和治理我们了?思前想后老冯有些愤怒,自己就是代表不了五十街西里还可以代表他自己,但他接着发现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已经彻底抛弃他站到了女主持人的一边——一听说恳谈节目要发展到现场表演,一听说直播现场要变成洗澡堂子,一听说女主持人成了按摩女老冯成了嫖客,谁不想看一个新鲜和热闹能去真心关心老冯的处境和疯傻及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呢?

    ——让疯傻都见鬼去吧,先来一场性表演。众人在那里开始齐声喝彩和集体跺脚,接着觉得剩下的八十分钟是不是短了点真表演不完还可以再加钟恳谈节目时间不够其他节目可以顺延一直恳谈到明天早上才好呢。世界不会因为耽误一个昼夜发生什么顶多能让人发疯发傻而发疯发傻不就是我们恳谈的宗旨和目的吗?至于这是什么原因和动机促成的对于我们这个操蛋的世界还真是不重要!气氛和形势发展到如此地步,老冯进退维谷突然灵机一动开始破碗破摔——与其退步抽身还不如主动进攻呢,退步抽身就证明一败涂地一点挽救的余地都没有,主动进攻你说洗澡就洗澡你说按摩就按摩洗澡和按摩的过程中我还可以思考和找出另辟蹊径和生路的良方和苦药。就让你们高兴去吧。就让你们欢呼去吧。说是看一场表演,不还是看我的洗澡堂子?说是反客为主,不还是嫖客为先,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关键时候我有权力只顾我而不顾你——这就是你跟良家妇女的区别!想到这里老冯也开始大义凛然和英勇就义,在女主持人站起身的时候他跟着站起了身,在女主持人接着脱衣服的时候他也开始脱衣服。这时幕后工作人员赶紧配合,大灯灭掉,旋转舞台将恳谈现场转成了洗澡堂子——以洗澡堂子为背景,一股股清泉顺山和顺着青藤流下,按摩床和插转器推到了前台——一束灯光直直打在按摩床上。无污染,无厂房,增效只需一张床——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屏息静气,这时掉到地上一根绣花针的声音都能听见。现场与气氛是多么重要啊,语气和语境是多么地诱人呀,前一刻钟女主持人还在侃侃而谈老冯还在闹思想情绪,现在绿水青山和按摩床的隔离效果——这就是舞台和戏剧的魅力,女主持人和老冯马上入了戏。本来你还有些思想情绪,现在一入戏为了排解和遗忘、为了移情和转移、为了你的虚弱和痛楚你倒更认真和更入戏了。果然在这里掀起了一个戏剧高xdx潮,果然是恳谈节目和五十街西里,果然他们都在疯和傻,虽然耽误工作和中断国家大事但来到现场和电视机前还是值得的——也是为了今后更好地工作和处理国家大事。众人的鼓励和气氛更让女主持人和老冯深入——这时两人倒忘掉了他们在根本问题上的分歧和仇恨为了一场微小的戏和游戏、为了别人的观看和自己的表演而拉起手来。临上场时两人还相互对视一眼和鼓励一番呢。为了忘记两个人还相互谦虚和推让呢。

    女主持人:

    "哥,你先上场。"

    老冯:

    "妹,还是先由着你。"

    这时女主持人倒急了:

    "到底你是嫖客还是我是嫖客,到底是你主动还是我主动?——如果我们这样推让下去,就成了家而不是洗澡堂子了。"

    老冯这时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一笑,于是傻呵呵地率先上了场。绕场沉思一会,开始入戏,像一个外地人第一次来到五十街西里,像一个清白人第一次上洗澡堂子,像一个正常人第一次接触疯傻,试探之中有些犹豫,像蝌蚪探头一样做出寻找和躲避的样子——这时众人又笑了,看来他真是傻得可爱,上一个洗澡堂子,你寻找就可以了,躲避什么呢?但众人恰恰在这里中了老冯的阴谋和圈套。事后老冯说:

    "什么叫傻和疯呢?就是迟钝、木、没有想象力或更加有想象力。从这一点出发,表演的时候怎么能没有犹豫和躲避呢?"

    "看似在找水,其实在找火。那是我自己的洗澡堂子,我怎么能不知道其中的奥妙呢?不然怎么能叫冰水呢?看似柔情似水,其实是火焰冲天;看似是良辰美景,其实是刮骨钢刀;看似是一杯美酒,其实是一罐毒药。或者反之也可以,看似在找火,其实在找水;看似火焰冲天,其实柔情似水;看似是刮骨钢刀,其实是良辰美景;看似是一罐毒药,其实是一杯美酒——我身在其中一个世纪我深知其中之厉害,我怎么能只顾寻找而不知道躲避呢?

    人要躲避的是什么,不就是他自己吗?不然他为什么背着老婆去找按摩小姐呢?找了按摩小姐为什么又觉得灼热和痛苦呢?而你们却以为我是在怯场和害怕你们。洗澡堂子的前提和由来,戏剧的矛盾和戏喉,剧情的伏线和戏节就在这里藏着,但你们身在戏中却不知其味,只顾兴奋而忘了疯傻,于是一场戏看下来你们只看到其中的热闹而没看出门道也就不奇怪了——说起来我也是给你们白表演,说起来你们也是白看,对你们疯傻层次和境界的提高没有半点用处,于是你们接着中了我的阴谋和圈套也在我预料之中。一开始我还有些犹豫,但一上场我看到你们兴奋的反应我就信心陡长和精神重振——这时傻呵呵的就不是我而是你们!"

    "本来想放你们一马,谁知你们迫不及待;本来想推迟你们的疯傻,谁知你们已自己在那里疯傻!"

    "你们以为自己已经疯傻,却不知疯傻和疯傻的区别还大着呢;你们以为看了一场现场表演角色易位跟我洗了一场澡就得道变傻了,其实五十街西里的疯傻并不在这个向度和深度上与你们重逢!"

    "不但你们在那里白傻,就是跟我配戏的女主持人,也是身在傻中不知傻!"

    说着说着就愤怒了:

    "要你们有什么用,除非让你们由傻变疯!"

    "疯也是白疯!"

    说得众人面面相觑。但回忆当时的历史表演老冯确实是傻呵呵的呀——并没有看出他当时疯傻的层次和深度,接着老冯还说了一段数来宝来作开场白呢——我们当时以为这是老冯对自己出场又怯场的不好意思借着插科打诨来排解和躲避自己的紧张和表示对大家的歉意和对女主持人的有意讨好呢。

    事后老冯又说:

    "你们怎么就那么好被迷惑呢?当时我不是在做戏——一切都欲盖弥彰嘛!"

    我们只好摇头叹息——这时的老冯倒不是那时的老冯了——当时老冯绕场转着圈在说:

    今天老婆不在家

    出差千里看她妈

    隔山隔水难控制

    盘查诘问是电话

    身获自由好烦恼

    只好按摩洗桑拿

    懂水用水是老冯

    小姐个个一支花

    …………

    做出拍门状。老冯:室内可有人在?在下小冯来也。

    这时众人倒有些怀疑:听他说话的口气、用语和拍门的动作,怎么一下回到了宋朝?果然,老冯摇身一变,打扮得像宋朝一个公子哥或落魄书生来逛妓院。嘴里还喃喃吟着:今夜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接着让众人更加吃惊的是,刚刚在幕景上打出的洗澡堂子的背景——涓涓清泉和满山青藤,现在陡然变成了古城汴梁一处到处挂着红灯笼的花街柳巷。怎么首都一下迁址了?怎么五十街西里变成汴梁了?不是说来洗桑拿吗?不是说先洗后按摩吗?怎么过程一下全省略了?什么时候让我们换了车票变成快车一下直达目的地了?如果变化这么彻底和直接,那么洗澡堂子还有什么用呢?我们不是冲着水来的吗?怎么现在一下没水了?这时就是洗也是干洗。这时大家倒嗅出——或回忆的时候嗅出——老冯阴谋和圈套的味道来了。但一切都来不及了,戏已经开始了,戏已经被他偷梁换柱和改变剧情了。接着令我们吃惊的是,女主持人也穿着宋朝的衣服挽着宋朝的发髻做出老鸨样出门迎客——这时我们又责怪女主持人:我们没看出来老冯在改戏,你身在其中和角色难道也没有看出来吗?——不是衣服已经脱了吗?现在怎么又穿上了?一位首相已经在电视机前说:

    "没劲!"

    但另一位总统不同意:

    "尊敬的首相先生,在这一点上请允许我以我国人民和个人的名义与你见解不同。像刚才一下脱光了倒没劲,现在脱了又穿上接着再脱——据说宋朝的衣带纠缠比现在还复杂——倒一下增加了此剧的神秘性和吸引力。"

    "也许是民族风俗不同,我国人民还就爱看这样的脱来脱去,直接上床倒脱离了间隔效果。"

    "你们刚才反对妓院而向往洗澡堂子不就是反对它的直接吗?现在怎么又反对复杂回到你们反对的老路上去了?"

    但事后老冯又说,总统这时也是一个傻冒,这时问题的症结根本不在直接或是间接,简单或是复杂,而在于水的失去和消亡啊。

    这时老鸨已经迎到门前也有些傻呵呵地在背台词。

    女主持人:谁呀?——哟,这不是冯公子吗?怎么好长时间不来,是不是把我们家小石给忘了?

    老冯(做出跨门状):忘倒没有忘,只是出门千里做了一趟生意。

    女主持人:做什么生意?——冯公子一定发了大财。

    老冯:也没做什么,替众人找水去了。

    女主持人:为什么找水?

    老冯:为了大家洗澡呀(大家又笑了:转了半天还是为了洗澡。但接着大家就笑不出来了)——烈日炎炎,赤地千里,江河断流,滴水如油,一个世纪下来,五十街西里吃水都成问题,更别说洗澡了。我出门一个世纪,五十街西里的洗澡堂子就关张一个世纪。人们身上的血污和脓疮,心上的灰尘和瘢痂,灵魂的干渴和绝望在那里急躁地积累和增加——一开始是成倍地增加,后来就是成几何数量地增加,如果我再不出去找水,人们就不是疯和傻的问题了,而是要彻底地被脏死和渴死,不脏死渴死也会变聋变哑——与其又疯又傻,又聋又哑,还不如干脆渴死算了。

    这时大家明白了,原来他把洗澡堂子直接改成妓院,是因为五十街西里缺水;他所以由洗澡堂子的主人改成洗澡者,是因为洗澡堂子已经关张一个世纪——或者说他为了不失去洗澡堂子主人的位置开始让五十街西里断水——想想老冯也够恶毒的;他所以由现在改成了宋朝,是因为宋朝比现在更加炎热和干渴。这时女主持人也恍然大悟,虽然自己坐在了洗澡堂子,原来水的主人还是老冯。花儿红乐队突然也明白了,音乐突然冲天而起,奏起了宋朝一支民歌:

    烈日炎炎似火烧

    田里禾苗已枯焦

    农夫心里如汤煮

    公子王孙渴哑了…………

    这时幕布上开始播放烈日炎炎和赤地千里的画面,成千上万的五十街西里的居民在上面肮脏、干渴和绝望地走着。已经不是洗的问题,而是渴的问题。不时有人因为干渴晕倒在路旁。行走者之中就有我们的故人鞋匠老马、屠户老杜、卖杂碎汤的老郭、卖白菜的小白、搓背的老杨、知本家老蒋和歌舞场的小石——小石不是已经到汴梁的妓院去了吗?现在也快被渴晕了。接着更让大家吃惊的是,现场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也开始陆续和急不可耐地——全是渴的——出现在银幕上。这其中就有一些国家的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一个个指着自己的喉咙。——公子王孙都渴哑了,世界不就要变成火焰山了吗?亿万观众干渴和绝望地在大漠上走着,场面比老杜和老蒋在水晶金字塔里放映的众人单纯疯傻行走的画面还要壮观。刚才还在说风凉话——那时你倒滋润和风凉——反对反复脱衣服的首相,现在也在银幕上被干渴得发疯发傻,突然把自己的衣服全脱光了,纽扣被他撕拽得"嘭澎"地满地乱滚,一边脱一边嘴里在喊:

    "热,热!"

    "水,水!"

    老冯这时指着画面评点:

    老冯:看着吧,接着他就会被渴得聋哑。

    果然,这位刚才率真胡说的首相,现在为了刚才的话语承担起历史责任,说完"热"和"水"之后,突然就聋哑了,一个人嘴唇干裂地在那里喊:

    "我怎么听不见了?"

    "我怎么说不出话了?"

    "声音在哪里?"

    "我自我的表达又在哪里!"

    …………

    银幕之下的首相看到银幕之上的自己被干渴折磨成那个样子,不禁潸然泪下:

    "看来还是不能缺水呀。"

    "看来老冯和五十街西里还是不能得罪呀。"

    "看来疯不疯傻不傻就是不一样啊——我们还是承认老冯和五十街西里的疯傻吧!"

    赶紧把秘书叫过来,让把他的手令重新——以最快的速度交予国会讨论。

    老冯:这就对了嘛。这才叫懂水和用水嘛——光让你们洗澡你们不知道水和洗的重要,一下江河断流不让你们喝的时候,你们才知道江河和水的源头在哪里——这个源头不在别的地方,就在五十街西里和老冯的洗澡堂子。如果不是这样,我还不来恳谈和表演呢。单单是为了做广告吗?还是为了解救你们和向你们昭示一个上帝的预言:我们从哪里来,我们从五十街西里来;我们在哪里灭亡?就是我们缺水的时候。这时的洗澡堂子能和补药、卫生巾和洗液同日而语吗?说荒唐是真荒唐,电视恳谈出洋相;说辛酸是真辛酸,五十街西里疯傻不算完。

    女主持人(着急地):大家关心的是,现在你找到水了吗?

    老冯:没有。我今天来主要不是为了水,而是要会一个妓女小石。

    女主持人(赶紧拦住老冯):与水比起来,小石并不重要,何况她也渴晕了,现在无法出来接客。(这时禁不住从剧情中解脱出来)老冯,普天下烈日炎炎,你掌管着水却不发放,你真要把普天下的人都渴疯渴傻渴聋渴哑和渴死吗?你真要用大家的渴死来证明你自己的疯傻吗?

    这时老冯笑了——他的目的终于达到了,他也随着女主持人从剧情中解脱出来——或者说他更加入戏了,他一挥手,从现场观众席中站起几个老冯洗澡堂子的人——原来以为这是电视台安排到观众中为了刁难和揭穿老冯埋下的暗线,谁知道暗线之中有暗线,他们在埋伏之前已经被老冯埋伏过一遍;本来是让他们揭穿老冯及老冯的洗澡堂子和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谁知道他们站起来开始按着老冯的节拍在唱男高音——站在前排充当第一男高音的就是搓背的老杨。——原来以为现场带观众是为了让观众提问,谁知道不管是电视台或是老冯都忽略了不管是现场或是电视机前的观众——老冯忽略观众是为了让他们现在唱歌,电视台忽略观众是为了什么呢?——难道是为了老冯私下和老冯达成了什么协议和交易吗?这时不管是现场或电视机前的观众,倒是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当然汗还是没有出来,浑身渴得冒烟,哪里还有汗呢?何况就是出汗也已经晚了,戏演了这么久入戏这么深麻团缠了这么长网织得这么乱就好像你和按摩女什么都干了还能再反悔和退单吗?

    只好把命运交给她和他们让他们去支配,反正已经渴疯渴傻渴聋渴哑了——现在你们推广的目的就达到了吧?——与其让你们继续利用下去,还不如一下子渴死算了。想到这里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倒是想通了。一些总统和首相又在那里感慨:如果我们也有老冯这两把刷子,世界何至于如此混乱呢?

    一招在手,万千的矛盾和混乱迎刃而解。说是看一场笑话为了开心,还是学到不少东西,我们在这里渴死——为了五十街西里——也是活该。众人感慨之际,老冯洗澡堂子的男声合唱已经开始了——一切的解脱、解放、感慨和忏悔也已经晚了——原来老冯连忏悔都不接受——原来老冯洗澡堂子的唱诗班——有唱诗班在,就有点像集体洗礼处和圣餐分发中心了吧?——开始代替花儿红乐队。

    澡堂子唱诗班:

    从南京到东京(老冯注:东京就是汴梁)

    清醒没有疯傻精

    白骨之上建澡堂

    谁知你们不解其详

    看似让你们来洗澡

    其实让你们来寻找

    又疯又傻不重要

    变聋变哑才有蹊跷

    总统首相好聪明

    烈日之下就露原形

    老杜老蒋很踊跃(老冯注:Yao)

    到头来也是瞎胡闹

    老郭卖着杂碎汤

    小白小石人心慌慌

    东方突然出彩虹

    大步走来我家老冯

    恳谈节目来出现

    贫嘴之下泪涟涟

    过去有个孟姜女

    现在有个冯知己

    疯傻聋哑在哪里

    别人以为在五十街西里

    老冯见解与人不同

    全世界疯傻无人清醒

    恳谈之前签合同

    拯救世界对半分成

    只要在看这恳谈

    见一个抓一个往笼子里填

    漫天灵魂似蝴蝶

    一个个拍死往墙上贴

    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三个广告是烟雾弹

    赤地千里嘴唇干裂

    到了笼子就能见水车

    七十亿观众好疯癫

    马上给你们变成微缩景观

    懂水用水是借口

    提着你们四处走

    见到江河把衣脱

    洗掉血泪和疮疤

    乐队是个花儿红

    洗礼圣餐上见分明

    恳谈节目到这里

    从此我们在一起

    油灯之下接着谈

    我给你洗心换人间

    不要想回家转国籍

    永生永世在五十街西里

    …………

    听到唱诗班唱到这里,不管是现场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不管是芸芸众生或是总统、首相或是皇室成员都开始大乱——一场节目看下来原来不能回家,从此再也不是五洲四海而成了五十街西里的居民——你们不是向往五十街西里的疯傻吗?从此大家就在一起疯傻。你们不是要上洗澡堂子吗?从此世界就要干裂——只有进了微缩景观,才能见到水车和水。在大家还没有完全疯傻自以为清醒的时候,许多人不顾干渴开始脱离现场和电视机要夺路而逃,首相还在那里喊:

    "我还要去国会回答国情咨询呢!"

    "我还要让他们通过五十街西里疯傻的决议案呢!"

    "这可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五十街西里!"

    …………

    但一切都已经晚了,随着唱诗班歌声的结束——还在歌声的余音和缭绕中,现场和世界开始合拢,恳谈现场变成一个水泥笼子,通过卫星每一个电视机变成一个木头或塑料笼子,所有现场或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变成了小白鼠,现在被自动吸入到水泥、木头或塑料笼子,接着又通过卫星线路的回收摆放到了老冯和女主持人面前。不是要把五十街西里变成微缩景观吗?怎么把全世界变成了微缩景观?不是要把五十街西里展览给全世界吗?怎么把全世界提溜到了五十街西里面前?老冯是不是疯傻得太过了一点——戏是不是太过和太偏了?这时小白鼠挣扎着看老冯和女主持人,但他们并没有关心这些笼子和笼子中疯傻干渴聋哑的白鼠,而是开始在那里查钞票和讨论分成——这些分成之中,也包括节目中插播的那三条广告的广告费,因为这三家广告的赞助商,也一并被从电视机前吸进笼子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