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为什么我眼中常含着泪水

    台下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马上哗然——虽然这包袱抖得不能说不巧妙,但老冯这玩笑还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地开得过大了。为什么我眼中常含着泪水,是因为这玩笑开得过分。

    真理和正义追求半天,原来你给自己的洗澡堂子做了一个广告。刚才别人做广告你义愤填膺,到头来在恳谈节目中对着七十亿观众你给自己做了一个广告。这时人们倒怀疑老冯的疯傻接着就由老冯怀疑起五十街西里人们整体的疯傻了——是不是他们并不疯傻而是在做秀如同一个地区和组织长期默默无闻开始用极端的手段引起人们的注重和注目呢?

    欧洲的那位首相也后悔刚才自己操之过急,又让秘书到国会把手令要回来——好险,再迟五分钟国会的议员一边收看电视一边就急急忙忙和粗枝大叶地通过了——拿起红笔将"请国会备案,传之子孙"那一条给划掉了。绕了半天又绕回了洗澡堂子。真是圣餐分发处和集体洗礼中心吗?就算是圣餐分发处和集体洗礼中心,现在的商业味也太浓了也已经脱离圣餐分发处和集体洗礼中心,圣餐分发处和集体洗礼中心的魂也顺着分发处和洗礼中心向商业转化过程的缝隙飞走了。在众人恍然大悟、哗然过后是清醒——原来老冯也无非如此,老冯到底是一个开洗澡堂子的,刚才对他一切的向往和期待看来都是无中生有,神秘的迷雾一经飘散,他就露出了原形和回归到别处,说上当是真上当,说醒来是真醒来,原来自己还是自己老冯还是老冯过去对老冯高山仰止现在就可以平起平坐甚至可以居高临下——现场和电视机前响起了轻松的笑声大家终于都有一个回归这时许多总统和首相都开始端起茶杯喝水喝水的时候又相互看了一眼世界也不过如此恳谈竟如此无聊一切都不出所料过去我们对自己还有些怀疑对老冯和五十街西里还有些向往还想从今天的恳谈节目中学到些什么以为疯傻到底是疯傻疯傻之后就可以提高一个层次和境界现在看来疯不疯傻不傻都无关紧要就像他们疯傻过后并没有提高一样那么我们也就不需要提高什么一切还按过去的清醒的一套办就可以和省心了既然可以省心和不动我们为什么非要动心和费力呢?省心和不动我们还是我们——还可以居高临下地权倾一方,说不定动心和费力之后,我们倒要在二者转化的过程和缝隙中被排斥掉了;说不看恳谈我们就会有损失,现在看了恳谈我们也没有获得什么当然也不能说没有获得什么起码我们知道世界还原地未动不必杞人忧天我们还是可以继续"谨以我国人民和我个人的名义"到处发贺电和唁电,于是他们马上相互"谨以我国人民和我个人的名义"给对方和交叉给第三者发了一个贺电,证明我们还是江山如桶和人心似铁——的时候,老冯在电视上对观众的反应还浑然不觉呢,还自以为得计和一铁弹打出去成了一箭双雕呢,既探讨了众人疯傻的原因提出了自己的思想和论点,同时又给自己五十街西里的洗澡堂子免费做了一个广告。他现在考虑的首先不是现场和电视机前观众的反应,而且考虑走出电视自己的洗澡堂子该怎么办——不马上扩大经营和开发新的项目哪里成啊,广告过后,七十亿的观众都要涌到五十街西里去洗澡,不扩大规模,澡还没有洗成人流已经把五十街西里给淹没了。当然淹没有淹没的好处,大家主动去取经就不用我们四处推销了,不费吹灰之力,五十街西里的疯傻马上就会传遍全世界。何况汹涌拥挤的人群中还有许多总统和首相,他们在五十街西里取得真经之后,再"谨以我国人民和我个人的名义"在他们的领土上利用行政手段强行推广,还怕我们五十街西里的人们走遍全世界不处处是亲人?世界上哪一种宗教不是因为皇上喜欢才发扬光大的?——于公于私,都毫发无损是两全其美——换句话说就是双赢,这除非是老冯来恳谈换了别人譬如是孟姜女和老马还不知会把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引导到哪里去呢?说不定五十街西里没引导出去,不是别人主动来五十街西里取经,一场恳谈下来,连五十街西里也不见了顺着恳谈到五十街西里的缝隙飞走了——那时五十街西里的疯傻才是白疯傻呢。想到这里老冯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激动,环顾左右没有知己一切都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开始在那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时人们倒又发现他有些接近和开始疯傻——但你也疯傻得太不赶趟了,该疯傻的时候你不疯傻,现在真相大白昭然若揭你疯傻的情绪才刚刚上来一切不是亡羊补牢和于事无补吗?但众人哪里知道,这恰恰就是老冯要的结果呀,你不怀疑和回归自我、你不平起平坐和居高临下说不定对五十街西里和我的洗澡堂子还充满戒心,现在你怀疑和回归了,你平起平坐和居高临下了,五十街西里和我的洗澡堂子才可以暗自酝酿和以售其奸;你大队人马开到五十街西里人们疯傻的原因倒可能昭然若揭,你不管不顾我们的神秘和自我倒可以长期地保持下去更加神秘,就好像热恋的阶段拖得越长越能吊你的性子,刚见面第二天就上床相互之间哪里还有什么神秘可言接着第三天就同床异梦要考虑分手了。你离我洗澡堂子越远就是离我洗澡堂子越近,你大队人马过来我洗澡堂子还就成了一个洗澡堂子。谁说要洗你们的身了?还是要洗你们的心和魂呀。谁说要彻底否定孟姜女和老马了?那仅仅是一个借口和名义罢了——孟姜女和老马也是白牺牲,我要的还就是孟姜女和老马的结果接着再深化下去。找出原因不是目的,接着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才能有出路;是心是魂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挖出心和捕捉到魂之后怎么办——那就是洗啊。这时的洗就不是那时的洗了。想到这里老冯又有些悲壮,世人皆醉我独醒我一个人承担着五十街西里和全世界,这时我倒替代了所有那些自以为聪明和得计的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看似你们理解了,其实你们没有理解,下一次皇室的纠纷和处理办法还如出一辙。一个世界的担子落到一个开洗澡堂子的老冯身上不谓不重,但老冯还只好铁肩担道义和以天下为己任了。我不赴火海谁赴火海?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把自己挂到十字架上你们哪里能够清醒和觉醒?洗礼之后分圣餐时你们吃的是什么?就是我的血和肉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孩子,老的老小的小我可以义无返顾这时你们用一个广告的回归和商业的味道就把我给概括了吗?这时蒙在鼓里和受损失的就不是我而是你们了。想到这里老冯又潸然泪下——看到老冯在那里独自一个人又哭又笑,众人倒觉得说不定又有好戏看了,虽然节奏和节拍慢了半拍,但戏演到一半毕竟情绪上来了,还是不要急着退票和离开接着有一搭无一搭地继续看下去看他还有什么花样和花招——不到他黔驴技穷我们还就是不卸磨杀驴,幸灾乐祸之下总统和首相又放下了茶杯,女主持人也恢复信心笑容满面地——甚至开始有些调侃和捉弄地——问。

    女主持人:亲爱的冯哥,你情绪过去了吗?情绪过去我们接着再恳谈。广告和商业被你弄错了我们可以从头开始。如果我过去许多话说错了,现在倒是可以代表广大观众原谅你在酒吧里的乱看和看错。(这时老冯在心里骂:傻冒。)我接下来的问题是,既然你谈到了洗澡堂子,我们也可以将错就错地接着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你以为我马上要转换新的话题,但我就要将错就错地还说洗澡堂子,既然你乱看和看错,我们就让你一直乱看和错看下去。一看错了就脱离和躲避虽然免去了一时之灾但下次遇到这错的时候还会一犯再犯,遇到错误就把错误深化下去找出它的原因才能彻底避免上当甚至你可以对错误推波助澜让它发展到极致和荒谬的程度,才能让它原形毕露和彻底剥开错误制造者的画皮——你说经过你的洗能将白骨和爱情之上的血污、脓疮、灰尘和瘢痂除去,人人重新露出白骨和真情,洗能医治疯傻或让人更加疯傻或将这疯傻在全世界推广开来,接着我们就要针对你的洗澡堂子和洗具体测验一下。——说完这些我回头要说的是,既然刚才你可以为你的洗澡堂子做广告,我们电视台和恳谈节目跟着你继续为我们做广告就脱离了节目刚开始就做广告让你义愤填膺的旧车道驶向了新的高速公路和信息公路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接着不顾老冯又要愤怒,老冯想说的是广告跟广告可不一样——径直脱离老冯直接对着电视镜头说)请大家不要走开,广告过后马上回来。

    接着电视上又插播了三分钟广告。原来以为它会是新广告呢,谁知还是节目刚开始时的旧广告——还是男人的补药、女人的卫生巾和男女共用的洗液,一切还是换汤不换药,原来直播节目被这三条广告的厂家给买断了。

    这时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又觉得上了当,不但上了老冯的当,同时也上了电视台、恳谈节目和女主持人的当,但因为这一切是老冯引起的,大家倒脱离老冯的愤怒脱离节目刚开始就做的广告虽然现在的广告还是原来的广告但大家把愤怒的矛头和怒火全对准了老冯,电视台、恳谈节目和女主持人倒是金蝉脱壳。是不是嘉宾请得不对呀?如果恳谈节目这么办下去,不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拿现场和电视机前广大的观众、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打岔吗?大家以为老冯要跟着大家的愤怒而愤怒——虽然愤怒的方向不同,但广告过去再看老冯,老冯对女主持人的偷梁换柱和金蝉脱壳倒以冷笑和平静从容对之,从愤怒这么快地转为平静,又出乎大家的意料,说不定他要在将错就错之上再来一个将错就错,大家精神马上又为之一振,恳谈这么进行下去,说不定接着又有好戏看了——看谁能把别人装到自己的罐子和圈套里。既然双方都恢复了自信,错误在一直滑行,看这铁球和石块顺着山坡最后能滚到哪里去。我们本来把恳谈节目当成了一个接受教育的严肃场合,现在它自己堕落滑向了荒谬和滑稽,我们也乐得不动脑筋就当作看一场玩猴和杂耍吧。就当是到郊外看一回青山绿水和度一个愉快的周末吧。——这时场上和场下倒都把心放了下来。但大家和女主持人恰恰在这里又上了老冯的当,老冯的目的就是要让错误继续滑行,就是要把大家继续关到自己的洗澡堂子里——也许是现有的洗澡堂子,也许是经过十万八千里的寻找才能到达的洗澡堂子。不到老冯的洗澡堂子里接受洗礼,你们哪里能变疯变傻呀——现场也是老冯推销疯傻的一部分——就是要让你们对洗澡堂子进行测验,看似测验的是洗澡堂子,其实测验的是你们自己。老冯这么做还不单是为了洗澡堂子而是为了五十街西里——也许是现有的五十街西里,也许是经过十万八千里寻找才能到达的五十街西里——和接受测验的你们自己——也许是现场和电视机前的你们,也许是需要经过十万八千里寻找才能找到的你们自己。原来还想经过过渡脱离洗澡堂子再回洗澡堂子,就好像让孩子到户外玩一会儿再喊他回来吃饭一样,现在你们自己主动放弃了玩耍直接坐到了饭桌前,接着让你们喝下老冯为你们配制的迷魂汤可别怪老冯没给你们玩耍和等待的时间。原来还怕你们紧张,谁知你们自己把自己放松了。老冯胸有成竹已经变得笑眯眯的,翘首以待等着女主持人的提问。这时女主持人倒显得有些慌乱,又让大家看出了女主持人和老冯在层次和境界上的差别。老冯事后说:

    "一个小丫头片子,一只另一行业的鸡,说到底就是我洗浴中心的一个按摩女,现在还想跟经理和老板斗心眼呢!"

    经过一番心理较量,老冯不知不觉又占了上风,女主持人又恢复到低眉顺眼和谦虚的程度,这时整理了一下头发继续问。

    女主持人:冯哥,广告过后我们接着说你的洗澡堂子。(老冯在心里说:我要的就是这个。)据我所知你的洗澡堂子开得时间并不长,也就是五十街西里疯傻之后到现在仅仅一个世纪——如你所说,累累白骨之上建了一个洗澡堂子,既然洗澡堂子不是为了让人洗身而是为了让人洗疯傻和推广疯傻,那么在一个世纪中,你的洗澡堂子都有什么发展和变化?到目前为止都有什么疯傻服务项目?

    老冯(胸有成竹):说发展它也发展——从无到有,说变化它也变化,服务项目从少到多从头到脚——只要你沾上一项,保管你疯傻,一开始也就是冲个澡搓搓泥中间开始增加揉头搓脚和捏骨——这才对得起累累白骨,现在已经发展到拔罐走油刮痧捏脊推背针刺五花六顺温冷冰火打炮打飞机,洗浴有淋浴冰浴桑拿浴芬兰浴蒸汽浴针刺浴冲天浴海浪浴牛奶浴米粥浴风火浴黑屋浴光明浴前浴后浴左浴右浴上浴下浴姑娘浴大嫂浴双人浴双飞浴药浴酒浴抽风浴驴马浴猫狗浴山羊浴展望浴怀旧浴欲罢不能浴和死去活来浴说到底它们全是疯浴和傻浴……

    老冯越说越快,就像中国相声中的绕口令,字字叠加词词相咬后边的吞了前边的后浪打着前浪果真如铁球和石块滚下山速度越来越快脚步越来越轻原以为前边是山高水险谁知道前边是峰回路转和柳暗花明——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忘乎所以和忘了老冯是谁自己又是谁刚才自己还反对老冯现在又把舞台上的主角当成了自己的亲人对主角开始有贴近和移情倾向开始站在剧中人物的立场上由不得和禁不住为他鼓起掌来——什么是疯傻呢,这就是疯傻的开始。大家这时又想,如此说来,五十街西里并不是刚才的五十街西里,老冯的洗澡堂子并不是刚才的洗澡堂子,刚才对五十街西里和老冯的洗澡堂子还是出现了认识错误这一切并不是老冯的责任而是自己的自误和不解看来广告和广告果然不同电视台和恳谈节目的广告是广告而老冯倾诉的洗澡堂子却是疯傻和真情的表现之一种既然老冯的洗澡堂子发展得这么快疯傻的服务项目这么多许多项目连总统和首相都闻所未闻,可见自己是孤陋寡闻和少见多怪。既然它那么丰富和诱人就一定有它丰富和诱人的理由,既然它闻名遐迩屹立在世界东方和五十街西里,我们不抽时间找借口到那里一游疯傻一阵不是虚度年华和蹉跎人生?——什么是疯傻呢?这才是最大的疯傻呢。许多观众站起来就要打背包和收拾行李上路,那位欧洲首相也后悔自己刚才出尔反尔得过于轻率和大意,这时又将秘书召过来,重新将划掉的一笔添上不算,又急急忙忙找到一张纸写道:赶紧通知外交部,安排我第一批访问五十街西里,万万不可落到其他国家的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之后——这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们的民族。秘书又满头大汗急急忙忙地安排去了。现场和电视机前一片混乱,老冯说完绕口令在那里镇定自若,倒急坏了电视台和那位女主持人,现场直播离结束还有八十分钟,观众纷纷离场和关掉电视机三条广告的厂家还不把电视台的大楼炸平?嘉宾迟钝和木头让人着急会影响收视率,嘉宾过于聪明和伶俐只顾自己不顾别人也会和迟钝和木头殊途同归达到同一种效果。说着急是真着急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和保安开始强行往座位上按捺观众,女主持人满头是汗又往脸上抹了一把满脸马上就是花瓜急切之中她也没有发现就是发现她也顾不得了自己已经无能为力她只好再往下回归自己和过去一样开始用恳求的目光和撒娇的表情和口气威胁老冯:

    "冯哥,如果这场面你再不管,如果观众全部走光了电视机全部关闭了,遭受损失的不光是电视台和恳谈节目,同样也会影响你自己的形象——因为毕竟是你在和我恳谈!"

    这时老冯翘着二郎腿看着女主持人的蓬头垢面和满脸花瓜说:

    "损失就损失呗,走光就走光呗,澡堂子刚开张的时候一天没有生意我也没有着急,还在乎他们为了急着洗澡而丢下了洗澡堂子的老板?恳谈有观众的时候可以恳谈,没观众两个人也可以坐在酒吧和灯下谈心。一开始我强调和要求过观众,现在观众要走我也可以没观众——说不定没观众比有观众还要好呢——有观众两个人恳谈不管怎么看起来都有些做秀,没观众就在酒吧和灯下两人的谈心才可以深入下去谈着谈着就谈开了最后一点点渗透和穿透——才可以达到滴水穿石和铁杵磨针的效果。既然乱看和看错是错误的,我现在可以专心嘛。既然你们要对广告将错就错,现在广告起了效果还接着谈什么?我还落得脱身和解脱呢。不但现在观众要走不会影响我的情绪,(接着又指了指女主持人)就是接着你也脱离现场去再次化妆,我一个人在这里自言自语也可以倾诉我自己的心声和感动全世界——一个人自言自语是什么表现?就是一个傻子和疯子站在街头在自言自语和自问自答的翻版嘛。是疯是傻不是一下就测验出来了?看来你还是没提高呀,看来你还是没疯呀,看来刚才的恳谈和对话都是白恳谈和白对话了——观众觉悟了,你还没有觉悟。要着急是你着急——急的也是你自己,反正我是镇定自若和以不变应万变!"

    女主持人被逼到了墙角和绝路上——也是急中生智,她开始撒泼打浑——绝望之下拿出女人的绝招威胁老冯:

    "如果你再让形势这么发展下去,如果你再只顾自己不顾别人,如果你再只顾自己的洗澡堂子不顾恳谈、电视台和大西洋和太平洋上空的卫星,如果你再只顾自己的疯傻不管别人的疯傻——让我颜面扫地和砸了饭碗,如果你再装疯卖傻不把观众召回来,我就在现场和酒吧把我的上衣脱下来!——我也疯傻一次让你看一看!"

    谁知老冯还是不动心——也不知老冯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哟——在那里无动于衷地说:

    "要脱你就脱呗,我天天在洗澡堂子里,也不是没见过脱——凡是去我洗澡堂子的人,不管是顾客还是按摩女,都是些爱脱的人。但我洗澡堂子的脱和你的脱可不一样,我就不信你脱了上衣能达到你所预期的效果——观众该走还是走,该去洗澡堂子还去洗澡堂子——在这里脱衣的只是你一个人,到了洗澡堂子人人都是光的!"

    女主持人这样冷笑一声,在大庭广众之下和电视机前,果然一件件开始往下脱自己的上衣,最后在解胸衣的时候有些犹豫,但接着看老冯还是无动于衷,一咬牙一跺脚,横下一条心——既然疯傻到这种地步,既然你们全都疯傻了,我还在乎最后一件胸衣?突然义无反顾和毅然决然地脱了下来。脱下胸衣她就有些大义凛然和悲壮,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也被她震住了。说是要去洗澡堂子,马上又坐下留到了现场和电视机前。说是洗澡堂子人人都是光的,但面前已经有个光的何必舍近求远呢?再疯再傻谁不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呢?再说女主持人的胸也是前所未有的诱人啊,说秀美它是丰满,说颤动它是平静,说动如脱兔它是静如处子,看似两座大山,又是一泓流水,本来铁球和石块已经顺着山坡翻滚而下,谁知它们马上被这两座新的山峰阻挡隔绝于是戛然而止。说见过也见过,但从来还没有见过这样的青山绿水呢。

    相形之下老冯的绿领带就是一绺杂草和一团混乱的山羊胡子——出现这样的效果倒出乎老冯的意料之外,两座山峰能阻挡住千军万马,看来他还是高估了观众的觉悟——里面还夹杂着那么多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看来他还是高估了五十街西里和自己的洗澡堂子,原来推广疯傻和提高你们的层次和境界还任重而道远。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毕竟离两座大山远只顾欣赏它们的秀美,老冯离两座大山只咫尺之遥这时就感到它的温度和能量——刚刚解开胸衣,就像刚刚出笼的包子一样让人笼罩在雾汽里感到迷惑、眼晕、压迫和逼近。恰恰这时花儿红乐队也有些幸灾乐祸,在那里及时地奏出了"喜洋洋"和"十面埋伏"的乐曲,老冯就像陷入千军万马的包围之中一样在那里前突后挡和左右奔逃。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大战在即怎么会忘记敌人从背后驰出一支奇兵呢?说尴尬他是真尴尬,说一败涂地之下他有些垂头丧气也不过分。但老冯事后并不这么认为,他说: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她脱下胸衣。"

    "我就是要引导她的疯傻。"

    "这也是初级引导嘛。一个女人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下自己的胸衣,还不是疯傻的初级阶段和开始?"

    "推销任何东西,都不要想跳跃历史阶段。"

    "我还就把你们限定到初级。"

    "现场推销从哪里开始,就从女主持人开始。"

    但那已经是亡羊补牢和自圆其说了——已经是在找补和掩盖了。当时老冯的尴尬无措和落荒而逃已经被铁证如山地记录在历史的镜头上。不管你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现在已经被闷住和发霉了。这时老冯又有些后悔,早知如此,就跳跃过这历史的阶段了;早知脱了胸衣会是这样的效果,就不如早一步阻挡人们去他的洗澡堂子了——你真想让陌生无知的人群把五十街西里给淹没了吗?早知直播会出现这样的场面,就不如在开场的时候改成录相了。但垂头丧气的老冯,还在那里瘦驴拉硬屎地强撑着呢,就像有些总统和首相,满腹心思地坐在主席台上,看到电视镜头摇过来,突然清醒又从脸上挤出两丝微笑,但你那两丝肌肉的扯动和抖动显得是多么地牵强、虚弱和滑稽呀。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谁知转眼之间就一败涂地。斗败的公鸡该缩着脖子,但老冯还在那里昂扬着头就显得更加滑稽。各国的总统和首相虽然对老冯有些同情由此情此景想起了自己许多往事但同类对同类还是以忌恨和幸灾乐祸的成份居多这时也就墙倒众人推开始对老冯落井下石相形之下也看出女主持人的圈套和罐子的高明、深度、向度和限度这妮子看来还有两把刷子呢刚才我们离开恳谈、电视和卫星扑向老冯的洗澡堂子还是错的留下看妮子的秀峰和老冯的尴尬还是对的接着说不定就会掀起一个剧情的高xdx潮把老冯像落水狗一样痛打一顿也解一解刚才我们差点上了他的当离开现场和电视机的心头之恨相形之下挺着两座秀峰和破碗破摔的女主持人倒笑贫不笑娼地在气宇轩昂——她的两座秀峰挑战似地向老冯眨眼:

    "怎么样?咱们接着再往下疯傻?"

    "怎么样?咱们看一看到底是谁在疯傻?"

    "怎么样?既然你们五十街西里找不到自己疯傻的原因,让我也加入五十街西里替你们寻找?"

    "怎么样?索性让我代替你到五十街西里去开洗澡堂子?"

    "正如你所说——脱和脱还是不一样吧?"

    女主持人又恢复成笑容满面,开始接着问老冯。

    女主持人:冯哥,既然已经脱了,咱们也就别再兜圈子了;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咱们也就别再假装正经和坐而论道了——咱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咱们现在就开始对你的洗澡堂子进行测验:现在你扮一个到洗澡堂子洗澡的顾客,我扮一个按摩女,让现场扮演你的洗澡堂子——倒也不用舍近求远,看一场澡洗下来,一场摩按下来和一场娼嫖下来,能否达到你所说的洗的效果——看通过你的洗澡堂子能否洗掉你身上的灰尘和血污、脓疮和瘢痂,一直深入到历史的白骨和爱情,再到你千年的心和魂,最后走出洗澡堂子的是冯哥还是别人——如果你能够焕然一新,如果你的心和魂能够在由你到别人的过程缝隙中飞走和溜走,每洗一步都蜕变一个样子,哪怕你本来不傻不疯过去的疯和傻只是做秀现在一场澡洗下来就真傻和真疯了我们也对前科不予追究五十街西里的疯傻就可以确定原因就如你所说已经找到洗能够清除灰尘和疮痂我们就可以大面积地推广让你们的心和魂飞满天空和全世界,让全世界都充满推土机到处都在挖累累白骨和千古流传的爱情然后在累累白骨之上到处建起如你洗澡堂子模式般的洗澡堂子,到处是摩天大楼和桑拿中心,到处是圣餐发放处和集体洗礼中心;如果一场澡洗过一场摩按过一场娼嫖过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就是现在你已经疯了和傻了那么也可以确定为不疯不傻疯傻也是活该这样的疯傻就没有什么探讨和推广价值五十街西里就可以弃之不顾我们还是我们观众还是观众总统还是总统首相还是首相皇室成员还是皇室成员我们宁肯认定我们的日常生活和所做所为都是疯傻和疯傻表现之一种那时候你们的疯傻自生自灭可别怪我们事先没有跟你们打招呼——也不辜负我们今天的恳谈和卫星直播。何去何从你可以选择,事到如今我已经脱了你也就没有选择,就好像在洗澡堂子我已经脱了你没有选择一样——如果你早不干这个或不同我干这个,你何必让我急急忙地脱衣服呢?我在脱衣服的时候你倒在床上手放到脑后不动声色,现在老娘什么都让你看到了你倒要打退堂鼓和退单不要说是我就是换成你——你作为洗澡堂子的老板会不会同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