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你吃亏就吃亏在不能变化!

    老蒋这时拍着巴掌:

    “这就对了嘛,这才刚刚醒过闷来了嘛,这也是我凌晨四点把你叫到水晶金字塔的原因之一,并不仅仅是为了给你分配继续寻找人们疯傻原因的任务。”

    接着老蒋又摁了一下控制器,将银幕上还在眨眼的蛋糕和刀"唰"地一声倾到了垃圾桶里,这时从办公桌后走到老马跟前,拍着老马的肩膀说:

    “老马呀,你吃亏就吃亏在不能变化!——客观已经变化了,你还停留在原来的地步!”

    “你吃亏就吃亏在不能适应变化!——一下拉了一个世纪!”

    “你吃亏就吃亏在看不得别人变化——看不得血污和痛苦!”

    “那么你最后的结果就是痛苦地也变成一团血污!”

    …………

    这时老马又想起了水晶金字塔,真是塔塔相似,塔塔不同;原来不但大家都发生了变化,而且时间的运转也突然加快许多——如果世界的变化如此之快,老马倒要横下一条心破碗破摔地背叛魔塔随五十街西里而去了——随五十街西里而去有两层含义,一是随五十街西里本身而去,大家爱疯就疯,爱傻就傻;二是老马本人要随着、跟着、就着和附合着五十街西里——五十街西里怎样他就怎样。虽然过了一个世纪,虽然都是凌晨四点,虽然都是水晶金字塔,但他不再上任何人的当了——这也是物极必反,由老杜涉及到老蒋,他不准备再代表大家和成为大家的代表去替大家寻找疯傻的原因了。既然一个世纪过去,他就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上别人的当了。身处老杜时代他已准备背叛老杜,现在老杜时代过去了他何不追求新生呢?新生是什么?新生就是不动,以不变应万变。想到这里老马浑身轻松。但戴着宽边眼镜的老蒋——什么时候世界上又抛弃小眼镜风行宽边眼镜了呢?这也是变化之一种吗?——马上严厉地说:

    "老马,阻止这种思路发展下去——还是不能背叛,还是不能新生,还是不能轻松,大家疯傻的原因还是要搞清楚——这原因还是要寻找。"

    老马:

    "就是派人寻找,何必非派我呢?——世上就我合适吗?你们何必一棵树上吊死为难我也为难你们自己呢?派卖杂碎汤的老郭就不行吗?还有卖白菜的小白,开洗澡堂子的老冯和搓背的老杨。"

    老蒋:

    "当然派他们也不是不可以,但只要你存在一天,相比较而言,派你还是比派他们合适——老杜虽然对于五十街西里的指导出现了全盘错误现在要全盘否定,但是在派人寻找五十街西里和五十街西里人们疯傻的原因的问题上,他还是有先见之明的——一个世纪后再看,人里头挑人仍是就数老马好。"

    老马:

    "为什么我就比别人好呢?——我怎么就没有发现我身上有比别人突出的优点和长处呢?"

    老蒋:

    "当然你别的优点和长处都不具备,但你在一点上却有比众人强的地方——也许一个世纪之前老杜寻找你是朦胧的和感性的,但我现在却十分理智——我们要的就是这一点,恰恰就是这一点符合替大家寻找的条件。"

    老马:

    "我有什么优点和长处——倒要你现在告诉我!"

    老蒋意味深长地:

    "因为你过去是一个沉默的鞋匠啊。"

    老马:

    "这说明什么问题?"

    老蒋:

    "说明你是一个把心里的话都留到自己心里的人哪。——只有这样,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寻找到的原因才能安全和原封不动地带回来,带回来的原因才能是原汁原味,才能是真经,大家才能照方抓药一药治百病也才能将疯傻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也才能将我们的疯傻和疯傻的经验大面积推广——五十街西里才能变成全世界;如果换一个头脑灵活嘴像刮风的人,一路走一路说一路走一路丢等他把真经取回来早已经走了形变了调和非驴非马,这时误了五十街西里万千疯傻的居民还是小事,因此误了五十街西里之外的世界就牵一发而动全身地全盘皆输。"

    这是老马没有想到的。过去现实生活中的一个缺点——谁看到鞋匠老马都说他是一个闷嘴葫芦和憨蛋,老婆就抓住了他心笨嘴拙的特点天天欺负他,没想到这个缺点被人抓了一个世纪现在变成了优点,到西天寻取众人疯傻的原因和真经还非他莫属,说自豪老马一开始还有些自豪——闷嘴葫芦还是一个优点吗?过去自己怎么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接着马上意识到这是老蒋给他设下的一个圈套,有优点的人去上西天,路上历经艰难和九死一生,没有优点平庸慵懒的人却在家里坐享其成,老郭、小白、老冯和老杨等人大不了就是一个街坊,又不是谁家的亲兄弟,我何必替他们去赴汤蹈火呢?想到这里又感到冤枉和委屈——委屈之下老马开始执拗:

    "就算我合适——这些原因也不该我去寻找,既然视察疯人院的太尉不是我——既然我跟疯子的统帅没有关系,我是干面净身,凭什么非要我替大家分担责任呢?"

    这时老蒋轻轻地说:

    "原因也非常简单——原因也是一个世纪前老杜埋下的——说起来这跟我倒没有什么关系——仅仅是因为孟姜女。"

    不提孟姜女还好一些,一提孟姜女老马更来气了:

    "快别提她,上一个世纪就是因为她,才白白耽误了上路寻找——让大家又白白疯傻了一个世纪,这和白白耽误大家一个世纪的老杜也没什么区别。"

    老蒋禁不住"哈哈"笑了——原来他真正的阴谋和陷阱在这里设着,这时老马看老蒋,和一个世纪之前的老杜在手段上也没有什么区别呀,你们说别人耽误了大家整整一个世纪,那么你们自己呢?你们不也在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吗?你们在给别人划出一个怪圈线迹的同时,你们自己的脚步不也挪动了一个怪圈吗?你们在抛弃和批评客观的同时,你们的主观不也同时变成了客观吗?所有组织的设置和阴谋的出台都如出一辙。但多夜之后老蒋对老马说:

    "看似重复,还是不重复——过去和现在还是不一样。"

    "还是不能说都是怪圈。"

    "我和老杜还是有本质的区别。"

    这时老蒋"哈哈"笑着对老马说:

    "上路之前,孟姜女还是不能不提——如果没有孟姜女,也许我们还没有今天的重新上路呢!看似孟姜女跟老杜如出一辙是从老杜那里派来的,但敌人的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她跟老杜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她真实的身份是百年之前我们埋在老杜身边的一根引线,直到一个世纪后才爆破了。

    当时她为什么纠缠着你迟迟不让上路呢?表面看是为了金钱和五星级酒店,其实是为了破坏老杜的计划故意拖着你——拖着你就是拖着老杜,我们才能原地不动不犯错误地等待新生和新的世纪的到来,也才能等到老杜过期、发毛、缩水、干瘪那一天接着顺理成章地把他倾到历史的垃圾堆里。老马,有时过于性急也不成哩,那样老杜就会变成你家的老太太在那里装疯卖傻固守着过期的蛋糕非让你吃下去吞下去才能摆脱他(她)的历史责任——因为蛋糕是他(她)买回来的,至于你吃了过期的蛋糕会产生什么效果会不会恶心、呕吐和拉肚子他(她)是不管的,老杜为了他的指导和保持他指导的地位并能一直指导下去也会不择手段——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让你去寻找——但他让你寻找的是什么呢?无非是让五十街西里那些疯傻的民众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让你寻找的是火坑,只有民众永远处于火坑,他才能继续杀猪和到疯人院里去视察呀!——看他每次视察说的是不是同样的话,看被他接见的疯子和傻子是不是同样的回答?——正因为有了孟姜女,才拖住了这历史的倒车;看似她跟你在那里撒泼耍赖,其实那才是她对你、对民众、对五十街西里和历史最大的温柔和多情呀。如果她是一个不负责任的妇女,她何必为了你们而装疯卖傻呢?知道她历史的身份吗?"

    这时老马已经听傻了,脑子的齿轮已经跟不上老蒋话语和逻辑转动的速度——这时老马有些怀疑:难道别人的思维在水晶金字塔的照耀下速度也加快了独独拉下了他?——只好像一个真正的疯子和傻子一样——看你多像一头笨猫——点点头。但有这一点头就行了,就没有形成对老蒋思路速度和方向的阻碍,老蒋口吐白沫接着说:

    "——正如老杜所说,她在历史上是第一个推翻长城的人——老杜看似懂得历史,其实并不一定能理解历史上的她,这个在历史上第一个推翻长城的人,现在恰恰推翻了老杜;我说的另一层意思是,我们五十街西里几千年来没有出现推翻长城的人,好不容易出现了一个也是一个妇女,你我还有五十街西里所有的男人不感到羞愧吗?——什么是阴盛阳衰呢?这才是最大的阴盛阳衰!但这样一个妇女来到了你身边,你却把她看成和当成你过去鞋匠时期的老婆,你对待她和对待你过去的老婆在生理和心理上毫无二致,这时你不说对得起对不起孟姜女——她白白和你共同生活了一个世纪,首先你对得起你自己、你自己的疯傻和生你养你的五十街西里和那里疯傻的亲人和朋友吗?亏你刚才还要推脱寻找的责任要把这责任和重担加到老郭、小白、老冯和老杨身上——他们和孟姜女在一起生活过吗?——你这样说已经不单是在推脱你的历史责任,而是在亵渎我们的孟姜女了!你把一个温柔贞洁的圣女当成一只鸡了吗?——现在你认识到你自己的错误了吗?"

    老马这时张张嘴说不出话来,再张张嘴还是说不出话来。我操,什么时候事情变得这么复杂——他已经被一个世纪的历史风云和刀光剑影给淹没和吓住了。说是一个世纪停止不前,说是一个世纪什么都没干,谁知里面也是金戈铁马和血腥味十足呀。一匹匹大牲口,也都鲜血喷涌地一匹匹倒下。这时老马才突然悟出第一次到水晶金字塔老杜让他看片头的原因。说老杜是一个憨子和阴谋家,看来那个时候他也潜意识地意识到了今天呀。原以为孟姜女因为疯傻已经变了泼,谁知道她是个圣女卧薪尝胆一直睡到我的身边。我说她怎么变得不哭了呢。原来她已经变得非常理智,自己还蒙在鼓里。原以为自己只蒙在一张鼓里,谁知鼓外有鼓,一层层鼓圈套得无穷无尽。照这样说下去就不用去十万八千里之外取经了,首先在身边钻出一层层的鼓皮浮出海面就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看似浮出海面,谁知还在新的一层鼓皮之中。

    看到老马有了畏难情绪,老蒋又上去拍了拍老马的肩膀说:

    "其实事情也没有那么复杂,看似鼓皮很多,其实层层相似,你只要钻出一层鼓皮——认识到自己历史的错误和现实的谬误抛开自我超越生死意识到自己的历史责任克服畏难情绪与再一次变化和新生的孟姜女拉着手上路就行了,其他鼓皮就会相继裂开发生连锁反应相继爆炸和裂变让你浮出海面重见蓝天。你过去畏惧上路是因为老杜和孟姜女,现在老杜已经过期发毛被扔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孟姜女已经再一次变化和新生——她已经不再撒泼和耍赖了,不再要求上路的物质条件非住五星级酒店了,她已经又变得忍辱负重和吃苦耐劳了,开始走到哪说哪,到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真走到荒郊野村,两人在一家车马店打尖和住宿也其乐无穷——还能更接近地气闻到稻草铺和麦秸的香味呢——她已经又变得羞涩、温柔、多情和缱绻,一言以蔽之,过去的噩梦和阴霾已经烟消云散,一场暴雨过后你的面前是通天大道——暴雨也有暴雨的好处呢,磨难也有磨难的作用呢,暴雨过后空气清新,雨后转晴天上挂着七色彩虹,磨难过后就是经验,磨难过后就是坚强——满嘴刮风的人也许丢爪就忘好了伤疤忘了疼会重蹈覆辙,但闷嘴葫芦型的人会把这些伤痛、疤痕、仇恨和耻辱埋藏到心底化作继续上路和克服重重困难的动力——这也是为什么选你而不选老郭、小白、老冯和老杨的另一个原因。当然歌舞场的小石就更别提了——她倒是可以不提,虽然她跟孟姜女长得相像,但表面相像,内涵不同。——老马呀,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现实就是这么一个现实,今天就是这么一个今天,今天不同于昨天,形势对于你百利而无一害,何况钻出鼓面你就不是过去的你而成了别人,你还在那里担心、忧虑、犹豫不决和权衡利弊个什么呢?——就算上路之后有什么闪失,也是闪失着变化之后的你也就是别人害不着你本我的一根毫毛,一路归来你毫发无损那时你怀揣真经成了拯救五十街西里和世界的英雄和救世主大家列队欢迎高呼口号——这和老杜到疯人院里视察可不一样——你浑身金光高举右手从五十街西里穿过你想想那是一种什么状况和情形?你以为上路是为了害你——过去老杜也许是那样,但现在上路首先是为了救你和成全你——首先你自己通过上路和寻找可以上一个层次和改变,在拯救五十街西里之前,你先拯救了你自己,如果你再拈轻怕重前思后想前怕狼后怕虎说不定我真要像抛弃老杜一样抛弃你另选别人了!——当然,我相信老马不是老杜,屠户会往猪肉里注水,鞋匠出身的人钉是钉铆是铆往往一锤定音和斩钉截铁!老马呀,我从凌晨四点也说到了日上三竿,别的地方我可能说得不准确,但我最后对你的评价和判断大概不会出错吧?"

    老马这时被老蒋的迷魂汤确实有些灌晕了——老蒋到底不是老杜,他果真能腹剑口蜜呢,他果真能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呢,他果真不独裁呢,他果真能再一次把老马引到斜路上去呢,老马搔着头想了想老蒋的话,觉得老蒋说的也有道理。既然百利而无一害,孟姜女又变成了温柔多情的少女,上路寻找是大路通天——换一句话简直就是带着情妇去旅游,就是有什么闪失也是闪失着别人与自己无关,那一路红尘何不去看看沿途的山山水水和花花草草呢?人生苦短,何乐而不为呢?但老马突然又有些清醒,又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问老蒋:

    那么上路的经费呢?过去老杜只提上路,不给经费,这也是我过去没有上路的原因之一——也不能把没有上路的原因和功劳都归到孟姜女头上。

    就是沿途住车马店,也得有些盘缠和吃喝呀——也不能用根麻绳把自己的脖子给扎上呀。"

    老蒋"哈哈"笑了,宽大眼镜片后的金鱼眼变得轻松而和蔼——他终于可以放松自己和看着猎物一步步——虽然一步步还有些试探和小心翼翼——走向自己的圈套和陷阱——他终于可以放心和转换一个频道对人说话了,他首先居高临下地对老杜接着对老马说:

    "经费好说,老杜不给经费,我给经费;老杜发古文,我不发古文。既让马儿跑得好,又让马儿不吃草,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呢?——这也是我跟老杜的重大区别之一。——别说对你,就是对老杜,我也不是铲草除根和赶尽杀绝,本来可以把他变成一根药引子——让他在苦涩中痛度余生,也可以把他变成蛋糕,我就把他变成了甜蜜的蛋糕而没有变成药引子嘛——虽然蛋糕已经发霉了。"

    老马绕开老杜又说经费:

    "那么您提供的经费已经进展到什么程度了?现在只是一个意向呢,还是已经列入计划了?是已经开始讨论了,还是已经批准了?钱还在银行,还是我现在就可以领走了?——这个事情必须搞清楚,上次我在水晶金字塔里就因为一时疏忽吃了大亏!"

    老蒋又看着老马啧啧称赞:

    "看似一个鞋匠,原来也是粗中有细——我也是看似了解老马,其实还不了解老马。你不把经济这么细化,我还有些不放心,你这么锤锤砸死和锥锥见血,倒再一次证明我选择上路人的正确,同时也证明了你上路的决心。

    既然你提出这问题,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经费不但列入计划、讨论批准、提款到账,而且已经作为上路的经费让人领走了!"

    这时老马吃了一惊:

    "谁已经领走了?我是上路人,他为什么领走?"

    老蒋:

    "这个领款者不是别人,就是你的伴当和秘书、温柔多情的孟姜女!"

    老马这时又多了一个心眼:

    "那你把孟姜女领出来让我看一看行吗?——当然我首先不是为了看钱,而是为了看一看她现在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已经又变得羞涩、温柔、多情和缱绻——看她是不是变化也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守着过去的鞋匠老婆也过了几十年,苦也能吃,罪也能受,我纯粹是为了上路和更好地寻找——为了不辱您的使命和五十街西里又白白疯傻了一个世纪的万千的民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刘震云作品 (http://liuzhenyun.zuopinj.com) 免费阅读