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老冯:五十街西里第一个重视洗的人

    前提:老冯:五十街西里第一个重视洗的人。

    给"恳谈"节目进行音乐伴奏的是花儿红乐队——不但"恳谈"节目请他们伴奏,"聊斋DOUBLE_QUOTATION、"朋友屋"、"快乐总动员"等疯傻娱乐节目也请他们伴奏。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那是因为他们得风气之先,那是因为他们去过五十街西里,那是因为他们的歌声和蓝调音乐是用青春和血液来浇灌。没去五十街西里之前他们无声无臭,去了一趟五十街西里他们变得半哭半笑,冷冷傻傻——反映到艺术和音乐上就变得野蛮、原始、欲哭无泪——我多想找一个没人的场合大放悲声啊,但真到没人的原野,我看着满地的茅草随风滚动又欲哭无泪——和不咸不淡——我多想拉住每一个路人诉说衷肠啊,但等见了世界上最亲的人,我也变得有一搭无一搭咱们还不如说一段黄色笑话呢,这时就转成了洒脱和无意——用得着跟你们认真吗?大家马上又理解成高傲和冷漠。这些高傲而冷漠、蛮横又脆弱、亲近和拒绝、温暖又寒冷的声和乐撞击着我们的耳鼓和心灵,还有我们已经从本我到别人缝隙中飞走和飘散的魂儿——它还有一种召唤作用呢,我们就好像已经大放悲声和诉说衷肠了。花儿红乐队走到哪里,哪里的观众和听众都如醉如痴和载歌载舞。亲人,你终于来到了我的身旁。在我们没变成一架微缩景观之前,花儿红乐队先变成了一架微缩景观。

    一声鼓槌,一声锣响,电子琴和京胡弹拉出前奏,在观众如潮的掌声中,老冯和主持人出场了。由于这次恳谈的话题是关于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由于恳谈的伴奏者是花儿红乐队,这天通过卫星转播收看电视直播的观众覆盖全球——事后BLZ民意调查公司的统计是七十亿。

    许多国家的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都中断手头的工作围着电视想学到些什么。这比疯牛病和口蹄疫受关注多了。一开始不是卫星直播,"恳谈"节目害怕五十街西里开洗澡堂子的老冯紧张,准备先录相,又剪辑,一句话说错了,还可以重说——比在现实生活中还要让人迷途知返和胡涂乱抹,谁知穿着西服打着绿领带的老冯不同意——事后记者采访老冯为什么打着绿领带——当然穿西服可以理解,现在电视上谁不穿洋装呢?问题是为什么打着绿领带,老冯大方地侃侃而谈:

    "因为我是跟水打交道的人,绿色代表绿草如茵和柔情似水。"

    "或者说成是绿水长流和水肥草美也行。"

    关于电视不直播老冯有些不满意:

    "直播我倒不紧张,先录相后剪辑我倒有些害怕,说每句话的时候我倒要掂量掂量——因为谁知道你们掐头去尾要剪掉些什么!"

    "直播是原汁原味,掐头去尾播出的节目中倒不是我而成了别人,由我到别人的缝隙中我的魂倒要被你们弄飞了。"

    "什么用意嘛,别人都是直播,怎么一到我就成了录相?如果认为我老冯不合适——不适合直播,你们可以在五十街西里另换一个人,看你们能不能再找出一个老冯?并不是我老冯要上这个节目——并不是我要来恳谈,在洗澡堂子里对着绿水、鲜花、玻璃天花板上嫦娥飞天的彩绘我也可以把心里话说完——我在这个世界上不缺少朋友和恳谈,搓背的老杨拉着我谈心我还不耐烦呢——是你们在恳求我,并不是我在恳求你们!"

    老冯气鼓鼓地坐在那里。看到五十街西里改变的人们都这么理直气壮和颐指气使——一个开洗澡堂子的也居高临下和指点江山,倒让"恳谈"节目的女主持人感到意外和佩服——这就说明恳谈节目的嘉宾找对了嘛。本来就是要直播嘛,只是以录相的名义解除老冯的思想顾虑和紧张情绪——这样可以使老冯放得开和进得去,可以彻底弄清楚五十街西里人们疯傻的原因和这疯傻通过老冯要到哪里去,谁知老冯倒要借着水的名义和优势直接放开——要放开就直接放开,不必绕路和找什么借口。是老冯胆子和勇气真这么大和改变了呢,还是他已经看穿"恳谈"节目的花招故意杀一回马枪给挑穿了呢?事后老冯又对记者说:

    "说看穿我也可以一眼看穿,但当时我还不屑于这么做——一切都出于我的本性,我的本性和率直还就适合直播不适合剪辑——我这样做还不单是为了我自己,把我剪辑错倒没什么,由我剪辑错了五十街西里和万千民众的疯傻就对世界有一种误导了。那样害的就不是我而是这恳谈节目本身和它覆盖的全世界了。"

    女主持人还有些不放心,直播前又问老冯:"你可知道收看这节目的还有许多国家的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本来你是不紧张的,如果一直播你紧张了,中间出现冷场和卡壳——虽然我可以给你救场,但到救场的时候你还是满头大汗回答不上来那时可就让你我都下不来台了——说不定看到老冯这么窝囊,今后到你洗澡堂子洗澡的人都会锐减,你洗澡堂子的生意都会因此受到影响。到了那个时候你可别怪我事先没给你打招呼。"

    老冯这时倒感到奇怪:

    "那你怎么就没想到还有另一种可能呢?到了恳谈的时候紧张的不是我而是你呢?不是我回答不上来你提出的各种问题,而是你提出的每一个问题我都对答如流如水银泻地倒是我好放你不好收——泼水难收何况是水银呢?

    不但我一谈而不可收,而且我每一次的回答都使你提出的每一个问题显得肤浅——几个回合下来我倒没什么在那里心平气和不动声色你倒为自己的案头准备不足和对老冯的估计不足而感到惭愧后面准备的问题还不如前边的问题你倒在那里满头大汗不好意思再问下去出现冷场这时不是你来救我而是我来救你接着我只好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和自问自答唱起了独脚戏把这个节目从头到尾支撑了一百二十分钟直播下来不是我老冯显得窝囊而是你们电视台显得窝囊不是我老冯洗澡堂子的生意要受影响而是你们恳谈节目从明天起就寿终正寝再也拉不来广告找不到播出时段我洗澡堂子的顾客都成了首相和总统也说不定没经过我洗澡堂子的培训还当不了首相和总统就更别说那些聋子的耳朵摆设般的皇室成员那时你倒在寒风萧瑟中失业了倒要我再一次救你收留你到我洗澡堂子来当一个按摩女也说不定!"

    女主持人本是一窈窕淑女,也是电视和恳谈把她害了,恳谈了两年多,她倒提前变成了别人。由她到别人的过程中她的本真和魂儿顺着缝隙飞走了于是她也就不知道自己是谁和别人是谁说到底她也就是另一个行业的鸡她倒把自己当成一棵大头蒜离了她普天下的人就无法炝锅从此她就把自己当成了人民的代言人经常在电视上说着"我代表广大观众感谢各位总统、首相和各皇室成员的收看"云云她只遇到了没有疯傻的观众于是就可以装疯卖傻和自以为得计现在真遇到了五十街西里的代表开洗澡堂子的老冯假傻遇到了真傻假疯遇到了真疯老冯一席疯话说下来还真让这傻冒出了汗事后老冯又说:

    "当时不是我存心要欺负她,而是她真往我枪口上撞哎,我也是搂草打兔子顺便教育她一下。让她知道一下五十街西里的份量接着再掂量一下自己是几斤几两的蛤蟆,这样对她今后的提高和恳谈节目的提高都有好处嘛。"

    女主持人搔着自己的假发和脸上的油彩——假发一下让她搔歪了,油彩一下让她抹花了——一切还得从头化妆——说:"既然你说要直播——咱们不行就真直播,我代表广大观众也就同意你直播——反正本来就要直播,但你毕竟是头一回上电视——大闺女上轿头一回,有些游戏规则我还得事先提醒你,在恳谈的时候,一切还要按照我所提问题的轨道和思路滑行而不要漫地跑马——你时刻还要想着身边还有一个人,就好像在酒吧里带一个女朋友不要再乱看别人一样,否则就不是恳谈而成胡说了。"

    老冯:

    "这个我懂,我洗澡堂子也有规则和程序,先脱衣服后脱鞋,蒸过桑拿再去搓,换上裤头找三陪,最后打个八五折——我把这儿当成洗澡堂子不就得了?"

    女主持人看老冯真放松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时花儿红乐队已经开始调音,女主持人征求老冯的意见:

    "花儿红已经准备好了,咱们上场?"

    谁知老冯又提出一个问题:"咱们今天直播的时候,现场带观众吗?"

    女主持人这时留了一个心:

    "老冯你让带呢,还是不让带?这次我倒要代表广大观众听老冯哥的——就好像去酒吧你让我穿什么裙子一样。"

    老冯也有些得意忘形——节节胜利让他有些回归,但你往哪里回归不好呢,怎么也复制起自己批判的对象了?这时他倒把自己当成了一棵大头蒜,随意让普天下的人炝锅,于是他恰恰在这里上了女主持人的当——老冯挥了一下手:

    "那就穿筒裙吧,别穿超短裙,弄得跟个鸡似的。"

    老冯:

    "那就带观众吧——也给我一个跟大家也就是那群没有疯傻的傻冒们见面、交流和教育他们的机会!"

    这时老冯就变成跟女主持人一样的货色了——后来老冯在恳谈节目中就欲哭无泪——因为电视台本来就要带观众,看到老冯在那里得意忘形,恳谈节目的工作人员也是吃一堑长一智,趁着老冯拖延的时间,又到五十街西里找了些真傻子和真疯子夹杂在台下的观众里——你老冯真疯真傻遇到假疯假傻可以挥洒自如,现在观众中突然出现了你的故人真疯真傻对着真疯真傻你老冯不就要显露原形和露出狐狸尾巴了——狐假虎威的时候,不要遇上你的同类。但老冯被刚才对女主持人的胜利冲昏了头脑,还在那里趁风扯帆和傻冒一样地胸有成竹呢。花儿红乐队一声鼓槌和一声锣响,老冯就和女主持人拉着手出现在酒吧和直播现场——他就这样憨厚无知地出现在七十亿观众和各国总统、首相和皇室成员面前——老冯,你厚颜无耻到什么地步,你能代表我们五十街西里吗?

    但节目接着并没有开始,按照惯例,电视先插播了三分钟广告。先播了一条男人的补药——你好我也好,又播了一条卫生巾——月月舒服,接着播了一条洗液——难言之隐,一洗了之。老冯马上又不满意——不满意有两个方面,一,这次跟老冯恳谈的是一个严肃话题——关于五十街西里的疯傻,事先还播广告,本身就是对五十街西里人们疯傻的污辱,不该拿我们的疯傻去赚钱;二,就是赚钱非播广告,也不该播这些肤浅和没有份量的东西,

    老冯:

    "这不是拿我和五十街西里打岔吗?就是播广告,播些钢铁巨人和卫星上天也行啊,为什么非播些补药和洗液呢?明白的是你们电视台在自作主张和见利忘义,不明白的还以为这其中有什么暗示和我和五十街西里有什么联系呢。"

    这时女主持人倒跟着老冯学傻学疯和学聪明了——她做出在酒吧发现老冯在偷眼看别的女孩子似乎抓住老冯的短处说:

    "要看你就看,不要故作不看还偷看,以为自己有什么份量能吸引所有的女孩子,又故作清高似乎看不上所有的女孩子喜欢看人和上酒吧又说自己不喜欢这里的空气和氛围——把别人都说得肤浅和不务正业,把自己伪装得洁白如玉和孤傲清高,那样就显得可笑和自欺欺人了!"

    "这里播广告也没什么,没有广告就没有电视台和卫星转播我们还坐不到这里呢,就好像到你洗澡堂子洗澡大家可以不买门票吗?按摩女还不是按着钟点在收费?交了费还不是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再说,播的这些广告怎么就和五十街西里和你没关系呢?——说和五十街西里没关系还可以解释得通,说和你没关系说下大天来人家也不信——播的所有这些用品,不都和你洗澡堂子联系着?"

    倒把老冯说愣在那里——也是为了解嘲,老冯红着脸说:

    "当然我主要说的还不是五十街西里和我自己,而是广告中又补又洗,通过卫星让外人看到以为我们这里又出现东亚病夫和处处是妓院呢——我主要考虑的是外在影响!"

    广告播完,电视上又露出老冯和女主持人正襟危坐的面孔。但接着恳谈还没有开始,花儿红乐队又奏了一曲"天黑黑"。这时我们从电视上又看到老冯不耐烦和急不可待的样子。终于,在天黑黑之后,大灯亮了,女主持人笑容满面地说完开场白之后,一场恳谈开始了。

    女主持人:老冯先生,欢迎你到恳谈节目做客,今天我们恳谈的话题是关于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和这疯傻要到哪里去。在恳谈开始之前我要请教你,从现在开始你所说的疯话,是代表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呢,还是仅仅代表你自己?——这对我们的恳谈至关重要。

    老冯:可以说代表五十街西里,也可以说代表我自己,世上能代表自己又代表别人的人不只我一个人——别说已经疯傻顾不得许多,就是在那些没有疯傻的人中,许多国家的总统和首相给别人发喜帖和唁电的时候,不都是"

    谨以我国人民和我个人的名义致以祝贺"或"哀悼"吗?他都把人民全代表了,还以"谨以"——这不是装孙子吗?(接着指了指女主持人的胸)连你都能代表广大电视观众,我还不能代表五十街西里吗?——傻是一同傻,疯是一样疯,我恳谈得只能比他们更疯更傻,还能给这些留在家里的疯子和傻子留下什么余地和缝隙吗?

    老冯的回答马上赢了个碰头彩,不但场上的观众(包括夹杂在观众中的几个五十街西里的真疯子和真傻子)都鼓起掌来,连欧洲和美洲的一些总统和首相,部分皇室成员,都坐在电视机前相互看了一眼"哈哈"笑了。

    "这傻子!"

    "这疯子!"

    "这五十街西里!"

    "到底是疯傻之地呀,一定要把这节目看到底!"

    …………

    女主持人这时也来了精神,主持恳谈节目这么多年,第一次遇到对手和知音呀。突然她又感到自己有些孤寂,突然她又清醒自己是不是也接近了疯傻。百感交集之下,她突然又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和祖母——老冯还很正常呢,她的思路和感情倒是提前下了道和从本我到别人、现在到过去的缝隙中飞走了。多亏导播在后台通过耳机提醒她,她才从岔道回到主路上看了一下案头的资料集中精力接着恳谈。

    女主持人:老冯先生,谈起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就不能不谈起它的原因和起始,从你个人出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疯傻的呢?

    老冯:如果能发现自己的疯傻,他就不是疯傻了,我对所谓疯傻的理解仅仅是,什么时候你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觉,你就有点接近这个境界和层次了——说层次和境界还比较合适,怎么能单独说到一个人的疯傻呢?

    女主持人(笑了):请原谅我的无知——那么当你接近这个层次和境界的时候,你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老冯(做出推土机勇往直前的样子):开洗澡堂子,开洗澡堂子!

    女主持人:原来你的洗澡堂子是这么开起来的,看来不仅仅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一个层次和境界——我这样理解是正确的吗?

    老冯:说正确它也正确,说它不正确还差几个层次,洗澡堂子也看开在哪里,开在别处它就是洗澡堂子,开到五十街西里它就不是洗澡堂子而是别的什么——你把它说成是圣餐分发中心和集体洗礼处也不过份。

    女主持人(笑了):你是什么时候觉得需要在五十街西里开洗澡堂子,又是什么时候觉得大家需要领圣餐和集体洗礼了呢?

    老冯:我们建水晶金字塔的时候。

    女主持人:建水晶金字塔怎么了?

    老冯(又做手势):当推土机和挖掘机轰鸣开工的时候,一钢掘下去,就挖出一堆累累白骨;又一钢掘下去,又挖出一堆累累白骨——挖掘机挖了三天三夜,才把白骨挖完接近一些泥土。

    女主持人:好好恐怖呀——就是因为白骨,你觉得大家需要忏悔和洗礼了吗?

    老冯(这时有些不满意):白骨也不说明什么问题,关键是看什么白骨;一开始三天三夜的白骨也没有打动我,也就是三天之后最后那坨白骨才让我动了心。

    女主持人:最后那坨白骨怎么了?

    这时台下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屏声静气,恐怖加暴力,这比看好莱坞的大片还让人开心呢。已经可以料定,一场直播下来,五十街西里的老冯就是世界上最大的明星了。疯不疯就是不一样,傻不傻就是不一样。欧洲一位首相马上掏出一个笔记本写下一句话:永远不与五十街西里为敌。接着严肃地藏到自己身上。大家都在翘首以待等待老冯的回答。

    老冯:最后那坨白骨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女主持人:那两个人怎么了?

    老冯:几千年过去,他们还搂抱在一起呢。当挖掘机要接近他们的时候,一个柔和的女声在那里喊:不要撕碎我的红棉袄!

    女主持人(开始拭泪):千古流传的爱情,确实让人感动。

    老冯(又急了):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从这坨白骨身上我发现了一个真理。

    女主持人:什么真理?

    老冯:那就是五十街西里自古以来就是风流之地,这样的地方适合开澡堂子呀!痴情痴情,不疯不傻能有爱情吗?

    女主持人恍然大悟,欧洲那位首相马上又将笔记本掏了出来,又批一行字:请国会备案,传之子孙。接着将这张纸条撕下来交给了身边的秘书。秘书一溜小跑就去了国会。

    谁知他还是动作太快了一些,对话到这里,恳谈还刚刚开了个头呢。

    女主持人(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原来这就是五十街西里人们疯傻的原因及你要拯救他们和推广他们开洗澡堂子的起始——过去人们为了寻找五十街西里人们疯傻的原因历经千辛万苦,孟姜女出现心说,老马出现魂说,现在老冯又出现白骨说和爱情说——还真是爱情自古不常有,白骨一堆草没了。

    老冯(大怒):请不要拿我的学说和他们的学说进行比较!孟姜女虽然也千里寻夫寻到一坨白骨,但那白骨毕竟是单个的——从艺术上讲这样的衬底和包袱也显得太单调、单薄、肤浅和在人的意料之中了,如果她寻出的白骨不是单个的而是两个人搂抱在一起,寻出的虽然也是自己的丈夫但丈夫又有一个第三者,那样艺术效果倒会出人意料戏就复杂和好看多了,不但孟姜女不是感动而是愤怒——感动是情感中最低的层次,观众对这样的结果也充满期待精神马上为之一振——本来心思已游走他方,现在"倏"地一声就回来和归位了,本来由自己到达别人魂儿顺着自己到别人的缝隙飞走了,现在这魂儿也听到召唤又顺着原路和缝隙飞了回来,接着她的眼泪推倒和泡塌长城就不仅仅是因为感动和感慨而是因为愤怒和不解,既有对世界的否定,又有对自己千里寻夫的否定,戏剧因素和剧情结果不马上就复杂多了?戏的内涵和寓意不马上又上了一个层次、境界和台阶?——但这样艺术悖反的道理孟姜女哪里会知道和想得起来呢?她不能推动剧情和在该掀起一个艺术高xdx潮的时候掀起一个高xdx潮倒还罢了,问题是她由此破坏了剧情于是整台戏的结尾都受到限制接着就剩下单调的哭了。如果不是秦始皇的长城给她撑着,我估计她的千里寻夫就堕落成小寡妇上坟了——她也就是骗一下五十街西里的老马和普天下还没有疯傻的普通观众罢了,她要想往我老冯眼里揉什么沙子拿着她的白骨和我的白骨做比较就不单单是气人而是别有用心了!(接着又指女主持人的胸)你刚才还说是我的女朋友要和我一起上酒吧,现在你到底代表着谁在说话?——接着你的恶毒用心和狼子野心不也昭然若揭了吗?

    说着说着老冯愤怒起来,女主持人也有些尴尬和不知所措。一句话没问好,就把老冯引到斜路上去了。说是可以和老冯对话,看来还是没在一个层次;说是和老冯的层次有些接近,看来离老冯的疯傻还差十万八千里呢。

    女主持人这时想解释和回归两句,但马上被老冯愤怒的手势给挡了回去。

    老冯:你不要再说下去了,你不说离我的层次就差这么远大家也看到了,你再说层次的差距会继续拉大我们就没法把话对下去和恳谈下去了——不让你说我不单是为了我而是首先为了你和你们的恳谈节目,再也不要提孟姜女的心说和拿她的心说和我的白骨说爱情说做什么比较了——不但孟姜女是这样,老马的魂说也不能例外,他自己的魂儿已经顺着自己到别人的缝隙飞走了,哪里还能捕捉到别人的魂儿呢?他一个鞋匠就知道补鞋,他知道什么白骨、爱情和精神的学说呢?再说,他懂水吗?——原来以为你们的节目就是恳谈,谁知道它纯粹是为了气人和混淆是非——如果这个话这么对下去,我还不如现在回家——回到五十街西里继续看我的青山绿水过我的幸福生活有多好,我跟你们在这里颠三倒四和胡搅个什么?

    接着站起身就要走,一下就把女主持人给吓坏了——看似老冯是一个开澡堂子的,谁知他的弯弯绕还不少呢;看似他在愤怒,其实他在混淆是非呢;但这手法把女主持人吓坏了,对话刚刚进行了二十分钟,还有一百分钟在后边等着如果现在散场接着电视不就开了天窗大西洋和太平洋的卫星转播费怎么赔偿呢?急眼之下,她已经不顾脸面和台风地一把拉住老冯。

    女主持人:冯哥,就算我一句话说错,你也不该对一个弱女子这么发火——如果你不这么发火我还承认你的学说,你这么老虎屁股摸不得就让我怀疑你的愤怒是不是对着学说本身拟或是别有用心在报复刚才妹妹对你偷眼看人的责备了——我倒怀疑你对妹妹是不是真情了!

    (看到老冯又要愤怒,她马上又将这玩笑打住彻底投降)好,我现在不提别人单提你自己,彻底否定别人的心说和魂说只承认你自己的白骨说和爱情说好不好?

    女主持人不这么说老冯还捺得住火,女主持人一这么说老冯更急了——更急的结果是老冯倒不急了——这就叫气过了头和急过了头,他反倒无可奈何和平心静气了,他倒是坐下了,看着女主持人问。

    老冯:妹子,说朋友咱们也是朋友,但我们今生今世也是头一次见面——虽然过去在电视上也见过你,但咱们连一袋烟的交情都没有——咱们前世无冤后世无仇,今天你为什么这么气我?——你不把我气趴下你就出不来这口气是吧?

    女主持人(困惑):我又说错什么了?我不是已经承认你的白骨说和爱情说了吗?

    老冯:你气人恰恰就在这个地方啊——因为白骨说和爱情说也并不是我的学说换言之它顶多是我学说的皮毛而不是它的核心如果对学说你不抓核心只抓皮毛倒是会更加把人们引到斜路上去那还不如不知道和彻底不懂这个学说呢——世界上这样把一个人、一个国家和民族引到斜路上的事还少吗?

    女主持人(更加困惑):那么你学说的核心是什么呢?

    老冯终于达到目的了,这时他可以松下一口气和安全地以售其奸了。

    他的铺垫和对众人的误导是多么地得体、得心应手和到位呀,欧洲和美洲的一些总统和首相又啧啧称叹,连一个皇室中的老女王都恍然大悟:如果自己早用这一套,皇室中的家务事也不至于处理得那么一塌糊涂和在世界上引起一阵阵轩然大波——也不用全世界的人民跟着提心吊胆和受尽折磨了。老冯这时眼睛不错珠地看着女主持人一字一句地说。

    老冯:五十街西里人们的疯傻并不是因为白骨和爱情,而是因为白骨和爱情之上,充满着血污、脓疮和灰尘累累的瘢痂呀——一个个都伤痕累累和蓬头垢面,心有余痛、顾虑、猜疑、狡诈和分裂,生活在众人之中形单影只,满肚子的心里话无处诉说,活了多大心头和身体的灰尘就积多厚,就好像柜子里的大衣多年没穿积满了灰尘一样——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多少年?灰尘的年轮有多厚我们就相互仇恨和伤痛了多少年——一个世纪下来,他们还能不疯不傻吗?疯傻并不是因为白骨和爱情,而是因为不见白骨和没有爱情;白骨和爱情哪里去了?白骨和爱情被厚厚的脓疮和灰尘给掩盖和淹没了。

    女主持人这时倒口服心服地点点头——说不定这理论也触动了她的伤痛,接着她问。

    女主持人:那么接着医治和清除这伤痛、灰尘、瘢痂和疯傻的良方是什么呢?——换言之

    怎样才能把它们推广和发扬光大呢?

    老冯终于可以抖包袱和摊底牌了,这时他故作轻松和不在意地答。

    老冯:那就赶快到五十街西里老冯的洗澡堂子去洗澡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